第58章(1/2)

加入书签

  “琉,你站这儿做啥。”见他不说话,我先迎上去。

  琉的表明显有点儿僵硬,看我靠近他,眼眸子里也多了几分不可置信,但没说话,只是仿佛犹豫了会儿便硬抓着我就进了屋,然后自己在屋里徘徊走动了好一会儿,时而神紧张坐立不安,时而欲语还休。

  咳咳,同样身为男人,我当然知道他这么心神不定的原因是为了什么,被自己对象现自己曾经出轨的产物又不晓得如何解释安然脱险,是个男人都会心虚紧张。

  不过难得看见琉这样,我倒是觉得好笑,也不说话,等着看他怎么解释。

  又过了好一会儿,琉终于好似下定了决心,偷偷瞥了我这边一眼,现我也看他,被吓一跳,但没过多久,他心一横,狠狠扯过他的鞭子,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硬是把鞭子塞进我的手里,懊丧说道:“你打我吧。”

  哈?敢你思考半天,结果是自暴自弃?

  挑了挑眉,我望着手里的鞭子,托腮,好笑着明知故问:“我为什么要打你?”

  “……”果然,被戳中膝盖的琉的俊脸一阵白一阵青,呼吸更加急促。

  两人僵持了片刻,我也不再逗他,于是将鞭子往身边一放,我摇摇头,两眼瞥着窗外,然后轻轻地说:“你儿子挺机灵可爱的。”

  “辰……?”他看我,似乎有点儿意外,怔愣,然后问,“你不介意么?”

  白他一眼,我说:“我干啥介意,你孩子都这么大了,难道你还能把他塞回去啊。”耸耸肩,其实不是我大度,不过原因不能跟琉说就是了。

  琉还是很紧张,他跟狗狗似的蹲在我面前,扁着嘴,轻轻抓住我的小拇指,可怜巴巴地抬头,小心翼翼又紧张地说:“那只是一场意外……我曾经想打掉那个孩子,不过白鹤把那女人藏了起来,等到那孩子出生我才找到她。”

  “然后杀了她?”我沉下声,垂下目光,缓声问。

  “对不起,我曾经背叛了你。”琉低头,露出难过的颜色,两只手在颤抖。

  摇头,我缓缓松开他的手,在他吃惊的目光下站起身,然后回头看看她,叹了口气,闭眼说道:“背叛什么的根本就无关紧要,白鹤也是为了给你留下一条血脉才会保护那个女人和孩子,其实他们已经退让,你该难过的不是背叛我,而是杀了那孩子的母亲,在他心里种下这种阴影,以后你想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说的无所谓。

  叹了口气,我说:“不说别的,好好对你儿子,那孩子挺聪明的。”

  “你要收养他?”

  “我没这样说过。”我摇头,反驳。

  “可如果是你要收养他,我是不会拒绝的。”胸膛贴过来,琉拥住我,故作亲密。

  我下意识用手肘挡住他,回头一记白眼,哼怒道:“少贴近我,我被锁在这儿不算,还要给你带孩子,你如意算盘打得挺好。”

  “只是怕你出去有危险。”他狡辩。

  继续白他一眼,我说:“能有什么危险?难道在你家还有狮子老虎不成。”越说越生气,我正对着琉,说道,“我要出去。”

  “不准。”一口回绝。

  “为什么!”

  “不准就是不准。”他心平气和地拒绝我。

  我脸越来越黑,正想怒,谁晓得他竟然正正熊抱住我,我自然反抗,而他竟直接亲了过来!我赶紧躲开,可是还是被他扑了个正着,我被他摁在窗户上挠痒痒,这家伙在某次强迫我时现我怕痒后,就好似抓住了我的死穴一般,每次我反抗他,或者不理他,他就来这招,百试不爽。

  结果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直向他求饶道:“别闹了,我不出去还不行。”

  今天是不出去了,以后出不出去可不敢保证。

  听我软了,他也就收了手,轻轻搂住我的腰子,亲昵又像撒娇似的贴在我颈项后,微微啃了忌口,然后小声说:“乖,等过段时间,我带你出去走走。”

  “去哪儿?”我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他摁住我的嘴唇,然后低头温柔一亲,他微笑的轮廓恰好印在温煦的夕阳之下,唇角还留着他的气味,仰起头,那柔和的视线仿佛要将我融化,而我的心,不知不觉颤动起来。

  ……心动?

  怎么可能。

  一定不可能。我深吸口气,这么对自己说。

  因为这是神的身体,所以才会被这家伙感动,所以我才会有这种诡异的反应,这并不是我的反应,我不喜欢琉这家伙。

  是啊,我怎么可能喜欢这家伙?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不可能的。

  我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是因为他长得太像仓狸,才让我产生了错觉,这绝对不是真的……我必须强行抑制住自己的念头,让自己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