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1/2)

加入书签

  “你去哪里了!”手毫无余力地用尽,好似要将我耳朵扯下来。

  “我疼疼疼……!仓狸,我耳朵快掉了!”我疼的快哭了。

  谁知仓狸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更加使劲,他气狠狠地朝我大吼:“你的耳朵掉了最好!叫你不听话!我不是让你在茶馆等我吗?你怎么到处乱跑!”

  “你是何许人也,竟然当街行凶!”跟在身后的星寅看不过眼,皱着眉过来,冷冷拍开仓狸的手,把我小心翼翼拉倒到身后,返身不悦地瞪着仓狸。

  一愣,仓狸望了望突然出现的星寅,然后转向星寅身后的我,眉毛一挑,眼里霎时烈火熊熊,但声音却阴冷非常,他盯着星寅,说:“你是什么东西,敢抢我的人?”语气简直就像暴风雨前的平静。

  “你的人?你认识辰兄弟吗?”浅浅凝视着我们这里,星寅不高兴。

  然而仓狸完全没给人家解释,直接上去给人一拳,星寅始料不及,差点被捶,他跳到后面,而趁此机会,仓狸过去硬把我拽了回来,死死扣在他身边,低头冲我阴森森地挤眉怒道:“等我解决完那小子,回头再跟你算账!”

  瞧这语气,活脱脱一个现老公勾三搭四的受伤小媳妇儿。

  可是我不觉得自己跟仓狸是这种夫妻关系啊。

  然而仓狸已经开始撸袖子,抽鞭子,那架势看得我抖了三抖,眼瞧他就要打架的模样,我连忙上前抱住大腿,柔声细语哄道:“仓狸别气,我错了还不行。”然后冲站在一旁的星寅使了个眼色,让他先走,星寅立马会意,估计他也不想打架引起他人注意,于是静静看了我一眼,闪身消失在人群之中。

  仓狸觉,立马要追,我急忙抓住他大腿,生拉硬扯道:“别管他了。”

  “你这么护着他,他是谁啊?认识你?”敏感的,仓狸用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眼神看过来,恶狠狠地露出一口白牙,话却酸溜溜的。

  “呃,刚刚认识的人,”咽了咽口水,我开始胡说八道,“之前在茶馆跟我问路来着……”

  “问路会问到这种地方么?!”这么拙劣的谎他自然不信,用手戳我脸颊。

  “我比较热嘛,所以就带路……”继续扯谎,我心虚得都没办法抬头看他了,四下张望,看看待会儿那条路比较好跑路。

  仓狸一阵沉默,脸黑乎乎的。

  我心道不好。

  刚才被扯的耳朵火辣辣的疼,视线不由自主落在他手里那条华丽的鞭子上,心想要是给来两下,估计三五天我都不用起来了。

  还是跑吧。

  这么想着,我暗暗位移,转身要走,而谁知仓狸早一步拧住我,把我摁在墙上,仔细盯着看了好几圈,才气呼呼地收回手,放好鞭子,抿了抿春,他瞪着我威胁道:“若是再有下次,我定把你耳朵扯下来!”

  眼下生死关头,我自然不能忤逆,只能替他顺毛,于是用力点头道:“是是是,仓狸说的是,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错哪儿了?”他不依不饶,但是神色缓了不少。

  “我乱跑,不听话,让你担心!”我老实点头,认错态度良好。

  满意地看了看我,尽管他的脸依旧很臭,不过倒是没生气了,突然仓狸大手一拽,直接抓住我的手腕往大街的另一头走去。

  “仓狸,我们去哪儿?”惴惴不安,我抬头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仓狸没好气地说,哼了一声,看也不看我,手抓得死紧。

  没办法,只好被他拉着走。

  不过,看他汗流浃背的样子,应该找了我很久吧?认识没几天,他居然会这样找我,总让我有些意外,心也稍稍好了一些,老实说仓狸虽说长得人高马大,但心性非常单纯,尽管他来自鬼族,可一个人出身无法决定他的品格。

  这一点,我如今深有体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