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2)

加入书签

  大哥……

  大哥……

  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难以置信地捂着脑袋,我只觉得天旋地转,脚一软,整个倒在仓狸怀中,脑子犹如一团浆糊,想哭也哭不出来,就连怎么被仓狸扛进房间都没觉察到。等我回过神,仓狸跟他哥已经坐在桌子前,桌上四菜一汤,有荤有素,我垂头丧气地扫了一眼桌上的菜,还有坐在对面的他哥,不禁更加颓然。

  或许是见我没有精神,仓狸扯了一个大鸡腿放进我碗里,语气不好道:“看什么看,快吃饭。”

  仓狸他哥不禁咧嘴一笑,弯弯的眉毛说不出的风,托着腮,看着这边,说道:“小仓狸长大了呢,居然会照顾人了。”

  “哥!”仓狸脸红,斜看我这边一眼,然后撇嘴,“我才没有照顾这家伙!”

  “可是你从来没有为哥哥我夹过一次菜啊。”略显伤心的,他哥望过来,“更别说大鸡腿了。”

  抬头看了看他哥,然后望着碗里的鸡腿,我顿时悲从中来。

  到现在我还不能接受美人是男人,更不能接受美人是仓狸他哥的事!

  这是什么剧开展啊!

  难道一辈子搞基的节奏?

  真是想想就心塞。

  这时候仓狸的哥哥突然开口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他叫刘辰。”仓狸抢过话,替我回答,顺便伸手过来捉住我的肩膀,让我抬头。

  无奈地动动手指,他哥眯眯眼,然后说:“刘辰啊,倒是个好名字。”而后指着自己,意外的静露出爽朗的笑容,点头道,“我叫巳蛇,请多关照哦。”

  ……巳蛇?

  听到这个名字,我后脊背打了个寒战,立马仰起头,望着眼前的美人,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你叫巳蛇?”

  听见我叫他名字,他很开心地笑了笑,然而仓狸却猛地抓紧放在肩膀的手,好像生气了。

  但我没理他,我的目光都放在巳蛇身上。

  难道是同名同姓?我记忆中那个由于被我喊了名字而恼怒的俊美男人真的就是如今这个柔弱的美人吗?可是怎么记得那个男人跟仓狸差不多高且身材挺拔?难道是我记错了?把强攻记成了弱受?

  不不不,体型相距这么大,我应该不会记错,可是鬼界会有同名同姓的贵族么?

  咽了咽口水,我不怕死地望着美人,轻声问:“那个……巳蛇大哥,请问你的背脊是不是有一条蛇的刺青啊?”

  一瞬间,巳蛇的眼瞳骤然冰冷了起来。

  “怎么可能?”仓狸狠狠敲了一下我的脑袋,不悦道,“我从小到大都没见我哥有什么刺青啊。”

  那也许是我记错了吧。

  于是挠头笑笑,我抱歉地看着巳蛇,说道:“对不起,我刚刚胡说八道,请不要介意。”

  眼神缓了下来,巳蛇看我两眼,扬起眉毛,环抱身体,弯唇莞尔道:“不,我并没有生气,小辰辰好奇我的身体,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若是你真的好奇,今晚咱俩关上房门坦诚相见也是可以的哟。”说着便给我来了一记秋波。

  咳咳,巳蛇似乎热过头了?

  “哥,你别开玩笑!”仓狸好像吃醋了,暗地里踹我一脚,瞪我一眼,然后回望他哥巳蛇的时候双颊竟然微微一红,卧槽这莫非是恋兄结的节奏?

  “我哪里是开玩笑,我很喜欢小辰辰啊。”巳蛇说。

  看着已经是满脸铁黑的仓狸,为了不刺激他,我没敢回话,而是低头抓起鸡腿用力啃,吃得满嘴都是油。见状,仓狸嫌恶地望了我一眼,用手给我擦了擦,抱怨道:“怎么吃得满脸都是,脏死了。”

  “谢谢你啊。”我不好意思,但是也没拒绝他帮我擦。

  大概是觉着拒绝不到?

  后来吃饭,仓狸也是可劲儿给我夹菜,硬是把我喂到撑得动弹不得,他才心满意足地收手,这时候,巳蛇开始幽幽地说话了:“那边已经开始有动静了呢。”

  斜睨,仓狸道:“那样东西呢。”

  “在这里。”巳蛇笑着把一个小盒子递给仓狸,而仓狸缓缓收下,放入衣兜,此时巳蛇又说,“今后几日可要骚动了呢。”

  “无所谓,只要能拿到宝物,只要能让哥回家。”轻轻的,仓狸抬头,执拗地说着,“这次哥一定要与我回家。”

  “仓狸,你别再给我担心了,我在人界过得很好。”巳蛇一声叹息。

  “娘那边我会去说的,只要有我在,没人敢反对!”倔强的语气,仓狸似乎不愿再说,然后站起身,顺道也把吃撑的我拉了起来。

  实在走不动,我看看呆的巳蛇,又看看咬唇的仓狸,问:“要去哪里?”

  “带你出去走走。”仓狸道,指着我圆鼓鼓的肚皮,目光沉沉,他没好气地说,“再坐着,你肚子会更难受。”

  “……”

  看我一眼,仓狸背对过去,不悦问道:“你做什么这样看我?”

  “就是觉得你人不错!”嬉笑着,我点头,“挺温柔的。”

  结果仓狸又是面红耳赤,他好似恼羞成怒般把我的手甩开,哼道:“谁温柔了?别胡说八道,就算我温柔也不是为了你,你要搞清楚!”眼珠子不经意望了望对面的巳蛇,好像很紧张的模样。

  “啧啧,口不对心的家伙。”一旁的巳蛇凑过来,然后笑嘻嘻地拍拍我的肩膀,歪头道,“既然他不愿,那我愿意专程带你出去散步哦,顺便赏星星赏月亮聊聊诗词歌赋谈谈人生理想什么的,小辰辰。”巳蛇转过美丽的脸,说着手已经攀上了肩膀,就要带我出去,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但他的表非常狡黠。

  狡黠……?

  谁知仓狸直接冲过来,把巳蛇的手扯开,抱着我从窗户跳了下去。

  这一点都不好玩好吗?!

  丝毫没有心理准备又吃撑的我立马觉着胃里翻江倒海,一时难以抑制,便在路旁狂吐起来,那种仿佛要把整个宇宙都吐出来的感觉把我胃里的一切全部掏空,而旁边的罪魁祸一直在帮我拍背脊,居然冷冰冰地说:“谁让你吃得这么多的,真是浪费。”

  妈蛋是谁死命往我碗里塞的?

  好几次都吃不下是谁用眼神威胁我的?

  可悲的是我现在还不能反驳他。

  见我吐得差不多了,仓狸带我去河边洗了洗,然后望见河对岸有水灯会,于是他便扭头对我说:“是无聊的水灯会,你要不要?”

  你都说无聊了,去看还有意义么。

  于是我摇头,道:“不了,我不舒服,不想去。”

  “这么点儿就不舒服,你以为自己是纸做的?”仓狸没好气地戳我脸颊,“待会儿去那边给你买两个水灯就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