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1/2)

加入书签

  回去的路上,我对仓狸他哥在澜庭轩的事表示了疑惑,他却奇怪地看我:“有什么好奇怪的,澜庭轩是鬼族在人界的据点。”

  说得这么明目张胆?

  我想了想,又问:“为何是……呃,”有些尴尬,“烟花之地?难道是不容易被现?还是比较容易套取别人的消息?”

  而我这边开始深思熟虑,结果仓狸却是摇摇头,垂下眼睑,摸下巴,对我说:“没那么复杂,只是我哥的兴趣,不可么。”

  “兴趣爱好?开……咳咳,经营风月场所什么的?”我抽抽嘴角,这不像正常人的兴趣吧,难道这个行业的收入不菲?

  耸肩,仓狸理所当然地道:“因为我哥去世的娘就是舞妓,这很正常。”

  “哈?”我震惊,停住脚步,睁大眼问仓狸,“你哥不是跟你同一个娘吗?”

  点头,仓狸挠头说:“我爹有很多老婆的,哥是三娘生的。”

  很多……老婆?不停念叨,在我惊讶之后,却开始生气,想起穿越前的光棍生涯,不觉更加恼火,就是这帮占着茅坑不拉屎人把资源全部占领了,害得我等广大优秀单身男青年只能自撸或者搞基,简直令人指!

  我气得肩膀都抖了,仓狸见状,过来扯我的手,我恼火甩开,想起仓狸貌似今后可能也是那些人的一员,便恶狠狠地问了句:“你以后是不是也要娶很多老婆啊?”莫不是也要占尽社会资源?

  谁知仓狸听见后,竟然狠狠瞪我一眼,比我还生气,面红耳赤地恼道:“你瞎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娶别人……我从小就喜欢……”说到一半就说不出口了。

  缓了缓,我意识到他在说巳蛇,于是肚子坏水一起,眯眼凑过去,明知故问道:“从小就喜欢……谁啊?莫非是巳蛇?”

  “你休得乱说!”怒声狂吼,几乎要把我的耳朵喊聋,仓狸的脸倏地贴得跟近,薄薄的唇在动,好似非常紧张地在吐气,“你……你可不许跟我哥瞎说!”

  这无辜的小眼神,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不过,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亲密,弄得我不好意思,看见路人暧昧的眼光,于是推了推他,我离远了点儿,喘口气说:“别那么着急,我只是随便说说,”然后笑着道,“这么说来,仓狸从小就有喜欢的人了。”

  眼珠瞪大,只见他的脸都快出血了,却硬生生咬牙怒道:“没有!”

  声音震天响。

  刚刚不还说有的么?我无奈耸耸肩,掏掏耳朵,走到旁边,拍拍他的肩膀,勾起坏笑,戏弄般地说道:“没有就没有吧,叫这么大声做什么?搞得你好像喜欢我一样。”

  “喜欢你?”像是被猜到尾巴,眉头猛地皱起,仓狸的声音突然拔高,面目狰狞,“怎么可能?!你又丑又没用,别自作多了!你连我哥一丝一毫都比不上!”仓狸生气地叉腰,像个孩子一样嘟嘴。

  “是是是,我自作多,我哪里比得上巳蛇。”无奈回答,我真搞不懂仓狸这小子,恋兄结这么明显,偏偏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

  没走两步,他忽然停下脚步,扭头,面色红润,视线飘忽,手指交握乱搓,问:“你呢?”

  “我?”

  “……你有喜欢的人了么?”刚刚还凶神恶煞,如今这害羞的小媳妇状是怎么回事?

  仔细想想,我回答:“暂时没有。”

  “暂时没有?那以前有了?”听语气,他居然不满。

  “以前有是有,但感不和,就分开了。”我说。

  他抿唇,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继续搓手问:“那……你喜欢怎样的人?”

  “温柔善良,”直截了当,我笑着说,“不会跟你一样乱脾气。”

  话说一半仓狸就脾气了,他气呼呼的转过身子,用力拧住我耳朵,满脸通红地狠道:“那你是讨厌我了,对不对?”

  被扯得生疼,我眼泪都快出来了,忙道:“我哪有。”

  谁曾想他更加生气,死咬嘴唇,冷道:“哼,你讨厌就讨厌吧,反正我也不喜欢你!”然后用力把我推开,兀自走在前面。

  捂着快麻痹掉的耳朵,我心有余悸,根本不晓得自己哪里惹了他了,于是只得默不作声地跟在仓狸身后,好一会儿,仓狸突然停下了脚步,吓我一跳。

  “怎么了?”不会是又疯要扯我吧?

  这时我顺着仓狸的目光望去,看见前方缓缓而来的月洺还有他的随从,不仅如此,他身边跟着的那笑盈盈的少年……怎么这么眼熟?!

  虽说这一世打算跟月洺没瓜没葛,但上辈子临死的痛可没忘!而且掐指一算,原来那少年跟月洺认识得这么早吗?记得上辈子这个时候我还在月洺家里做客然后他说他有事要外出结果是会这少年?不,冷静一下,这个渣男若是早就跟这少年认识,那我岂不是……

  我火气顿时涨了上来,没来由的,转身要走,谁曾想月洺竟早一步现我们,三人一齐走了过来。

  故意无视他们,我一把拽过仓狸,随便指着后面的露天面馆道:“仓狸我饿了。”

  “你不是刚吃饱饭吗?”仓狸一脸疑惑。

  “不是都吐出来了吗?”我大声,叉腰说,“你去不去?”

  也许是见我坚持,仓狸拽着我就过去了,两人点了两大碗牛肉面,不一会儿,面上来,我开始狼吞虎咽,专挑肉吃,他见状,便把他碗里的牛肉都赶给我了,嘴里戏谑道:“饿鬼投胎么?还不如直接买一块牛肉给你。”

  没管他,我继续吃,但不料月洺他们竟然在桌前坐下了。

  这些家伙也是要来吃面的吗?!

  顿时恼道:“这里有人了,你们眼瞎了吗,谁准许你们跟我坐一起了?”

  闻,小三立即不安起来,软软地对月洺说:“月洺,我们坐了别人的位置。”

  “可是这里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坐了,拥月,你不是想吃面么。”月洺的声音极尽温柔。

  哼,拥月,还真是应景的名儿。

  狠狠咬断面条,我瞪过去,而这时月洺亦彬彬有礼地望过来,轻轻点头道:“这里已经没有位置了,还请行个方便,大家凑个桌如何。”

  摁下筷子,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