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1/2)

加入书签

  夜幕降临,我生了堆火,无忧无虑地在火堆旁躺下,突然听见身后有个声音缓缓靠近,我不由打了个哈欠,无聊地闭上眼,不想理他。又过了会儿,那个脚步声居然越来越近,似乎快到我身后。忍了一路的仓狸终于坐不住了,跳了出去,一把扯住来人的衣领,举起拳头,凶神恶煞吹胡子瞪眼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说过多少次,少给我打刘辰的主意!还不快滚!”

  然后一把将人推开。

  我听见果子掉落的声音,然后回头,现重剑怀里捧着一堆野果,被推倒在地。

  挑眉,这是要献殷勤?

  此时的他正两眼直望着仓狸,但很快就恢复神色,他一声不吭捡起果子,然后来到我身边,递给我。

  “你想作甚!当我死了吗!”仓狸气得跳脚,直直给了重剑一拳,抓住我就往身后塞。

  而重剑仍面不改色,他抬起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看了看仓狸,又静静望了望我,随后低头,拾起果子,递给我,淡淡地说:“刘辰,我希望你能帮我。”恳求的语气。

  我凝望他的脸,弯唇问:“如果我帮你,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我可以把我的性命都献给你。”抬头,他郑重地说。

  “为了拥月?”我要你性命做什么。

  “是的。”他没有否认。

  凌乱的白散落在额间,碧色的眼珠就像曾经帮助过我的冰龙一般真挚,我缄默半晌,托腮,好笑着闭眼说:“想不到堂堂神界小王子竟会为了拥月这样低声下气来求我,我很好奇,你跟拥月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甘愿做月洺的手下?”

  扯嘴一笑,我直视着重剑惊诧的眼瞳。

  过了许久,重剑稍稍握拳,然后低下头,咬牙说道:“我喜欢拥月。”

  “显而易见。”扯嘴轻笑,“我想知道的是,拥月究竟是什么人?”

  “你如何知晓……”他吃惊,然后低头,犹豫片刻,才动动嘴角说,“拥月……是子夜的儿子。”

  “子夜的儿子?!”

  那道貌岸然的家伙有这么大的儿子?!

  面对我震惊的目光,重剑苦笑了笑,然后咬唇,摇头说:“因为我的母亲是人界的郡主,所以我经常能进入白玉宫殿,所以从小就认识拥月,后来母亲和父亲感不和,就干脆带我留在了人界,我跟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怪不得之前在神界没见过重剑,原来他从小在人界长大。

  接着,重剑的眼神黯淡下来,他轻轻捏住手里的果子,默默低语:“大小我就一直很喜欢拥月,可子夜大人为了与神族建立联系,居然让拥月假冒神子接近月洺。”说着,他露出了一抹愤恨却无奈的颜色,他捉紧裤腿,紧闭双眸,“虽然拥月开始并不愿意,但父命难为,他只好去了,而我为了保护他,也一同回到神界,谁曾想,拥月竟对月洺——”

  一见钟么。

  瞧他满脸愁容,我摸摸下巴,转开话题,继续问:“子夜的目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回过神,重剑讷讷摇头,“拥月什么都没告诉我,就算被抓进大牢,他也缄口不。”

  看着面色黯然的重剑,我叹了口气,然后问:“那为什么不去向子夜求救?”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吧?怎么会见死不救?

  然而他却摇摇头,伤心地说:“子夜大人本想让拥月以神子身份引出真的神子,然后就回来,但……”他有意无意看了看我,然后低声说,“但真的神子出现后,拥月却为了月洺而不愿回来,子夜大人恼怒,便与拥月断了来往,却不料月洺如此绝,竟然将珏冥谷的失利归咎于拥月,让他谢罪于天下!而拥月竟然答应了!”

  呵呵,你我愿的事有什么好生气的。

  揉揉泛疼的脑袋,我耸肩,半眯着眼睛,说:“所以上次那个袭击我的人是你吧,你想杀了我,拥月的假冒神子身份就不会暴露?”嗤笑一声,我放下手,抱着双臂,深吸口气,殆尽笑意,我冷冷地说,“你早就看出我的身份了?”

  重剑毫不避讳,回答:“自你跟魔族冰龙王闯入白玉宫见朝曦的时候,子夜就知道是你了。”

  怪不得子夜那时候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

  “咳咳。”干咳两声,我说,“莫非他在朝曦的身边安插了眼线?”

  “不。”

  “不?”我皱眉。

  “是巳蛇将冷玉的事告知子夜的,所以子夜才会把朝曦守护的冷玉偷拿出来。”重剑指着我胸口的冷玉,道,“交给你。”

  我感到大脑懵。

  巳蛇?

  这时候,一直未语的仓狸冷冷面向重剑,鄙夷道:“你说的这些,就算是真的,刘辰也不会去帮你,别人不知道,我可看得出来,你想用刘辰去交换你的心上人吧?呵呵,我告诉你,你想害刘辰,我会先把你凌迟处死,然后把你心上人的魂魄打散,让他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仓狸的声音清晰而富有魄力,一下子就把我震住了。

  闻,重剑低头,自嘲似的道:“没错,我是想利用神子去交换拥月的性命。”抬眼看我,“但我也不会让你们白白帮忙,我知道你们在找雷霆鸟,如果你能帮我救出拥月,我能亲自带你去找它。”

  “哦?”我挑眉,缓缓垂眸,“有趣,你如何得知我们要去寻找雷霆鸟?”

  “如今冰龙王获得骷髅冰龙,各界无不焦急,生怕魔族势力崛起来犯,据我所知,月洺和子夜都想获得雷霆鸟。可雷霆鸟藏匿于仙月湖中,仙月湖终年弥漫着大雾,且稍不留神就会迷路,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它。”重剑停顿了会儿,继续张口轻道,“……我小时候曾在仙月湖见过雷霆鸟。”

  白他一眼,我无力道:“你小时候见过跟你现在见不见得到有什么关系?”

  “不,我能找到它。”他肯定地说,“那时候雷霆鸟给过我一根羽毛,说是有需要,只要到仙月湖呼唤它,它就会出现。”

  语罢,他从兜里缓缓掏出一根金黄色的羽毛。

  怔住,我微微睁大眼。

  “只要你帮我救出拥月。”

  “你想用这个来要挟我?”缓过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