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1/2)

加入书签

  我们藏匿到了一处山洞之中,仓狸在洞口地上画了一个结界。

  缓缓放下重剑,他的身体因为脱力而软绵绵的,根本无法坐起来,只能躺在地上,他面白如纸,嘴唇皲裂,我给他翻身,现后背已经全部是血。

  “啧,赶紧止血才行。”说完,我赶紧让仓狸去附近找水,自己则在周围的树丛中找了一些止血的草药,嚼碎了给他敷在伤口处。

  “唔……!”他疼的满头大汗,手指狠狠抓入泥土。

  然后从衣服上撕下一些布条给他包扎好,重剑强忍着,虽然感到痛也只是嘴里出闷闷的呻w吟,不过总算缓过口气。他靠在石壁上,定定看着我,好一会儿,他才问:“为什么要救我?”

  嫌恶地拍拍衣服,我抽嘴角,嗤笑一声:“打住,我才不是救你,我只是不想给那些小人早我一步找到雷霆鸟。”

  然后从衣兜里拿住那根羽毛,递给他。

  “这是……”他睁大眼。

  “你的东西,别再掉了。”我无所谓地说。

  “……”

  拿着羽毛,他动动干裂的唇,但什么都没说。

  好一会儿,我见仓狸还没回来,就兀自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走到山洞口,盘腿坐下。

  也许是无聊,我背对着他,不由问道:“喂,你怎么会被他们抓到的。”

  身后一片寂静。

  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我的时候,重剑幽幽说了话,他开口说:“清晨,我在河边碰到了拥月。”

  “他让你跟他走的?”托腮,我无聊地望着天空。

  “嗯。”轻轻的回应,过了会儿,他说,“我以为他获救了,谁曾想他是为了月洺,想从我这里套出雷霆鸟的消息。”

  “你恨他么。”随意捡了两颗石头,扔向远方。

  自嘲似的笑了两声,重剑轻声说:“我不恨他,我只是在想,如果不是我小时候将雷霆鸟的事告诉他,月洺未必会如此利用他……呵呵,月洺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人。”说着说着,重剑的声音沉了下去,似乎郁闷,似乎暗含着浓浓的悲伤与不甘,“我只恨我自己,为什么明明晓得月洺是这样的人,还让拥月陷进去……”

  稍稍斜睨他一眼,我摇头,闭眼,感受微风拂面,然后轻道:“感的事不能勉强。”

  “我知道……我都知道……”声音有点哽咽,我知道他一定非常难过,所以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坐在洞口,看着天空,时不时聆听着身后轻轻的啜泣声。

  问世间为何物。

  挠挠头,我低头摸了摸胸口的冷玉。

  朝曦说这是诅咒之物,还真的是呢,戴着一块前世人的灵魂之石,若是说给别人听,只当我疯了罢。

  琉……

  “我说过,不许你摘下来。”仓狸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握住我放在冷玉上的手。

  洞外的风吹了进来,没有任何树木的阻挡,吹的眼睛微疼,我抬起头,阳光照在仓狸宛如烈火般的头上,热烈而灼热,我瞬间屏住了呼吸。

  “我只是看看。”手放下,我回过神,想到重剑还在里面,于是扯仓狸坐下。

  仓狸倒也无所谓,倚着我坐了下来,还有些粘人地把脑袋贴过来,看着我颈窝上的冷玉问:“你好像很喜欢这块玉。”

  笑了笑,我轻声说:“嗯,我喜欢。”

  闻,仓狸身体微微一颤,顷刻间,他竟然毫无防备地笑了,然后紧紧搂着我,声音如蜜:“我也喜欢你,刘辰,我喜欢你。”

  被他突然而然的热举动吓到,我推了推他脑袋,好笑地说:“成天说你不腻味吗?”

  “我岂止天天说,我要每个时辰,每分每秒都跟你说,说到别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不敢靠近为止。”他的话很任性,还有点儿威胁的意味,但不可否认,他的话充满了柔蜜意。

  说着话,仓狸轻轻将额头贴上我的,我看到他漂亮的下巴弧线,就像上好的白玉般泛着浅色的光晕,对上他的深邃的眸,慑人得近乎魅惑心灵,他轻动唇齿,道:“是你自己喜欢我的,现在我也喜欢你,所以你不能跟别的男人走得太近!”手臂牢牢桎梏着我。

  “做什么又说这种孩子气的话。”他小气的模样有些好笑,但没挣脱他,“我哪有跟别的男人走很近?”

  仓狸的眼珠子马上斜睨至洞内的人,酸溜溜地说:“哼,你还说,你刚才一直背着那家伙。”

  “那是非得已啊。”

  “那你冲他笑了两次怎么解释。”仓狸气呼呼地质问。

  我怔住,好久才反应过来,“哈?”

  笑也算?

  “还有你方才是不是跟子夜看对眼了?你居然定定看了他三秒,那家伙有什么好看的,一副狡诈奸险的模样,哼!你倒是给我说说,为何你看他这样久?”仓狸越说越离谱,我嘴角也越来越抽搐,最后面对他的责问,我只剩下无尽的汗颜。

  扶额……不过仓狸小心眼到这种境界也是一种本事!

  我不说话,仓狸就急了,脸贴得更近,咬牙切齿,粗粗的气息喷到脸上,却声音沉沉地说:“就算人家再好看,再漂亮都是别人的,你看也没用,你已经有我了,我不会给你机会接近他们的!”充满独占欲的自私话语,听上去竟然有那么点儿可爱?

  眼看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