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1/2)

加入书签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走在泥地里,不小心摔得一身的泥巴,我伸手向岸上的人求救,可岸上的人并没有来救我,而是在岸上指着我嘲笑,我很伤心,准备自暴自弃的时候,有一个人竟然走下泥地,来到我面前,然后……抬脚朝我狠狠踹了过来。

  ——喂,别想着靠别人,靠自己站起来!——

  梦里模模糊糊的,只看见那人恼怒的嘴唇下的痣。

  然后我就醒来了,睁开眼,天刚蒙蒙亮,我现自己躺在地上,仓狸则在被窝里滚成一团。

  揉揉眼睛,想到昨晚我跟仓狸打闹互捶到上房揭瓦的场景,真是服了他,长这么大个儿,居然跟个小孩似的。

  虽然仓狸脾气不好,但跟他在一起,我的心是完全放松的。

  于是站起来,小心给依然熟睡的他盖好被子,我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蹑手蹑脚走出门外,刚好看见鱼白的天际,空气似乎还有些微冷,于是搓搓手,忽然略感内急,于是转身下楼,去茅房。茅房在澜庭轩的后院,我穿过游廊,黎明时分的大厅一片安静。

  再往前走,突然的,我听见前面外廊有两个人在说话。

  “他的诅咒好像被解除了。”虽然隔得距离很远,但我还是听得出,这个声音是巳蛇。

  巳蛇?那另一个人会是谁呢?心痒痒的,不由得又走近几步。

  “是那个孩子的缘故么。”玩味而不怀好意的声音。

  我一愣,抓紧门框……居然是子夜?子夜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跟巳蛇在说话,莫非他们认识?

  所以我便留下来偷听。

  然而他们接下来的内容却让我有些疑惑,因为他们谈论的竟是仓狸。只听巳蛇恭敬地对子夜说:“仓狸也不知道,但他身上的诅咒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解除的。”幽幽的声线,“所以他对那个孩子看得很紧。”

  “看得出来。”子夜缓声说。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清幽的语气之中略略带着一丝担忧,“月洺那边……”

  沉笑,子夜的声音蓦地暧昧起来,他说:“勿用担心,反倒是巳儿最近瘦了,真教人心疼……”未等巳蛇说话,我就听见某种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传来。

  呃,他们竟然是这种关系?

  想到仓狸对巳蛇的心思,心里登时泛起一股奇怪的感觉,有些难过,也有些惋惜,因为看不见两人,所以我觉得非常尴尬,抬腿准备挥一挥衣袖悄然离去。然而,在这种关键时候,仓狸竟然要死不死在房间里大叫我的名字。

  “刘辰!你死哪儿去了!”

  我倒抽一口冷气,刚好把那两个人的视线引了过来,我急忙闪身而过,但还是被巳蛇捕捉到了影子。

  “谁!”巳蛇立马追过来。

  我惊得汗毛直竖,但下一刻,一道黑影把我迅速掳到了游廊的拐角,然后闪身进入一楼的杂物间,来不及呼救,一只修长的手瞬间轻轻捂住我的嘴。

  猛然回头,竟是星寅!

  他微微摇头,示意我不要出声,再一看,巳蛇竟闻声而来,我也不敢做声,自己捂住嘴巴,待巳蛇检查离去,身后的星寅才轻轻松开手,又看我俩靠得这么近,他便稍稍远离,微红着脸对我说:“辰兄弟,冒犯了。”

  “不,我得感谢你才对。”我说着,移开了一些位置,坐在他旁边,回头看他小声问道,“你是跟着子夜来的吗?”

  没有隐瞒,星寅说道:“是的。”

  “啧啧,巳蛇跟他居然是……”想起方才的声音,我挠头,觉得自己貌似淌进了浑水。

  “是人关系。”点点头,星寅顺着我的话接了下去,老实地抿抿唇,他说,“他们的关系非常久了,巳蛇当年是鬼族派来人族的人质,后来被人王作为礼物送给了子夜,巳蛇尽管是鬼族之人,但他对子夜非常忠心。”

  星寅的话让我陷入思索,这么说的话,鬼族岂不是跟人族乃至神族也有牵连?

  而且巳蛇跟子夜的关系……仓狸那小子知道吗?若是知道还好,若是不知道,我真不敢想象当他面对真相的时候,该有多么难过。

  想到这儿,我有些膈应,而星寅轻声对我道:“只是没想到辰兄弟也在这里。”然后望过来。

  见他疑惑,我只好打着哈哈,说道:“我刚好有朋友在这里。”

  “朋友?是他么……”说着,他的脸不知为何有些红,别过脸,睫毛轻轻抖动,略显尴尬地开口,“其实昨日在下看见辰兄弟与你朋友打闹曾想插手帮忙,但又望见你与他同床共枕的形……便不好现身,还请原谅。”

  闻,我急忙跳起来摆手,摇头道:“不不不,别误会,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我们只是躺一起,啥都没做!”

  就算我有色心,也没色胆啊!况且仓狸心里另有他人。

  “该说抱歉的是在下,我不该过问辰兄弟的私生活,只是一时好奇偷窥了辰兄弟,心中略感不安,还请辰兄弟原谅。”拱手低头,星寅双颊泛红,紫色双瞳看也不敢看我。

  看见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