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1/2)

加入书签

  仙月湖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自澧水城北上月末十五天,穿过一片湿地,湿地的尽头就是仙月湖,然而,这片湿地的四周终年被浓浓的白雾笼罩,脚下沼泽密布,所以这地方鲜少人知道,更少人进入过,是神界的神秘地带。

  虽说是神界比较神秘的地域,但由于上辈子曾经来过,所以还算是熟门熟路。

  但尽管是这样,我还是让仓狸跟紧在我身边。

  毕竟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生什么,小心驶得万年船,这话总没错。

  重剑的身体还很虚弱,尽管能走了,路过湿地沼泽的时候,仓狸依然背着他,当然了,仓狸这么主动的原因是他不肯让我背重剑。

  看着他小气的模样,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据重剑说,他必须到达仙月湖的中心才能召唤雷霆鸟,我不能让他们贸然前行,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在前方引路。

  突然到一个地方,我拦住了仓狸:“等一等。”然后蹲下,看着地上长满的金黄色小花,它们散着一种诡异的甜蜜香气,而我顿时皱起眉头。

  仓狸和重剑看过来,尤其是仓狸,他注意到我脸色一样,不由得问:“怎么回事,这些花有毒?”

  摇摇头,我站起身,回头对他们说:“不,这些花并没有毒。”然后看着两人,我默默地说,“但是这些花其实一种吸血植物放出的诱饵,香甜的气味有迷幻的作用,会让你不知不觉向它的母体走去,而当你回过神的时候,你也许已经无法回头了。”

  “母体是什么?”

  “一种长在沼泽地里的食肉植物,叫做‘花藤’。它的根纵横交错,会卡住所有被困在泥沼的动物,然后等被困的动物挣扎到筋疲力尽窒息而亡的时候,它就会开始慢慢吸食动物的血肉。”

  “竟然有这样可怕的植物!”仓狸吃惊,不觉说道。

  我耸耸肩,无奈笑道:“适者生存,弱肉强食,并没什么可怕不可怕的,但我们不能成为他的食物,所以到绕吧。”

  说完,我瞥了眼沉默不语的重剑,他看着我,动了动嘴角,似乎想说什么。

  “怎么了。”我看出他眼里的疑惑,便问。

  缓了缓,他开口,轻声地问:“这种植物只在仙月湖有,就算是神界之人都未曾知道这种植物,你是如何得知?”

  扯嘴一笑,我捋了捋头,故意神秘莫测地说:“这是秘密。”

  知道我不想说,重剑也没勉强,只是又仔细看了我几眼,他忽然苦涩一笑,微微摇头,自自语说道:“也许这就是神子的神力了吧。”

  我耸肩笑笑,不可置否,却有些好奇地反问:“倒是你,你以前见过这种植物?”

  重剑点头,直不讳:“是的,在我很小的时候。”

  此时我们三人已经开始绕路去仙月湖,听见重剑这么说,仓狸哼了几声,嘲讽似的道:“小时候敢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你也真是勇敢啊。”

  而重剑却只是摇了摇头,过了会儿,他转头对我,露出一抹苍白的苦笑,然后幽幽地说:“是月洺把我带来这里的。”

  “……月洺?”眼睛睁大,却又马上回复,我停下脚步,转头问他,“他带你来这里作甚。”

  苦笑一声,重剑说:“那时候我才五岁,母亲因为父亲冷落她而闷闷不乐,我难受,就问月洺什么东西能让母亲开心,月洺告诉我,在仙月湖有种能使人开心的花,只要摘回去送给母亲,母亲就会开心起来。”随即叹了口气,他继续道,“那时候小,什么都不懂,为了让母亲重新绽开笑容,我就同月洺一起来了仙月湖,后来……”

  说到这儿,重剑的面色沉凝了下来,他微微咬牙,握紧拳头,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看出他碧色眼瞳之中的悲戚及不愿提及的伤痛,我叹了口气,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后来他与你走散,因为雾太大你迷了路,独自瞎转的时候找到了这种花,你欣喜若狂可受了迷惑,被困在花藤之中。”

  重剑露出惊疑的眼神,仓狸却不解地问我:“你怎么知道?”

  “随便猜的呗。”我大咧咧地歪头。

  好一会儿,重剑敛回惊诧,他看着我,许久,微微点头,他说:“你说的没错,但是我与他并不是走散,月洺是故意将我扔在这里,让我被困在花藤之中,我曾经向他求救,但是月洺却抛下我走了。那时候我有孤单又害怕,哭喊、挣扎了好些天都出不去,在我奄奄一息准备没力气的时候,我见到了雷霆鸟。”

  往前走,白雾更加浓了。

  “雷霆鸟救了我,”重剑垂下眸子,“它还给了我一根羽毛,说是如果我再在仙月湖迷了路,就用那根羽毛召唤它。”

  “就是你跟刘辰那个?”仓狸问。

  点点头,重剑看过来,继续说下去:“雷霆鸟最后将我送到了白雾边缘,后来我回到家,把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