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1/2)

加入书签

  转瞬间,我回神,轻轻蹙额,将手里那支箭扔掉,扭头对仓狸说:“我们去湖边。”

  “知道了。”得知我的认真,仓狸也毫无犹豫,马上与我来到湖边,浓雾之中不见人影,空气中弥散着浓浓的硫磺气味。

  我能看见地上有烧焦的痕迹,但能见度却不高。

  焦急之时,这时候我突然灵机一动,抽出后背的龙骨剑。

  “我怎么早没想到!”我说。

  仓狸见我抽出剑,有些疑惑,于是反问:“你拿这把剑出来作甚。”

  点了点头,我说:“龙骨剑是极寒之物,可以向外发出寒气,而雾气遇冷就会结霜消失,我早应该想到。”简单的回答仓狸的提问,我便毫不犹豫挥剑出去,瞬间,剑锋带着极寒之气横扫四周,雾气消弭,周围的植物上统统都结了一层薄霜。

  我发现前方七八步距离的地方有个烧焦的大坑,附近被折断的植物也有少许焦痕。

  想必月洺用了火药。

  可是……

  皱了皱眉,如果没记错,火药的制作方法是我教给月洺的,因为见他苦于对付雷霆鸟的方法,但那是上辈子的事情,这辈子的月洺怎么可能知道火药怎么做?

  难道是巳蛇?

  摇摇头,我不想深究下去,随即抬首,然而视野开阔,仍未见到重剑的身影。

  此时,仓狸忽然注意到地上有些血迹,他伸手一抹,放在鼻尖,转头与我说:“是那家伙。”然后环顾四周,“周围已经没有他人的气息。”

  “竟然在我眼前夺人。”皱了眉,我用力握拳,既生气又自责,责怪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在重剑身边。

  明明已经步入神界,还那么粗心大意,让重剑被月洺抓走,真是越想越恼火。

  而这时,我忽然听见旁边有一声细微的弦动,再一回神,一支冷箭已经朝我射来,不过早有准备的我闪身避开了那支箭,下一刻,仓狸已经过去把那人从树丛后揪了出来。银发碧瞳,身着神殿的侍卫服饰,看来是月洺的人。

  不由分说,我举起龙骨剑,抵在他喉咙口,阴沉着脸,问:“重剑人呢。”

  “别、别杀我!求你别杀我!”他面如土色,连连求饶,目光却幽幽往后瞟。

  看来还有人在附近。

  仓狸自然比我敏锐得多,不出片刻,他已经把四周埋伏的三个人全部抓了过来,当然,在抓来之前他早已把人家痛揍一顿,而且下手不知轻重,那三人全部没了意识,满脸血地倒在地上。

  剑下的那个神族人见状,脸霎时白了,他颤抖着嘴唇,而我则面无表情地张口道:“别让我再重复一次。”语毕,剑更深了一些,冰寒的气息已经侵入他的皮肤,这很痛,瞬间坏死的血肉比直接割开喉咙还要痛苦。

  我不想废话,也没有必要废话。

  开始他还犹豫,可仓狸的带血的指甲同时狠狠抓进他的肩膀,几乎刺穿皮肉,他不由浑身发抖,害怕地说:“月洺大人已经将他带回神殿!”

  果然是月洺,那家伙想来早有准备,在此埋伏我们。

  使了个眼色,仓狸眉毛一横,狠狠敲了此人后脑一下,把他打昏,然后我反身对仓狸说:“他们应该还没走远,我们追过去。”

  但仓狸却反扣住我的肩膀,摇头道:“神殿是神王的住所,外面结界重重,追过去也未必进得去,进得去更未必出的来。”

  “那该如何是好?”我摸摸下巴,实在没招。

  而这时候,重剑给我的那片羽毛突然发出了金色的光芒,我吃了一惊,赶紧掏出来看,果然是它在发光。而当我拿出来的瞬间,那片羽毛像是突然被什么吸走了一般,再回首,湖面竟然起了个巨大的漩涡,掀起巨大的风狼,狂烈的风甚至将岸边的树木连根拔起。

  我以龙骨剑稍稍对抗了一下对方的力量,在烈风之中,勉强睁眼看了看对方的模样。

  巨大如鹏的身躯,尖喙,利爪,犀利如鹰的金色眼瞳上有一条银白色的长眉,雷霆鸟不断扇动着金色的羽翼,而羽翼下竟爆发出巨大的轰隆声,犹如电闪雷鸣,而它目视着我们,仰空长啸,发出撕裂大地般的可怕声音。

  并不是第一次见到雷霆鸟,但还是被震撼到了。

  “尔等为何会有吾之羽。”雷霆鸟的声音低吼如钟,貌似不带任何感情。

  但,从它的语气判断,它似乎不大高兴。

  我握紧龙骨剑,抬头,毫不畏惧地直视着雷霆鸟,大声说道:“这片羽毛并非我的,而是他人赠与。”

  “何人赠与。”雷霆鸟低头,一动不动凝望着我,问。

  我抬头,看着它,缓缓的说:“是一名神族青年。”轻轻抬眉,我翘唇道,“他与我提过,你曾赠与一片羽毛给他。”

  霎时,雷霆鸟的目光变得更加凌厉,它嘶叫一声,怒道:“如今他何在?!”

  “被人抓走了。”凭感觉,雷霆鸟和重剑的关系匪浅,但重剑说跟它只有一面之缘,不晓得这背后有什么故事。但有什么故事已经无关紧要,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