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1/2)

加入书签

  缓了会儿,我沉静下来,其实并不意外月洺会出现,我怔愣的原因是这个男人向来诡计多端,如今他用真面对我,倒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我还是悄悄把试图挡在我面前发怒的仓狸拉住,抬眉,静静与他对视,毫无畏惧地扯嘴道:“竟然让你恭候,不知是我的面子真是大呢,还是你的面子大。”

  月洺维持着微笑,左眼皮挑了挑。

  哼,生气了么。

  跳左眼皮是他不悦的标志,曾经跟他相处这么多年,他的一切我都很了解,也很包容,如今彻底放下,才能更清晰且带着偏见去看他,是的,我需要偏见,因为这个男人不能相信,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

  包括他现在温柔的笑容。

  月洺静静看着我,好一会儿,他轻柔说道:“我一直在等待神子的来临。”

  “哦?不知所谓何事。”一边说,我一边小心查看周围的情况,我跟仓狸站在牢房门口,而离凰和被捆在牢房内的重剑站在一起,这间牢房是完全封闭的,除了月洺和拥月现在所站的过道并无别的出口。

  我不知道月洺在外是否设下埋伏,不过待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

  正当我暗暗估算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月洺竟然缓缓走下阶梯,朝我走来,他的眼光一直盯着我,有种诡异的感觉穿过身体,背脊亦慢慢发寒。下意识的,我想退后,可我强忍住,依然毫不退缩地看他。

  月洺不喜欢臣服他的家伙,如果我移开目光,他可能会直接把我们都杀了。

  引火烧身很危险,但我不能拿仓狸和后面两人开玩笑。

  月洺仍然缓步向我靠近,然而,在距离我还有五步之时,他身后的拥月终于沉不住气,恼着俊逸的小脸,生气抓住月洺的胳膊,娇滴而任性地说:“月洺,你不是说把他们引来这里就把他们统统炸死的么?为什么还不动手?”

  月洺没说话,依旧看我。

  倒是仓狸冷哼一句,挑眉道:“哼,我们就算了,你居然对那家伙这么狠心,那家伙真是瞎了眼,看上这么个蛇蝎心肠,面目可憎的家伙!”

  仓狸这话是说给拥月听的,句句讽刺。

  拥月哪里受得了这个气,猛地一跺脚,抬起食指指着仓狸骂道:“你个没用的鬼王,毫无建树还要靠你娘替你主持大局,只可惜你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听说她在你父亲去世之后就跟你父亲的侍卫有暧昧,哼,你才是恶心至极!你娘也……”

  “啪啪啪啪——”

  毫不犹豫甩过去四个耳刮子,我挺直腰板,面不改色。

  很快的,拥月白w皙的的脸上立马露出一个红红的影子,他瞪大眼珠子看我,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然后怒极冲天就要打我,却又被我狠狠一个耳光扇在地上,我收回手,冷冷地笑了几声,说道:“不要以为岳母娘对我不好我就不帮她出头,她老人家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要多,可是你这不知轻重的宵小之辈可以侮辱的?”

  怎么说鬼太后也算我半个娘,尽管她不喜欢我,可仓狸貌似缠定我了,甩不开,那鬼太后就是我家人。

  自己家人被外人骂,是个男人都不能淡定!

  “你……!”

  拥月气急,想反驳,但却被我堵了回去,我白了他几眼,说:“你家里人没告诉你如何尊重别人么,这么没品没教养,还是根本没人教你?子夜也算知书达理,呵呵,虽然说养不教父之过,可是我想子夜也不至于把你教出这种畜生模样,为了个男人连自己亲爹都背叛,要杀了自己青梅竹马的朋友,还在这里满嘴喷粪,我看见你,真想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