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1/2)

加入书签

  昏倒的时候,我做了个奇怪又熟悉的梦。

  梦中依然是那张烧焦的脸,以前因为不知道是谁所以害怕,现在晓得他是琉,所以我只静静望着他,而他也出乎意料平静站在对面看我,那张黑乎乎可怖的脸殆去了狰狞,愣愣站在对面,目光怎么说,如今看来竟然有些可笑。

  “喂,过来。”冲他勾勾手指,我主动开口。

  他犹豫了一下,走了过来,路过之处,掉落了一大片黑乎乎的碳似的东西。

  等他来到我面前,凝望那张狼狈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轻轻将他拥在怀中,我对他说:“算我欠你,所以不要再用这么可怕的形象出现了,白天看到你的转世撒娇耍赖还不够,晚上还要被你吓唬,大不了我以后对他好点儿还不行?”

  嘴里的他,说的是仓狸。

  刚说完,就发觉自己胸口的冷玉突然变热,然后怀中人抬头深深看了我几眼便消失不见,下一个,我缓缓睁开了眼。

  头很晕,中了迷药的后遗症让我非常想吐,但是我还是先坐起来看看四周。

  惊讶之后我讪笑着捂脑袋。

  我前世的房间?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月洺也疯了不成?

  “你醒了。”正想着,月洺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我没有过多的惊讶,他既然把我抓来,没有严刑拷问已经是不错,出现在我身边我一点都不奇怪,然而,虽说我不担心自己,可仓狸和离凰他们可不在身边。

  我沉了沉气,冷静下来,斜眼看他,说:“月洺大人,敢问把我请到这里所为何事?”特意在“请”字上加重了语气。

  “神子多虑了,我请你来,不过是为了叙旧。”月洺面色如常,优美的唇形微微翘起,可是眼瞳之中是毫不掩饰的黑沉。

  这是他的本性。

  其实有些意外,毕竟在我的脑海中,月洺总是以假面目示人,谦和有礼,风度翩翩是世人对他的评价,就算对之前我,他也从如此毫无保留的露出本性之色。

  只有在最后,那个冷漠至死的眼神。

  “叙旧?”我冷笑,“我不觉得自己跟月洺大人有何交集。”

  而他却笑笑,对我的态度并没生气,走近两步,说道:“此言差矣,此前神子曾助我洗脱杀害前任人王之子的嫌疑,大恩未报,怎么能说毫无交集?”虽然他的语气字字客气,但他的眼神却不是这样的。

  “呵呵,其实我并未帮你任何事,不过动动嘴皮子,反倒是拥月一直替你忙前忙后,却被你关押两次,你就是这样报恩的么?啧啧,月洺大人,莫说我与你没有恩情,就算有,也不会让你报。”拱手,退后几步,我恭敬般地微微一笑,打算离开,可是门口的侍卫立马亮出两把刀子,架在我脖子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

  月洺一个眼神过去,挥挥手,脖子上的刀子放下,但那两名虎背熊腰的侍卫竟然完全挡住了我的去路,我知道月洺不会那么轻易让我走,于是便定定转身,冷冷凝望着他。

  气氛僵持了好一会儿,他突然阖眼,轻笑道:“神子,你好像忘了,我说过我要你。”

  “笑话,我又不是物品,岂容你要?”有些恼,我微微蹙额,“更何况你若让我承认你是神王简直是痴心妄想。”

  既然他直白,我也不掩饰,明摆着告诉他不是神王。

  月洺的表情依旧风轻云淡,他微微瞥着我,说道:“我是想做神王,但是我并不需要你的承认,我已经有强力的武器能让神界,哦不,四界都臣服于我,这世界弱肉强食,光靠血统延续的王朝我并不在乎。”

  说的好像真的一样。

  不为了血统,你暗杀重剑又是为何?

  但我没说出口,我只是嗤笑,然后淡淡看他两眼,扯嘴道:“哦?那不知晓你手里‘强力的武器’是什么呢?”

  抬头,月洺的目光深邃而难懂,他笑着说:“你很清楚不是么。”

  有些危险的气味。

  皱眉,我强行抑制心中的不安,说:“我清楚?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