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1/2)

加入书签

  不过我也不是任人摆布的傀儡。

  按照月洺的指示,我朝东走,准备去往子夜驻军的地方,月洺派了两个恼人的跟班一路上悄悄跟在我后面监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停下脚步,抽出背后的龙骨剑,把他们统统打晕,拍拍手,继续走人。

  然而,没走几步,后面又传来稀稀松松的声响。

  还有人?

  我恼火,握紧了龙骨剑,二话不说飞进身后的草丛,大吼一声:“我说过别跟着我!”然后挥剑相向,却在最后一刻,看到了来人的模样……黑发紫眸,明亮而清冷的目光,我吃了一惊,赶紧收剑,差点摔跤。

  “小辰,你没事吧?”他很紧张,赶忙过来扶我。

  摸摸脑袋,我撑着剑站起来,拍拍裤腿儿,看了他好一会儿,惊喜地说:“星寅,你怎么在这里?”然后四周看看,有些担心地小声问,“难道昕治也来了?”

  “不,只有我一个。”星寅轻轻地说,嘴角带着好看的微笑。

  而我却好奇不解,“你一人?”

  当我收回龙骨剑之时,星寅看着我,继续开口道:“我听说人王与月洺决裂,就连鬼王也牵扯其中,我心想你也会在这里,所以我就来了。”他的话十分轻柔,温柔的就像春风,却带着一抹浅浅的担忧。

  凝望着他,看到他眼底的担心,我露齿笑了笑,摇头说:“让你担心了。”

  “为你担心有什么不对么。”星寅定睛看过来,紫色的眼瞳缓缓的,泛起涟漪。

  这个对话让我有几分局促,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回话,我甚至不愿意仔细去看那张与青鳞一模一样的脸。不是讨厌,而是无法面对,我已经选择了仓狸,只能选择打着哈哈,忽略他话语之中的涵义,转而故作厚颜笑道:“是啊,我们是好朋友,你担心我是应该的!”

  “好朋友……”黯然地看我,眼珠子里的光彩很快就消失了。

  “是啊,我们不是好朋友么?”

  “……”微微抿唇,星寅没说话。

  我看得出他此刻苍白的脸色,但我仍选择厚脸皮地继续笑着,好像没看见一样,许久,我挠挠头,又问:“对了,你一个人来?黑焰那家伙呢?”

  抬眉,星寅幽幽道:“他扮作我,还在魔界。”

  “哦……”我点头,“你只身前来,实在是太辛苦了。”

  “我想帮你。”忽然的,星寅抓住我的手,用力的,我下意识想甩开可没能成功,过了会儿,星寅说,“在来的时候我打听到仓狸被抓,你也被月洺困在神宫,所以我一直在这附近转悠,想找到进入神殿的机会。”

  闻言,我缓了缓气,拍他手背:“谢谢你,星寅。”

  然后放开彼此的手。

  星寅愣了一下,看着自己落在空气中的手,然后默默瞧我,颓然地低头道:“接下来你要去哪里。”

  我最受不了他这样受伤的神情,于是我赶紧转身,背对他说:“去找子夜。”

  星寅快步跟了过来,与我并肩起步,随即,他问:“这是月洺的意思。”

  “算是吧。”点头,我没有隐瞒他,“仓狸和重剑被抓了,我必须帮月洺去子夜那里一趟。”然后把前因粗略的说了一下。

  “他不是好人。”星寅说,“如此让你去,肯定是另有目的。”

  笑了笑,我扭头,耸肩无奈道:“我当然知道,可我别无选择。”

  星寅默默垂下眸子,看着我,良久,他冷声问:“你就这样在乎仓狸吗。”

  “这还用问。”我眯眼,嘴唇而笑,“他是我的人!”

  “……小辰,我……”

  “所以星寅也要帮我救出仓狸吗?”我眯眼,露出大大的笑容问他。

  为了不让悲剧重演,我不会再向以前一样拿捏不定,摇摆不定伤害的不仅仅是仓狸,也更伤害星寅。有时候绝情不一定是无情,不给于希望不一定就是残忍,星寅是我的好朋友,就像上辈子守护在我身边的青鳞一样。我一直很后悔当初为什么接受青鳞,就算被琉背叛,也不该随便接受一个无法完全对他付诸真心的人,我不配得到青鳞的爱情,更不配让他为我而死。

  所以,这辈子,我选择只做朋友,我也希望星寅能明白我的意思。

  星寅的眼睛更加黯淡,他死死看我,脸色异常惨白,只见他死咬着嘴唇,未说一句话,可整个身体都在发抖,然而,最后,星寅仿佛用尽全身力量地深吸了口气,看着我,微微笑了出来,“嗯,我知道了。”

  刚说完,他的眼角就带上了泪光。

  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可我如今不能劝慰什么,我不能逾越雷池,因为我的真心已经付与了仓狸,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什么该放弃,什么时候该坚持,犯过的错,绝对不会也不该再犯第二次。

  于是,我大步大步往前走,一直没有回头。

  尽管星寅一直跟在我身后,但我一次都没有回头看他,一次都没有。

  ……

  直到天黑,我们驻扎的时候,我升起了一堆篝火,掏出水囊问他:“渴了吗?”

  星寅摇头:“不,我不渴。”

  “那我喝了。”扒开塞子,我一仰头喝了一口,抹抹嘴巴,发现星寅偷偷瞧我。

  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