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1/2)

加入书签

  半夜被冷醒,我一睁眼,发现自己仍趴在地上。

  地很凉,揉揉鼻子坐起来,捂着朦朦胧胧的脑袋,此时,我居然看见巳蛇点着蜡烛,似笑非笑地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低头看我,见我醒来,他斜着脑袋,轻松扯嘴幽幽地说:“想不到他居然下这么重的手,让你昏睡了这么久,小辰辰。”

  捂着脑袋,我站起来,看看四下无人,也听不见周围任何一丁点儿声音,觉得诡异。

  正想出去,但巳蛇叫住了我。

  “我在这附近下了隔离的结界,他们不会觉察到我存在的。”他说,抬起眼珠,定定看我,然后伸手指着我,“同样的,你也会出不去哦。”

  见他这样,我缓了缓气,摇头,问他:“你是不是有事想对我说。”

  “没有哦。”顽皮地睁开眼,脉脉的桃花眼带着轻笑,眼瞳之中的镇静却完全不是外表所表现的那样轻快。

  “别骗人,你把我的事情告诉月洺了?”我直截了当地问。

  他捋了捋头发,勾着唇角,然后扑过来,趴在我肩上,笑嘻嘻地眯眼说:“如果是,你会生气么。”

  “当然,你不是不知道那家伙是什么人,你想害死我么。”话一刚落,我戳了戳他脑袋。但没戳到,巳蛇立马幻化成鬼猫的模样,一跳上w床,若无其事地舔舔自己爪子,然后眯着猫脸,冲我乖乖喵了一声。

  “过来。”我恼怒,叉腰看着床上的鬼猫,与它对峙,“你说说,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刘辰是笨蛋喵。”撇头。

  我顿时恼火,道:“做错事居然不承认还恶人先告状!?”

  “我没做错事喵,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喵!”鬼猫晃晃尾巴,满不在乎地说。

  伸手过去抓住它尾巴,却被鬼猫回头咬了口,可我没松手,死死捂它在怀,不给它动,鬼猫挣扎,但我却没有丝毫放开的意思,我生气地说:“为我好?为我好你怎么老给我帮倒忙!月洺说他找你解梦,你居然给他看前世的情景?还有仓狸和星寅最近变得古古怪怪,是不是你也给他们说什么了?”

  “放开我,放开我喵!”鬼猫死命挣扎,毛茸茸的爪子拼命打我脑袋。

  看它不听话,我抓住爪子威胁道:“你再不从实招来,我就把你爪子和胡子剪了!”

  这下鬼猫浑身一个激灵,不敢动弹,委委屈屈地晃晃尾巴,耷拉耳朵,偏头不高兴道:“哼喵!如果不这样,怎么阻止那两个死心眼的家伙得到天下喵!怎么阻止你的诅咒应验喵!他们死了才好喵!”

  “你说什么?”

  小腿儿蹬不开我,鬼猫只好丧气地继续回答:“这些年我每次看见你的转世死去,我就想如何让你逃离这个可怕的诅咒喵……”

  沉沉气,想到之前星寅那么难看的面色,我轻轻地问:“莫非是青鳞为了留住我灵魂,对我下的让我的爱人杀死我,而我每世都不得善终的诅咒?”

  点头,鬼猫说:“是的,在你前一世,我故意害死青鳞的转世,希望破除你的诅咒,结果你还是死于非命……迫不得已让你重生,原本是为了让你再次结缘月洺,然后暗地里杀了他喵……”喘口气,鬼猫苦恼舔爪子,“谁知道你先遇到了仓狸喵,我明明上辈子就没让你们两个见面喵……”

  听到它烦恼的语气,我忍不住笑了,戳戳他的小脸,我说:“怎么,你嫉妒啊。”

  “才不是喵!”伸爪子,鬼猫不高兴地说,“仓狸那家伙就是蠢蛋一个喵!他自己烧死自己的时候居然说让你一看到他就爱上他,可是青鳞给你的诅咒是让你的爱人杀了你,这就注定仓狸一定会杀了你喵!”说到这儿,它恨得牙痒痒,“我真想杀了他,可是小时候不小心被原来的鬼王抓住空子,他觉察到我对仓狸有恶意之后,就伺机把我的身体封印进仓狸身体里去了喵……”

  “怪不得仓狸说小时候他身体里就有鬼猫的封印。”我说,“原来是仓狸他爹让你们同生共死。”

  继续垂耳朵,鬼猫越说越小声:“所以我不敢让你们见面喵,可是你们……”

  “哈哈,难道就因为这个?”我忍俊不禁,不住揉揉它额头的毛,然后反手将它抱在怀里,摸了又摸,最后轻声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知道你的好心,可你别为我忧心,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一点都不好喵!”趴在我腿上,鬼猫急了。

  “哦?怎么讲?”我低头问。

  闻言,鬼猫晃晃脑袋,沉默良久,才缓缓道来:“我在无望潭中帮你算了很多次,每一次……你都是被仓狸杀死,而最近的一次,我算出来你竟然被他们两个同时杀死,我想改变喵,所以想让人族和神族变得强大,让他们吞并了魔族和鬼族之后,渐渐削弱他们两个的力量,把他们关押甚至杀死之后,你就会很安全喵。”

  听鬼猫一字一句都是在保护我,我的心里不由得感动起来。

  紧紧抱起它,我放在腮颊边,蹭蹭它纯黑色,犹如夜色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