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页(1/2)

加入书签

  这个人虽然看起来表面冷淡、很难沟通,但其实是个不错的家伙;也许,还是个热心肠的大好人……

  一大早,欧子琪钻出营帐,看着蒙蒙亮的天空,呼吸着难得的清新空气,伸个懒腰,回头注视两顶帐篷,还有快燃尽的火堆。

  她可以安稳的睡上一夜,全要感谢昨日那个帮他们搭帐篷又生火的陌生男子。

  他话不多,待人也很冷淡,再加上消瘦的身材与俊逸的面庞——这让他更像是个弱不禁风的贵公子,而不是爱好户外活动的登山者。

  但和他外表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他做起事来十分果断坚决,对于野外求生的各种技能都很娴熟,还有着有力的手臂与矫健的步伐。

  而且他还十分细心,昨晚他一言不发,却很利落的为他们搭完帐篷、生好火,在发现他们带了野炊的材料与工具后,便帮他们造了一个简易的野炊灶台好煮饭。

  如果没有他,她真不知道这次野营,会变得多混乱,甚至恐怖……

  欧子琪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走入树林。

  她记得不远处有一条小河,这样她可以在其它人起来前,好好梳洗一番。

  洗完脸,她神清气爽的伸出双臂,拥抱大自然,却蓦地听见身后传来树叶的沙沙声。

  有人?还是——野兽?

  他们营地里的人,应该都还在呼呼大睡……

  欧子琪吓得全身哆嗦、几乎不敢回头。

  沙沙声越来越近,还夹杂着熟悉的脚步声——人类的脚步声!

  欧子琪猛地回头,大松一口气。“是你!”

  来人是昨日帮助他们的陌生男子。

  “你好像吓了一跳。”他换下登山服,穿上了格纹衬衫与牛仔裤,胡子刮得很干净,显得格外年轻。

  “我以为是什么野兽……”她傻笑了两声,暗自揣测对方的年纪。

  昨天她还以为他三十多岁了,但今天看起来,应该不到三十,二十八、二十九差不多。

  “还好这附近没什么野兽,不然看你刚才吓成这样,一定没法逃掉。”他嘴角扯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你少嘲笑我。”她笑吟吟的接近他,发现他笑起来感觉更加亲切。“对了,昨天忘记自我介绍,我叫欧子琪,你呢?”

  “齐少勋。”报出名字后,他就坐到一旁的树墩上,整理鱼饵准备钓鱼。

  第1章2

  “你要钓鱼?”欧子琪眼前一亮,这才发现他带着鱼竿。

  他点了点头,起身将鱼竿甩进河里;以他漂亮的动作来看,他一定经常钓。

  欧子琪带着几分欣羡看着他。“我小时候,也常和爷爷还有爸爸一起去钓鱼,但我年纪太小,他们都不让我握鱼竿;可等我长大之后,却再也没有机会和他们一起钓鱼了。”

  “为什么?”齐少勋随口一问,并不十分好奇。

  “我爷爷过世了,爸爸又忙着工作。”她双手托腮,坐到对方身旁。

  沉默蔓延,在这么静谧的气氛下,欧子琪想起了很多遗忘的往事,表情不免变得感叹迷离。

  “要不要试试看?”

  耳边传来齐少勋的说话声,将她远扬的思绪唤回。

  “什么?”她茫然抬眼。

  “钓鱼。”齐少勋指了指手里的鱼竿。“想不想试试看?”

  “想试。”她双眸一亮,迅速起身。

  “给你。”没有多余的表示,齐少勋退后一步,让她接过手里的钓竿。

  欧子琪小心翼翼的握住,感到淡淡酸楚。

  也许……她一直很怀念小时候,和爷爷他们一起出游的时光。

  “我爸是钓鱼高手,每个星期他都要抽空去钓,他常说,钓鱼可以陶冶人的情、培养耐心……可是后来爷爷过世,妈也病了,我爸又忙着工作,就再也没有时间去钓鱼了……”

  欧子琪的话匣子自然而然的打开;她开始叙述小时候的事、自己的家境,和独自一人在台北念大学的辛苦,及想家的心情……

  齐少勋很少答腔,大多数时间,他只是沉默的听对方述说;但大概是因为他的安静聆听,所以更容易让人将心底鲜为人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