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1/2)

加入书签

  过去,“给我含紧了,你这贱狗”贺斌的怒火还没有消。而大伟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贺斌会突然变得这么生气。

  这一耳光真的是把大伟给打懵了,嘴不听使唤的开始含紧,这一含使得被臭袜子吸进去的口水和尿液又流到了嘴里,咸咸的味道,被大伟咽了下去。但大伟一想到这是臭袜子里面逼出来的水,就忍不住的恶心。但红肿的脸告诉大伟不能吐,一吐自己就死定了。

  就这样,贺斌每天都让大伟喝自己的尿含自己的臭袜子,久而久着,大伟尽然从开始的反胃到现在的兴奋。

  这天,贺斌牵着链子大伟,由于手脚被铁链束缚着,大伟的动作十分笨拙只能像狗一样跟在贺斌后面,爬到一间寝室门口。宿舍中三个脱了鞋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的士兵见有人进来,一看,连忙起身下床道“连长好”。

  “嗯,刘研、赵波、刘凯,你们给我好好调教调教这只贱狗,然后再送给你们下面的班长玩几天,最后给我送到军体部的慰安部去,对了,也叫你们手下的兵,多关照关照他,好让他早点凑齐一万个戳,你们懂我的意思吧!”贺斌抖抖链子对自己手下的三个排长吩咐道。

  “是,连长,我们保证完成任务”三人对贺斌行了个军礼,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应承下来了,并没有因为贺斌说这是他儿子而惊讶。

  “贱狗,还不叫爸爸”大伟微微滚动眼珠,瞄了一下三人,很年轻,大概只有21、2岁左右。

  “爸爸好”大伟颤颤的喊着,已经没有丝毫的羞涩与反抗。“嗯,你们办事我放心”贺斌点了点头,说完,便将狗链子交给中间的赵波,“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用点心吧!”

  “一定,连长慢走”三人送走贺斌,赵波就牵着链子将大伟带到了寝室的中间。在门口还不觉得,但一走进寝室,一股军人特有的气味夹杂着脚臭味就扑鼻而来,浓烈得让人无法想象。

  “研鸡巴,用你的鸡巴喂喂他,让我们俩看看这条狗的口活怎么样”刘凯对站在一旁的刘研道。

  “又要我当试验品,上次那只狗,用牙齿咯得我鸡巴痛死了,这次还拿我当试验品”刘研对着两人一番抱怨。在他们三人面前,无论大伟是谁,只要是用项圈绑住脖子的都是只狗而已,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狗的品种不同而已,既然连长让亲自吩咐让自己调教的,只要不弄死就行。而不是连长亲自吩咐的狗就算弄死了,也就是关一个月紧闭的事。

  大伟听到他们的对话,心里暗想他们一定不是第一次,这时刘研对着趴在地上的大伟道“贱狗,还不爬过来”,大伟听了快速的爬了过去,刘研见大伟乖乖的爬了过来,命令道“张嘴”,大伟张开了大嘴,这时刘研从口里吐出一口口水到大伟张开的嘴里。

  “来,舔脚”大伟勾下头,由于刚刚慌乱下床,军靴根本就没有穿好,刘研伸出穿着绿色军袜的脚,大伟在刘研的脚好没拔出来的时候就闻到了很臭很臭的脚味,这股气味让大伟兴奋的快要爆了。

  在刚进部队的时候就知道,这个部队一年四季总共就冬夏两套衣服,袜子更是只有一双,一双袜子就算穿破也要一直穿下去。

  大伟看到那双已经发黄的绿色的军袜,咽了咽口水,这臭味实在是太大了很快就充斥了整个寝室。

  这股令大伟陶醉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