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1/2)

加入书签

  金颂然为了弥补之前对张寒云的伤害,加上自己在她怀孕时没有陪在她身边,他对张寒云有求必应,简直把她当成太后在伺候。

  “再吃一点,乖。”金颂然拿着一盅补品在张寒云身旁打转,就是不让她有机会逃过进补。

  “不要了,这段日子我吃得快吐了。”张寒云伸出手挡住他递过来的补品,现在光是闻到补品的味道,她就恶心反胃。

  “老婆,为了孩子,你一定要吃。”金颂然想起那一天医生说的话,不由得直冒冷汗,竟然说她营养不良,再这样下去有可能会流产。

  他赶回来见她的那一天,她真的瘦得不像话,说她是个怀了孕的女人,真的没有人信,那时的她不仅没胖起来,反而比之前还瘦,让他心疼死了。

  所以之后的日子,他拚了命帮她进补,为的就是把她养得胖胖的、健健康康的,他金颂然的老婆,怎么可以营养不良?

  “哼,你现在眼里就只有孩子,是吧?”张寒云娇嗔,语气很不满。

  “傻瓜,怎么会只有孩子。”金颂然放下手中的补品,上前轻轻地抱住她,“我的眼里只有你,我会这么紧张也全都是因为你,孩子只是我的藉口罢了。”

  “真的?”张寒云口气带着疑问,心里却美滋滋的,感觉幸福极了,这样的情形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仿佛这一切只是梦,太不真实了。

  “想什么?”金颂然从身后轻柔地搂住她,大掌轻轻覆在她微微隆起的小腹,语调十分温柔。

  “想以前的我们。”张寒云淡淡地说:“现在想来仿佛就是昨天发生的事,当初我会答应跟你结婚,除了是我爸妈的要求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是因为我长得太帅?”金颂然厚脸皮地问。

  “臭美。”张寒云娇嗔,眼角微微一挑,白了他一眼,“是因为你的身材体格很棒,适合我做人体研究。”

  “什么!”金颂然一想起她的本职,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老婆,你……该不会是把我当成你的那些尸体了吧?”

  “你说呢?”张寒云笑而不答,神情俏皮地朝他眨眨眼。

  “哼,从你的笑容里,我已经知道答案了。”金颂然没好气地说,然而眼里却全是宠溺。

  “是吗?”张寒云笑得十分灿烂。

  “那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娶你吗?”金颂然神秘兮兮地问,一副“快来问我吧”的期待表情。

  偏偏张寒云不打算如他所愿,表现很淡定,并不是很着急,佯装随口问问:“还好吧,你想说就说,我无所谓的。”

  “你……”金颂然彻底觉悟,自己这辈子注定要栽在这个小女人手里。

  “哎……”金颂然深深叹了口气,虽然很无奈却感到很幸福,“直到知道你是法医之后,我才发现,当初吸引我的就是你那奇特的个性和古怪的举动。”

  “我哪有。”张寒云不满地抗议,“你乱说,人家才不像你说的那样。”

  “你确定你没有吗?”金颂然一脸调皮地低头凝视着她,“我听到的和看到的可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张寒云小脸微微泛着羞赧,知道自己在外人眼里的确是个怪人。

  “哼,你现在还这么认为吗?”他要是敢回答是,今晚就别想进房睡,张寒云眼睛微微一眯,露出一丝危险的光芒。

  “当、当然不是。”金颂然急忙解释道:“你一点都不怪,只是太认真了,所以那些人才无法理解你的想法。”

  张寒云的心一揪,被认可的感觉真的很好。

  “你真的那么认为吗?”她的语气有些激动,声音都哽咽。

  “傻瓜,我当然这么认为。”金颂然双臂微微收紧,“原来你也不是不在乎。”

  “当然在乎。”张寒云想起从小到大,自己在别人眼里都是乖小孩,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可是如果每次都在意,我早就得忧郁症了。”

  活着就是要让自己过得舒服开心,她从小就学会如何对那些不好听的话充耳不闻。

  “小时候,我对那些解剖就很感兴趣,所以经常拿一些死掉的小动物做研究,我那些同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