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2)

加入书签

  爸爸的性转变!

  爸爸从没有享受过这种男男之间的爱抚,虽然是初次被挑逗,但却也舒爽无比,几十年的冰火

  山,那被埋在万丈深渊处的引信,终将引爆。再也顾不得忠孝仁义,世俗道德的束抚,解放吧

  彻底的解放自己吧!诚如我曾经试著解放大地一样。爸爸终於屈服在色欲下。

  双唇的抖动,蛇信轻悄悄的滑入,他的经验十分老到,爸爸依然任其肆略,毫无反抗之意。双

  唇,鼻梁,耳垂,脖颈蛇信悠游游过。双胸上的乳头,被紧紧的吸允著。毛茸茸的胸部,

  被轻轻刷著。爸爸再也抵不住的欲流,如江河瞬间决堤!口中轻轻的一声

  “噢”。春雷一声响,同志路上又多了一条好汉。爸爸忍不住伸出右手一探,是他小

  蔡。那年青壮硕的身躯,浅浅品尝著,互动的开始,小蔡俯下身,嘴裡深深吸允著爸爸的

  老二。忽然,小蔡脱去自身衣物,顺手将爸爸的衣裤也除去,微弱的月光,照射在一丝不掛的双人上。

  只见,小蔡一屁股的往爸爸的阳物坐下去拱动的屁股变化著轻重,时深时浅,坐一会,转

  一会,爸爸硬梆梆的大老二在他的身体里不停地抽插和搅动。爸爸顶住小蔡壮实的屁股,兴奋

  一浪高过一浪,一直持续著。

  小蔡忽而把爸爸搂在他的怀里;爸爸挺身坐著,双手紧抱著小蔡,摇晃著自己壮实的身体,使

  著劲连操带搅。这简直要命的做爱方式,让爸爸舒爽无比;也使小蔡几乎全身瘫软,几乎出不

  上气,都快晕过去了。不久两人对换了姿势,小蔡躺在床铺上,两脚弯曲紧贴在自己的胸

  前,爸爸在上面不断地抽插。

  爸爸身体整个都有一种越来越饱满的感觉,脑袋懵懵地,好像腾云驾雾般,情绪也越来越兴奋

  小蔡被爸爸操得全身发抖心花怒放,乐不可支。小蔡被爸爸压在身下,全身都不能动弹,两

  隻手不停地在爸爸脸上抚摸和揉捏,爸爸俯下身,嘴唇猛烈地在小蔡的眼睛、鼻子、脸蛋、嘴

  唇上亲吻、舔舐、吸吮甚至咬著。过了不久,爸爸感觉背部似乎又多了一双手,轻轻的按抚著

  自己的臀部推著推著那梦好远好远叫我如何不想他

  天天天蓝,教我不想他也难!不知情的孩子,他还要问,你的眼睛,為甚麼出汗?情是深,意

  是浓,离是苦,想是空

  〈一〉

  民国六十年冬天中部某眷村。

  那天是个週末的下午,窗外雨丝斜飘,入冬以来,雨就下个不停,开春后,雨水反而更充沛。

  我喜欢下雨,尤其喜爱春雨夜泣的缠绵浙沥,然而,像这般霾雨不绝,偶而还雷雨交加,不仅

  落得令人起烦,更且叫人惊悸幌惚!试想!有几个人?会想听那种憾天轰地的巨响呢?

  听说,母亲在生下我的同时,也是雷雨交加的夜裡,那晚,她再也没有醒来过!她可能是因我

  难產而过世的。為了父亲的感受,在家裡头,任谁也不想提起这档的往事。父亲,兄姐也没有

  因為如此,而迁过於我,反之,更加爱我,疼我,惜我,让我。

  转眼之间,我也国小六年级了,大姐浩英、牺牲自己的青春岁月,身兼母职的帮助父亲,照顾

  大哥浩平,二哥浩伟与小么的我。如今,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