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1/2)

加入书签

  嚥的情景,就知道他又為了省钱,饿著肚子赶回来的。

  「忍耐。」大哥只简短的说了这两个字。

  「总要有个看法啊!」大姐边吃饭边追问著大哥。

  「爸爸,不希望我们自己去找不必要的麻烦。」

  「会有什麼麻烦吗?」浩伟接著问说。

  「我毫无观念。真的,谁能确定什麼?有形的麻烦可以防,可以躲,可以闪,可以设法解决。

  无形的麻烦呢?看不见,闻不出味道,那才是真正的可怕呢!爸爸,不希望我们為了他一个人

  的事情,再为这个家带来任何的不幸。」大哥一口气说完这趟去绿岛监狱探望爸爸的结果。

  「可是,依法我们可以提出假释的申请啊!」浩翔问说。

  「没错!问题就出在这里了。依法!依什麼法?法又在那裡呢?人家关了二三十年的老囚犯,

  也才放了两批人,总共才放了二十三个人。爸爸说,绿岛监狱还有十多位关了三十几年的人,

  那些人不放,轮得到爸爸这种关了才七年的人吗?爸爸的话是对的。当初审判,我们千辛万苦

  找出来的证据,法院都可以不加採信,现在我们又如何能依法去申请假释呢?」大哥已全然洩

  了气,语带无奈的又说:「大姐,我们都太单纯了。这种事情,实在不是我们所能理解与论断

  的。人间的险恶,唉!我们是不会懂的。」

  「难道我们就这样放弃了吗?」大姐追著问说。

  「除非我们违背爸爸的意思而坚持去做。」大哥不声希嘘的叹息接著又说:「為人子女的

  只能尽孝心,我们终归要以父亲的意见為意见吧。」

  又是一场空欢喜!没有希望也就不会有失望。平静无波的生活,何苦漾出个水花即又沉落无痕

  呢?浩翔望著窗外蓝天,看著躺在床铺上鬱鬱寡欢的二哥,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聚也依依

  离也依依,心情自是难受。

  熊哥呢?几个月不见,不知他可安好?爸爸呢?爸爸还要再等五年父子才能在家团圆!

  〈十一〉

  日落黄昏,夕阳餘辉斜照屋内,浩翔整理完衣物后,走到后院清扫落叶,浩伟依然慵懒的

  躺在床铺上,大哥浩平因公司临时有急事,紧急返回公司处理要务,大姐浩英正在厨房忙

  著晚餐的料理準备。浩英的一生,最想念的是远在绿岛监狱服刑的养父、姜逸凡。

  自从八岁那年被养父母领养以后,隔年养母又因心臟病突发亡故,浩英曾经答应养母一生

  一世照顾养父的生活起居的。为了养母生前的托付,多年来,浩英始终为了这个家,默默

  的付出,为了养父,默默的等待,甚至拒绝了不少异性的追求。如果当初不是养父母的收

  留,今日的浩英又会是怎样的人生呢?浩英在厨房清洗著蔬菜,水流的声音,让她想起自

  己在七岁那年,一段痛苦的回忆那天晚上

  「你死混到那个温柔乡啦?又跟那个狐狸精鬼混去了?」继母疾声怒道。「干伊娘只不过是个应酬,跟朋友喝点小酒,你萝嗖个屌屁啊!」带著酒意的阿爸连

  站都站不稳的回说。

  「应酬?亏你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得出口!你以為我不知道吗?半个月前你的工作早就丢了

  邻居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