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1/2)

加入书签

  师,学美术的他,终於完成了老爸的愿望。面对漫长

  的暑假,浩翔找到一份临时工作,在绘画才艺班教小朋友习画。浩翔持续著打工的工作,一

  切似乎如旧。但是每到黄昏时,悵然若失的情绪就会涨满他的胸口,让他十分难受。更糟糕

  的是,自从发现老爸与那位不知名的中年男子的合照后,不安的情绪更加陇照著自己。

  这天浩翔休假,不用到才艺班工作。虽然有整天的时间,该做的事也不少,他却赖在床上,

  两眼发呆的瞪著天花板。寂静的房间裡,地板上散置著画纸、画板,书架上净是凌乱的美术

  书籍。

  「啊啊闷死啦」浩翔发出无聊的怨叹,转头看著架在落地窗而被他遗忘多时的

  画架,很久没有出去户外写生了,有的只是一册又一册熊哥的人物画像。以前绘画总能让他

  遗忘一切,整个人沉浸在激动的喜悦之中,心中的灵感彷彿流动般的泉水源源不绝。但如今

  画架上的画纸摆著起码有七天,却仍未完成。

  老爸合照上的中年男子到底是谁?浩翔不停的思索著那晚,当老爸回家的时候,浩翔正在书

  房画画,总觉得他的绘画能力好像一下子从他的身体上抽离了似的,就算勉强拿起画笔,也

  完全画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画架上有张未完成的素描,有雏形上可以看得出是张人物画像

  浩翔之所以选择绘画,单纯只是因為自己喜欢,有没有才气、能不能成名,他完全不在乎

  所以,他画画的心境一向十分轻鬆,没有感受到特别压力。

  惟有这次的感觉不一样。他真的十分渴望能画下老爸合照中那个中年人的身影,就像是沙漠

  旅人非得找到绿洲水源般的感觉,一日找不到,他就一日不得安寧似的。这种焦躁不安的热

  切渴望是他第二次遇上,记得以前初次与熊哥见面后,就是有这种感觉。

  他的创作欲望也是第二次如此炽热燃烧、如此迫不及待。他原可以依照相片裡的印象加以创

  作,但试过几次之后总告失败,他抓不住他的神韵,那种他要的感觉,无论画几次都无法完

  美的呈现出来。也许是因為未曾见过他本人的缘故吧。

  浩翔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苦涩微笑,莫非自己被这不知名的家伙给迷住了?还是因為他的长

  相很像熊哥的关系?这时,窗外的夜色逐渐淡去,变成濛濛的景象,就像老天爷在反应他不

  佳的心情似的。

  「浩翔浩翔睡觉了吗?」门外老爸的敲门声。

  「还没有,爸啊,请进」浩翔边画画边回答著父亲说。

  〈十六〉

  浩翔正专心画著一幅油画,台中公园的美景尽收画裡。放下调色盘,脱下工作服,浩翔脸

  上带著微笑说:「老爸,最近在忙什麼?每天都早出晚归的,不要太累了,自己身体要多

  保重,大哥帮你安排去中国医药大学附设医院作体检,别忘了,后天早上不要吃东西噢。」

  「作什麼体检,才五十八岁,又不是七老八老的,何必发那个冤枉钱呢?给两个孙子买营

  养品还差不多,你大哥就是这麼固执。」姜爸不捨浩平为他做的事情而喋喋不休。

  「老爸,那是大哥与大嫂的意思,为了你自己的健康,你就顺著大哥的意思吧,况且你身

  体健康,也算是在帮我们做儿女的忙啊!你身体健健康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