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1/2)

加入书签

  同的场景,不一样的心情,会客与被会客,天堂与地狱?当六十三岁的周老,出现在姜爸

  眼前时,那股久别重逢的心情,从双方紧紧的拥抱著,以及彼此泪眼盈眶的眼帘上,清楚写

  著他们相处了十二年的情感,以及分开后的思念。

  「老弟弟逸凡老弟啊!你怎麼现在才来啊!太迟了,一切都太迟了,我写给你的信,难

  道你都没收到吗?呜呜」只见周老,老泪横秋紧抱著姜爸的双肩,激动的哭诉说著。

  「到底发生什麼事情?小蔡呢?怎麼不见小蔡出来会客呢?周老,你不要这样嘛!到底发生

  什麼事?求求你,不要这样好吗?」姜爸眼看周老见面后歇斯底里的情绪,双手不停的摇动

  著周老的双肩说。一股不详的预兆!直上心头。

  「小蔡他他」周老话未说完,不禁一声惊哭声,划破了阴暗监狱的天空。身子缓缓

  蹲了下去

  小小的会客室裡,两个老男人,一个六十三岁,一个五十八岁,十二年曾经朝夕相处的感情

  还有小蔡,他们三个人的感情胜过一般夫妻恩爱的情感生活。而小蔡,这个刚刚过完四十

  三岁生日的中年人,却选择一个夜黑风高的暗夜裡,用自己囚衣撕成的布绳,就这样结束了

  自己的人生。

  「小蔡他真的不这不是真的,周老,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小蔡你在那裡

  你快出来啊!小蔡小蔡」姜爸近乎抓狂的嘶吼著小蔡的名字。

  「先生,请保持安静,这裡是监狱会客室,如果你再不能自制的话,我们有权马上取消你会

  客的权利。」一位身穿绿色军服的长官说著。

  「逸凡老弟,你不要激动,慢慢听我说,冷静一下,千万要冷静,不要激动」这回主客

  异位,换成周老规劝著姜爸。

  「姜叔请冷静一点,否则,我们真的会被狱方取消会客的。」陪著姜爸一路亲自开车赶

  车,换搭乘飞机来到绿岛监狱会客室的中年男子,终於开口说话了。

  姜爸在周老与同行中年男子的劝服下,情绪慢慢的回复了平静,当周老简略的诉说著小蔡因

  為思念姜爸的离开,又久久未曾接获姜爸的来信,在一次狱外服劳役的时候,因心情鬱卒,

  加上狱中老大黑松大仔的挑逗,他与黑松仔打了起来,黑松的鼻梁还被小蔡打歪了,当场流

  了很多鼻血。

  那一晚,黑松找了五个彪形大汉轮暴了他。从此,小蔡整个人都变了,变了沉默寡言,

  闷闷不乐,日益消瘦的身躯,终於走上不归路。

  「都是我的错,明知道他想不开,可是千防万防,还是阻止不了他,一心求死的决心。」周

  老再次掉下不忍不捨的辛酸泪。

  姜爸闻言,抱著同行的中年人痛哭失声,久久不能自已。然后娓娓到来:「我出狱后,每个

  月都有写信来啊,但是,我也很纳闷,为什麼你们都不回信呢?早知道,我早该来看你们的

  小蔡有留下什麼遗言吗?」姜爸硬咽的说著。

  「没有只有在他自己的囚裤内裡,写满著“逸凡”两个字。」

  「小蔡是我对不起你小蔡呜呜」姜爸泪水直流,一旁的中年男子也忍

  不住流下泪来。

  「周老,这位是我的小老弟。他叫熊战,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