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1/2)

加入书签

  的肝臟,子宫颈都出现重大感染这你以前有做过类似的检

  查吗?」

  「没有,这是第一次,只是最近几个月,体力明显很差,很容易疲劳,小腹常常会有绞痛的情形

  我自己有买止痛药吃,也就没有去注意它」

  「嗯这就难怪了,这种病痛,你竟然能忍受几个月,你知道吗?因為你平常对自己健康状况

  不重视!没有迅速就医检查,所以同时发生了两种病状,你竟然」

  「医生我到底得了什麼病?你就直说好了。」浩英眼见医师吱吱唔唔的难於啟口,心裡也有

  了谱。

  「癌肝癌,子宫颈癌」当浩英闻言,犹如晴天霹靂,瞬间天旋地转,久久不能自己!

  内心不断吶喊著,老天爷啊!我才三十五岁,我的恩情债还没还清呢!我还不想这麼早走

  老天啊!

  「啊」一声凄厉声

  忽然浩英,昏炫了过去

  「ss李,快快帮忙扶到病床上快找一下病歷表,再想办法联络到她的家人」医生说著。

  〈二十三〉

  火葬场裡,轻烟裊裊,一具轻棺,载走浩英三十五年的岁月人生。大理石的圆形骨灰罈,镶

  刻著浩英的生辰往生八字,浩翔哭断了肝肠,却也唤不回大姐长眠九泉的事实。大哥浩平,

  二哥浩伟,缠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姜爸,满脸哀戚,默默不语。姜爸因為哀伤过度,近至痴

  呆的脸庞老泪纵横,忽然间,苍老了几十岁。

  「爸,我们兄弟去殯仪馆办理大姐的后事,你在家就好,依照一般习俗,长辈是不能去送行

  的,这对往者或在世者双方都不好,爸,求求你,让你媳妇还有孙子孙女陪你在家,好吗?」

  大哥浩平苦苦哀求著。一早,全家为了姜爸坚持要参加浩英的告别式而苦无对策。

  「你们大姐」姜爸坐下后,沉思良久,哀伤的打破沉默说,话才出口,不自禁的又嚎啕

  大哭。「爸爸,我们知道,你要讲的我们都了解。」浩平边说,边拿出手帕递给姜爸。

  「你们大姐,八岁来到这个家,她一直以报恩的心,在经营这个家,对你们妈妈,对我,还

  有对你们兄弟,她她真的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姜爸硬咽的顿了顿才又说:「

  你们妈,在浩翔出生那天从此天人永隔。浩英,才十几岁的年纪,为了帮忙照顾你们兄

  弟,牺牲了青春,为了这个家,為了许你妈妈的承诺,她的為人,我知道太清楚了。我被关

  的这十二年,如果?没有浩英日夜不眠不休的工作加班,我们今天哪有我应该逼她去检

  查的,如果早一点检查,也许她也不会那麼早离开我们啊」姜爸又是一阵号哭,兄

  弟哀痛不已。

  火葬场焚化炉的门才打开,只见那付轻棺慢慢的被推入,剎时一阵阴风怒号。

  浩翔见到棺材将被推入焚化炉火化之际,再也忍不住多日来的思痛,不自禁地双膝跪下,高

  声哭喊著:「大姐大姐姐」

  一声哀嚎凄厉之声,划破了天际,也撼动了姜爸的心。浩英真的走了,真的离开这个苦难的

  人世间,对她,是一种解脱,对在世者,却是伤痛的开始。自从那日以后,姜爸住进医院,

  整日默默不语。医生初次判断,姜爸得了“记忆缺失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