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1/2)

加入书签

  下班都在家照顾我,你才刚任职老师不久,常

  请假回来陪我,这不大好吧。」

  「爸,我只是专任美术老师,还好啦!同事也知道我的状况特殊。」

  「尽量不要造成人家的困恼,人和,最重要。」

  「我会注意的,爸爸,你要多补充水份和营养,先吃点水果好吗。」

  「好。」姜爸很自然的应著。

  「爸爸,你口中的那位朋友,熊战,你们好像很久没见面了。」

  「有,住院的时候,他有来过几次,多亏他帮忙,否则」

  「爸,这麼够意思的朋友,那一天,介绍给我们兄弟认识吧。」浩翔有意试探著说。

  「嗯再说吧」姜爸若有所思的回说。

  〈二十四〉

  东势林场里,一道夕阳斜舖在山坡小径上,深秋枫红层层,一片片落叶飘洒满地,晚风起,满地

  的落叶嘎嘎作响。一对壮男并肩漫步在夕阳裡

  「还在生我的气吗?」熊战低声问著。

  「没有,只是」浩翔望著远处群鸟飞翔,顿了顿才又说:「这阵子,我真的要感谢你,如果

  没有你的帮忙,也许我父亲的病情,不会痊癒得那麼快。」

  「你父亲?谁是你父亲?」熊战闻言,停下脚步,惊讶的眼神,溢於言表。

  「姜逸凡,我的父亲,你的老相好。」浩翔轻声说著。

  「够了!别再说」熊战突兀地打断他的话。

  浩翔吓了跳,熊战从不曾那麼大声对他讲话。一见吓到他,熊战懊悔得想将自己舌头咬掉。熊战迅速紧紧的将浩翔抱在怀裡:「什麼时候?你在什麼时候,发现我和你父亲的事?」

  「先放开我,熊哥,你这样子,被人家看到不好啦!」浩翔用力挣脱熊战的拥抱。

  「对不起,我最近不太对劲,原谅我好吗?让我们像以前那样,你可以什麼事都跟我说,可以任

  性的向我撤娇,或许我什麼都没有办法给你,可是让我当你唯一的哥哥,好吗?」

  「当然好!你不疼我要疼谁?」浩翔说著。

  「说得也是,但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熊战回说。

  「早在一年多前,我爸不小心,在家裡被我二哥拾获你们的合照开始,我就认识你了。」

  「那你这麼说上次在大坑山路上的车祸,你就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浩翔微笑的点点头。

  「你还你还真坏噢!」熊战微笑的说著。

  当他们四目对视时,浩翔满佈喜悦的脸,却忽然像想起什麼似的,蒙上了层乌云。

  他想问熊战是否认识熊平这个人?可是,又不知要怎麼开口。

  「怎麼不是说好,什麼事都可以跟我说的。」

  「嗯……熊哥,你认不认识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他叫熊平。」浩翔支支吾吾说著,不时打量

  著熊战的脸色。

  「熊平,他是你的朋友?还是」熊战用平淡的语气说著。

  「我曾经深爱的一个人,不过,那已经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了。」浩翔不胜希嘘的说著,顿了顿

  又说:「其实,打从我看到你跟我父亲的合照时,我真的把你当成是熊哥,直到那天,那场车祸,

  你的声音,告诉我,你、不是他。但是,你们有可能是兄弟关系?却常盘绕著我脑海。」

  「当初,为什麼?不问我」

  「因為,我深爱我的父亲,也深爱著熊哥,我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