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1/2)

加入书签

  任由泪水爬满著脸此时,只见

  大姐,掩面哭泣,久久不能自已

  只见态度从容的父亲,慢慢地走了过来,双手一抱,左手抱著我,右手抱著大姐,久别后的重

  逢,却是在这遥远小岛的斗室裡。大姐把握时间,向父亲细说家中的情况,父亲侧耳倾听,那

  种近乎凛然的沉静,大大敲击著我激动的情绪。

  苦难的煎熬,究竟会把一个乐天知命的人,磨成何等的性情呢?父亲的不?不怒算不算是一种

  答案呢?是遗落了什麼?抑或是拾获了什麼?我努力寻找著答案,或许当时的我,人生的阅歷

  不多,看山是山,看海是海。

  〈三〉

  「爸爸,您缺什麼?我们回去就马上寄过来。」大姐紧握著父亲的手问著说。

  「在牢裡又会缺什麼呢?负责伙食的人,几乎都是关了几十年的老难友,一天三餐,就是那几

  样,也无法挑剔的,他们给什麼,我们就吃什麼。至於,其他穿的,用的,他们都会发」

  父亲用低缓的口吻交代著大姐续说:「不要再来看我,跑这麼远的路,你们辛苦,我也担心。

  万一在路上有个不测,我在牢裡还能活得下去吗?转告浩平,浩伟,好好用功读书,别因為我

  的关系而妄自菲薄。浩翔也一样,要听姐姐的话,长女如母,你姐姐对你的恩情,一辈子要记

  在心裡头,将来有办法的时候,别忘了你姐姐,知道吗?」

  我猛点著头接著父亲的话尾说:「爸爸,请您放心,我将来会好好的孝敬大姐的,我会好好的

  读书,去考空军官校的」父亲打断我的话说:「浩翔,考官校可能会有问题?像我这样被判的罪名,可能会影响到你将来的路途,官校不是唯一的选项,慢慢再发觉自己的兴趣,

  从小,你就喜欢图图画画,你很像你妈,有绘画的天份,这条路,你可以考虑考虑」父亲

  镇静的诉说著,也因為他这次的提醒,对我以后走上绘画艺术这条路,有绝对的影响。

  「浩英,爸就你这麼一个女儿,只怪你妈薄命走得早,她是命苦,生在这个年代都只好忍了,

  欠她的,等来世再还她吧!但是,你们几个,我现在就指望你们过得平平安安,其他的,我什

  麼也不求。浩平,浩伟,我倒不担心,只是」父亲看了看我,顿了一下接著又说:「浩翔

  有画画的天份,埋没了可惜!」父亲深深的叹了口气说。

  「爸,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会的,我答应你,我会尽其所能的栽培他」大姐依然

  紧握著父亲的手说。

  「爸爸我」此时,浩翔想说,可是想说的话却硬生生的硬在咽喉处了。不该哭的时候

  还哭,该讲的话却结巴的说不出口,浩翔真恨自己,远从台中那麼远的地方来绿岛,就為了哭

  真恨自己的脆弱,不争气的泪水怎麼也止不住的奔洩。

  「爸爸知道浩翔,爸爸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我相信,你妈在天之灵,她也会高兴

  的。有你继承她的衣钵。」

  此时,默坐在一旁的两位军官,看看自己的手表,然后带著冷冷的笑容起身离座,双手习惯性

  的整理了他们自己那光鲜的军服。那笑意,使我心中打个悲哀的冷颤,无由地涌上一股衝动,

  一种把他们两个军官都拉过来,狠狠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