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2)

加入书签

  忽然门铃响了两下,我去开门「二哥,你回来啦!」我故意大声的咬喝著。

  只见二哥拎著泛白的帆布旅行袋,还有一把湿漉漉的雨伞。「小么,你也在家啊!」二哥一见

  我,就先绽出笑容,并且直喊著我的小名,但我直觉他那笑容显得相当不自然!莫非哥哥

  他们

  〈四〉

  二哥向来和我比较亲近,也只有他会叫我的小名“小么”我们相差三岁。观念看法也较接近,

  大哥与大姐,一个长兄如父,一个长姐如母,家庭的重担,几乎都落在他们的双肩上。个性的

  乖僻,责任的负担,在在影响到他们心路成长的歷程其中滋味,酸甜苦辣,点滴在心头。

  「大哥等著你呢!」说完,我从门旁的小木柜,拿出一双拖鞋。二哥弯腰脱下鞋子,裤管下半

  截都湿了,我接过他的雨伞,转身到厨房并撑开雨伞,任由它滴著雨水。

  「说吧!你想说什麼就尽管说吧!现在在家裡头,你想爱怎麼嚷就怎麼嚷!」是大哥浩平大吼

  的声音。

  我急忙赶到客厅,只见到二位哥哥,对峙而坐,相互瞪视著。大哥的脸色,比先前还要难看,

  五官几乎揪在一块了。都快三十岁的人,还是那副德行,一生气,就好像第三次世界大战要爆发似的。我?这般火爆的场景给吓呆了,但是,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自己也不敢贸然随便

  开口。

  「要说的话我都说了,我现在只要听听大哥你準备怎麼做?」二哥浩伟挺著胸膛说话,一副理

  直气壮,得理不饶人的态势,毫无让步的意思。

  眼见二位大哥盛怒的僵峙情形,我转身走到书房,拿起电话机:「大姐,我是浩翔,大哥和二

  哥都在家,快打起来了不知道為什麼?你赶快回来好好好,我知道外面下著大雨

  你自己骑车小心,知道,我知道,我会注意」当我边讲电话,大厅也同时传来

  「我準备怎麼做?你以為我会準备怎麼做?」大哥的吼叫声又提高了好几个音阶,接著又说:

  「操!让你说,你倒又不说了,你是存心让我难看?还是存心作怪呢?」大哥说完话,右手握

  紧拳头,狠狠的往桌上一拍。

  我受惊的赶紧又跑出书房,望眼一看,犹如,火山快爆发,火热的岩浆已经到处四窜了。

  「我能做什麼怪!该说的,我刚刚在电话中,就已经讲清楚了!」这时候的二哥,似乎没有退

  让的跡象,声音的音量几乎掩盖过大哥,我更紧张了,心想“大姐怎麼还不回来呢?她的

  课长不是在追她追得要命吗?请个假,有怎麼困难吗?”

  「这种事情,能在电话中讲吗?你当这是在美国?还是在英国?我的二少爷啊!搞清楚,你这

  是在台湾啊!在一党独大专制的台湾啊!电话由得你乱讲话吗?」只见到大哥的脸色,青一阵

  白一阵的,我的心也跟著紧缩成一团,悄悄的走到二哥身旁,轻轻的拉著他的衣角,暗示他自

  制点。

  没想到正在气头上的二哥,根本不理会我的紧张,反而还仰起脸来说:「在台湾又怎样!有什

  麼不能说的话?為什麼不敢说?我可不怕。」

  「你不怕,我怕。」大哥如雷霆般的吼著,顿时,空气一片凝静。

  双方的语气,态势都到达翻脸动手的临界点,我却爱莫能助,只能呆在一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