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1/2)

加入书签

  的事,不要你管,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就好。你怕,你就别管。爸爸的事,我来管。我们自

  己的父亲為什麼不能谈?如果作儿子的不能谈,不敢谈,没有权力谈,谁还会為我们的父亲说

  话呢?」浩伟愈说愈激动的大声吼著说。

  「你你你你欠揍。」大哥说完话,举起右手作欲打浩伟的动作。我听到大吵的声

  音,顾不得手上的调色盘,一丢,起身就往大厅跑去。

  「你们都给我住手,你们眼中还有我这个大姐的存在吗?」大姐说著,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久

  久不能自己,我急忙拉著二哥,往书房走去。大姐与大哥,一蹲一站,一个嚎啕大哭,一个泪

  流满面,顿时,气压低到冰点。

  「顾虑难道就是害怕吗?我在部队曾经所遭受的耻辱,所受的不平等待遇,然道,不就是政治

  犯家属的下场吗?我爱他们,所以怕他们将来受苦,我是在保护他们啊!爸爸啊!你為什麼留

  下这个重担让我和姐姐承担啊!啊」大哥仰天大吼后,昏倒在地上。

  「浩平浩平你浩伟,浩翔,你们快出来啊!」大姐惊慌的大声吼著。

  〈五〉

  此时,正坐在书房椅子上交谈的浩伟与浩翔,突然听到大哥的惊吼声,大姐的惊喊声,直觉

  事态严重,几乎同时起身,衝出房门。

  「浩伟、浩翔,快,帮我把你哥抬到沙发上」大姐虽然眼眶微湿,却也态度从容的指挥若

  定。

  「姐,怎麼会这样?」浩伟、浩翔边抬著大哥的身躯,边问著。只见到大哥近至虚脱的身

  体,脸色苍白盗汗,双唇几无血色。

  「大姐,要不要叫救护车?好像很严重呢!」浩翔惊恐的问说。

  「先别惊慌!浩翔,你去拿热水与毛巾过来,浩伟,你用力按摩你哥的双脚指头,对!就按脚

  指甲的两旁。用力一点,没关系。」大姐边说自己边用右手姆指,紧压著大哥鼻梁下、人中的位置,用力的揉压,浩翔则拧著热毛

  巾,放在大哥的前额上,两眼紧张的望著大哥的脸庞看。

  「噢!好痛」大哥终於有反应的出声。

  「上帝保佑,上帝保佑,没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只见大姐口中不断的唸著。

  「姐,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惹哥生气的」浩伟自责的说著。

  「大姐,我看还是送大哥去医院吧!会不会有危险?大哥的气色」浩翔忧心的说著。

  「不用了,不碍事,让我休息躺一下就好姐,很抱歉!让您担心了,我」大哥浩平气

  喘吁吁的说著。

  「先别说话,看你,呼吸那麼快,来,先作深呼吸,对,慢慢的吸气、吐气」

  大姐犹如中医般的指导著大哥调息,只见大哥闭上双眼,气息在一吸一吐之间,气色慢慢的红

  润起来。当我们扶著大哥,到房间的床铺上休息,只见大哥沉默不语,满腹的心事,显现在那

  提早老化的脸庞上。

  「浩伟,浩翔,让你们大哥好好休息,你们跟我来」大姐心事重重的说著,然后转身往大

  厅的方向走去。我们紧随著大姐的身后走出房间,顺手关上房门。

  屋外仍旧雷雨交加,偶而的闪电雷光,照亮屋内陈旧的摆设,大姐走到客厅,打开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