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1/2)

加入书签

  医生依旧用怜悯的目光看著爸爸然后说:「先生,请节哀。小孩是保住了,可是大人」

  我当初一听到“节哀”两个字,虽然我才读小二,但是,看到爸爸的反应,还有医生的神情,

  心裡知道,妈妈出事了!我急的哭了出来。忽然听到响动,爸爸豁然扭过头去,看到那架载著

  妈妈的,熟悉的病床缓缓的推了出来。那上面,用白布覆盖著一个人。

  爸爸与我一步一步的走过去,我的心跳越来越快。当爸爸掀开了白布我愣愣的看著那似曾

  相识的一抹苍白,我不明白,怎麼会这样?怎麼会这样?我大声哭喊著:「妈妈」

  爸爸呆住了,张大双眼,哭不出声音只听到另外一位医生在旁边带著责备的口吻:「

  你这个丈夫也是,真是不称职妻子有先天性心臟病也不知道,还敢贸然让她生育?你们没

  做过检查吗?」

  「先天性心臟病?贸然生育?」爸爸重复的说著。后背靠著冰冷医院走廊的墙壁,站立不

  稳,只觉得在慢慢的靠住墙壁滑了下去,滑下去一到蹲在地上……口中唸唸有词的说:「

  思柔為什麼?為什麼要骗我?记得!我常提醒你,你都说你都有定期到医院作產检的啊!

  该死的是我,我不该一直想著要有自己的小孩啊!思柔思柔」

  「哇啊!哇啊!哇啊!」一声声宏亮的婴儿哭声,划破了寂静。护士手上抱著新生的

  浩翔。爸爸从护士手中,接抱著哇哇大哭的浩翔,口中喃喃自语:「思柔这个代价未免太

  大了吧?用你的生命换来传宗接代的祖训!」

  客厅裡,三兄弟听得泪眼朦朧大姐顿了一下,恢复了感伤的情绪说:「虽然已经是二十年

  的往事了,但是你们不能不知道,自己身世的来龙去脉浩翔,妈妈是因為心臟病去世的,

  跟你的出生无关,知道吗?」

  今天如果不是看到你们兄弟这麼激烈争吵的情形,也许我是不会讲出来的,虽然,那年爸

  爸在看守所曾经告知我,你们自己的身世我答应妈妈这辈子要好好照顾你们兄弟,

  还有爸爸的,我会守著对妈妈的承诺,一辈子守护著这个家。

  此时大哥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窗外细雨霏霏洒落。窗户的玻璃上迷盖著一层雾气,我

  们看不到屋外的景色。「无论如何!争取假释这是个机会,也是我们报答爸爸养育之恩的

  机会。」大哥浩平肯定的说。

  「可是国民党政府会放人吗?三年前,老蒋过世的时候,不是也有一波大赦吗?结果爸爸

  因為是政治犯!他们也没放人」二哥浩伟说著。

  「无论如何?我们尽量想办法就是!更何况我们都已经长大。」大哥信心满满,斩钉截铁

  的说著。

  「可是,我们该怎麼去做呢?」浩翔问说。

  〈七〉

  「像这种政治事件,我们实在太缺乏观念了!」大姐沉沉的说著。

  大哥浩平沉思了一会接著说:「我本来是死了心的,你们应该记得爸爸当初被起诉的时候,我

  们都曾经决心,要為爸爸的清白而努力到底的。结果呢?我们全输了,花了十万块钱,请到最

  好的律师,换来的不过是,一张十二年徒刑的判决书。律师还说他尽了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