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1/2)

加入书签

  决定了一个平凡人的一生。

  那时,只看到大哥整个人颓摊在沙发上,大姐嚎啕大哭的衝进房间,我与二哥差点与律师争吵

  起来,因為大哥的制止而作罢。

  「尽人事听天命,花钱真能消灾吗?至少,我们曾经尝试过。这七年多的日子,我们不也多

  熬过来了吗。」大姐不胜希嘘的说著。

  大哥也挤出一丝苦笑的对我们说:「十二年徒刑,一天也跑不掉。当初律师这麼说,爸爸也这

  麼说的,我的心全凉掉了。十二年,爸爸要在牢裡熬过十二年的岁月!谁敢去想?去想那将是

  何等艰难凄苦的日子?每次去看守所看爸爸,他还一再的安慰我们,劝我们姐弟千万别再為他

  坐牢的事花任何的钱。现在想想,爸爸的话是对的。再大的苦难,日子还是得过下去。七年多

  了,往前好像是一晃的功夫,可是,往后呢?唉!爸爸在牢裡还得捱下去!」

  「这次放人,对我们来说,应该是个希望啊!」我插嘴说著,屋内的气氛因大家的追忆而阴暗

  下来。

  「我不敢确定,政治的事变化莫测,我们还是要把握机会,省得留个遗憾。」大哥的眼底又出

  现朝气。

  「大哥,我们全力支持你,七年前,我帮不上忙,现在我晚上兼家教,我和大姐与小么,我们

  一起再為爸爸的出狱而奋斗了。」浩伟语气强而有力的说。

  「是的,大哥,我与大姐二哥全力支持你,虽然我还不会赚钱,但是,我会认真的画画,好好

  读书的。」浩翔不落人后的说。

  「这事急不得。我们必须先找个好律师,或者我跑一趟绿岛,先问问爸爸的意思再说。」大哥

  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说。

  「大哥,你什麼时候去看爸爸,我请假跟你去绿岛」浩翔问著说。

  只见大姐一听到“绿岛”两个字,猝然地一阵疙瘩,若有所思的神情,浮现脸上。

  「大姐,你怎麼啦?不舒服吗?」浩翔问说。

  「噢!没事,只是想起七年前,第一次带你去绿岛探望爸爸的景象。对了,大家都饿了吗?你

  们看,都快六点了,浩平,你先回房去休息,去绿岛的事情,吃完晚饭后再研究。浩伟,我们

  去準备晚饭。浩翔,你继续画你的画,吃饭的时候再叫你。」大姐说著。

  当浩翔走入书房,顺手从背包裡拿出一本“绘画慨论”的时候,忽然掉落一张信纸,浩翔随手

  打开一看,瞬间阵阵红荤繫上两颊。

  亲爱的小么:

  什麼时候来看我,我要让你看看什麼是真男人。你没有见过真正的男人吧!你所见到的不过是

  随便玩弄你感情的男人。别以為你所碰到的男人是男人,充其量他们只不过是“雄性动物”而

  已。

  好可怜的小么!我要修正你这几个月来对“男人”的定义。当我在bar,看到你跟那些假男人

  在一起的时候,我好难受噢!為什麼十足的男人碰不到百分之百的男人?

  小么,我要彻底追究这个答案。我一定要从你身上得到这个答案。不要笑我很自负,很狂傲,

  你碰到我,注定你一生的幸福。

  爱你的熊哥。

  浩翔看完信笺,赶紧的收藏起来,那第一次误闯新公园的情景,犹如胶卷般的晃过眼前,红楼

  戏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