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2)

加入书签

  「噢!没事,只是有点想爸爸。」浩翔虚应的说。

  「小么,当你忽然听到,我们不是亲兄弟的时候,你的表情好像很镇静噢!」

  「其实,在七年前,爸爸被关在台中看守所的时候,那一天,我与大姐去探望爸爸,虽然我被爸

  爸支开,但是,他们的谈话我隐约有听到。后来我无意中发现,爸爸的血型是o型,妈妈的血

  型是a型,偏偏大姐,大哥,还有你的血型是b型,我想爸爸跟姐姐的用意,是怕我们不能接受吧

  二哥,你永远是我哥哥,永远都是」

  「台湾有句厘语,好像是说:“养的卡大天,生的放一边”意思就是谁生的不重要,最重要的是

  养的人才最大。我真的很感谢爸爸妈妈,当时收养我们,自己省吃检用的供我们读书,照顾我

  们生活起居,这种养育的恩情我我」浩伟硬咽著说不出话。

  「二哥,记住,你跟大哥永远都是我的好兄弟。」不知过了多久,床铺下传来二哥轻声的打呼声

  浩翔的思绪想著第一次无意中,进入台北新公园的情景

  那一天傍晚,记得是週末吧!浩翔坐在莲花池边,认真的捕捉池中水莲的美姿,拿起背包中的素

  描用具,自顾画著,身后,何时来了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竟然毫不知情?直到

  「咦画得不错嘛!」浩翔转身抬头,只见一位浓眉大眼,鼻梁高挺的中年男子,长相体

  型与父亲姜逸凡极為相似,操著一口标準的国语微笑的说:「小帅哥,等人吗?画得真好」

  浩翔虽心头一震却仍微笑不语回头继续作画。那中年男子就是熊哥。

  那一夜,他们在新公园的树丛裡,阴暗的角落处,浩翔在熊哥的牵引挑逗下,身体各部位渐渐的

  沦陷那一次,就那麼一次,熊哥那健壮的胸脯,浓密的体毛,男人的体味,深深縈绕扣紧著

  浩翔初体验的心。

  但是,那一夜过后,每当週末来临时,浩翔一定到同个地方等待,却再也没有遇到熊哥,浩翔的

  第一次,永生难忘的初体验。虽然只有一个晚上却也让浩翔,魂不守舍的个把月

  直到一个月后,浩翔在bar,无意中又碰到了熊哥。就这样那一夜,他们又在一起了

  六个月后,熊哥又像从人间蒸发似的,不知去向那一晚浩翔独自从bar里,失望的走了出

  来,猛然看到一街的夜色,和熙熙攘攘的行人,竟好似置身於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不再属於自

  己的世界。

  〈九〉

  浩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整了整衣襟,就沿著那条种满菩提树的大街走下去,三月的微风,吹著路

  旁盛开的红杜鹃,白杜鹃,粉红杜鹃。偶而几片落下的花瓣,在清冷的空气中飞舞,不远处闪烁的

  霓虹灯,争嬪斗艷,顏色显得分外亮丽,竟如幻觉中一幅七彩洒脱的印象画。

  不错,只是一幅图画而已!浩翔心想,这个世界原只是一副表象,不管多麼真切的事物,到头来

  还不都是一场空?就如同熊哥,虽然一次次给了我希望快乐,却也一次次带给我失望痛苦,半年

  的共同生活,就这样的一笔勾消了。是,一笔勾消了!然而,事实上,又哪能一笔勾消呢?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