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凑在她的阴沪上,将舌头伸进她的桃源洞,配合上我的手指,她的爱液像决了堤 般的泉涌而出。在这个时候,她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片中的女主角现在拿 了个漏斗含在口中,一大群男人对准那个漏斗she精,这一幕让小琪十分兴奋,她 的阴沪又喷出了一大股爱液。

  我将手伸进她的上衣,抚摸她丰满的ru房,小琪自动自发地把外衣和胸罩一 次脱了下来,我又见到她那红得诱人的|乳|头。

  「哇,你快看,她一直在吃jing液。」

  我也移转目光去看这惊人的一幕。

  我又舔了小琪的小|穴十多分钟,才坐回杀发上休息一下

  「谢谢你这样对我,不好意思,我出了很多水,我今天在学校只和学生做了 一次爱。」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她的内裤这么湿了,小琪将她的臀部凑近我的鸡芭,她背 对着我,因为她还是继续看着电视。

  我把鸡芭插进她的|穴里,|穴里还是湿得要命,小琪的阴沪好像永远都紧不了 了,她前后摇着屁股,使我的荫茎在她体内活动,我真希望贝贝和我zuo爱时,能 像她这般主动和yin荡。最棒的是,她知道我什么时候要she精了,她会在我要she精 的时候慢下来,让我又憋回去。

  「小琪,别这样,让我射啦,我要射在你的里面。」

  小琪躺了下来,双腿张开,让我自由发挥,我插了四下就射了。

  「你怎么射得这么快,我没不够啊!」

  她翻过身,一把坐在我脸上,好像是在惩罚我,我张开嘴轻轻舔着她的阴沪, 我知道她想支配我,但是这也不失是一个很刺激的玩法,我由她的阴沪里舔着自 己的jing液,她还挤压自己的阴沪,好让那些jing液全流进我嘴里,我吃完jing液后, 她又坐好,继续看着电视。

  我回到卧室刷了牙,小睡一下,当我醒来时,小琪一丝不挂地睡在我身边, 我很想再打她一炮,但是又怕上班迟到。

  热水流过我的身体,我想为今晚安排一些活动,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做,当我 下楼时,小琪已经做好早点放在餐桌上了,在带孩子去托儿中心前,我在小琪脸 上亲了一下。

  我准时到了公司,我的老板要我去他办公室见他,进了他的办公室他要我坐 下。

  「恭喜你,干得不错。」他说道

  他指的是一家大客户,我们只差最后的签约了,对方的董事长今天下午会坐 飞机过来,我被指定要对他做简报,之后还要请他吃饭。

  那位董事长下午两点到,我在我老板的办公室见到他,他姓戴,是个人高马 大的黑人,和他握手时,他强而有力的手几乎把我的手捏碎,和他交谈时,他说 话也是中气十足,常常打断我的话,我只好少说话了。

  「今天和戴董吃饭时,你太太也会过来吗?」我老板问道:「我和戴董说过, 你太太是个美女,他说他很想看看。」

  「真是太过奖了,谁有谁要一起去呢?」我问道

  我得知道有多少人要去,我的秘书才好让餐厅订位,不过老问告诉我,只有 我和我太太陪戴董吃饭。现在有个问题,我老婆明明在伦敦,这下我只好要小琪 装成我老婆,她一定很喜欢用个丰盛的晚餐同时见到这位强壮的黑人。

  会议之后,我打手机给小琪,她听到这件事显得很兴奋

  「你要我穿什么去呢?」她问道

  「我想让他对你留下深刻的印像。」

  我想了一会,要小琪尽量穿得性感一点,我想也许小琪可以帮我更快地和戴 董签约,挂上电话后,我打电话给我的邻居,我想问问他们家的女孩今晚能不能 我照顾小孩,在我解释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之后,她的母亲答应帮我们的忙。

  我把我家的地址告诉了戴董,因为我家附近有很多很好的餐厅,而且我家比 那些餐厅好找得多,就算他再不熟这个地方,也很容易找得到,他说他一定会准 时到达,我回到办公室,完成手上的剩余工作,我得比平时早回家,好准备迎接 戴董。

  我到家时,小琪的车已经停在我家门前了,在门口我就考到小琪和那位邻居 女孩说话的声音,当我进门看到小琪的打扮时,我惊讶得下巴差点掉在地上,小 琪穿了件淡粉红色的紧身迷你套装和一双白色的高跟鞋,那件衣服很紧,身上的 曲线一览无遗,而且衬托她的肌肤变得更白晰,我上楼先准备,我挑了件衬衫和 卡其裤换上,当门铃响时,我正在穿鞋。

  我开门将戴董迎进门,他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裤子,衣服合身,也 展露出他强壮的胸肌,他身上还擦了浓得让人发昏的古龙水,让人不印像深刻都 不行。

  小琪看到了戴董,立刻目不转精地看着他。

  「你一定是戴董了,我是贝贝,我老公说你是个年轻人,但是他没告诉我你 这么帅,这么强壮。」

  小琪礼貌性的拥抱他,当小琪的ru房贴上他的胸膛时,我发现他的眼睛亮了 一下,在和邻居女孩告别之后,我们三个人出门了。

  我走在他们后面几步,由小琪胸部和臀部的轮廓来看,她的衣服之下一定什 么也没穿,我现在只希望她别把我的生意搞砸。

  小琪坐在驾驶座旁带路领着我们去餐厅,这家伙很有钱,他租了一辆宾士轿 车,我从来舍不得租这种车,我还发现他边开车,边把手放在小琪的腿上,他还 得意洋洋地说,他曾经是学校的蓝求明星,要不是伤了膝盖,现在应该是职业蓝 球明星了。

  「现在这样也不坏,起码比街头的乞丐好一点。」他看来很开心,因为他不 时地抓住机会吃小琪的豆腐。

  他的手摸到了小琪的大腿,这家伙的攻击性很强,他已经侵入我的领土了, 不过小琪可不在乎,她本来就对男人有着无穷的吸引力,戴董的手已经移到她的 双腿之间了,这家伙真是太大胆了,居然在人家老公面前吃老婆的豆腐,虽然小 琪并不是我真的老婆,但是他可不知情啊。

  戴董聊到他老婆,他们已经分居了,正在办离婚

  「她不能满足我的需要,所以我只好在外面找女人,不过还是没有什么用, 没有女人能满足我。」

  小琪的裙子已经拉到腰上了,戴董正在摸她的阴沪,我假装什么都看不到, 小琪也听懂了他话中的暗示。

  「戴董,您的夫人是黑人还是白人?我猜是白人吧。」小琪说道

  戴董证实小琪猜对了。

  「其实女人很喜欢和黑人性茭的,只是一般来说,很多人不能接受这种关系 而已。」戴董开始说他和一些白人女人的浪漫史

  最后我们终于到了餐厅的停车场,迎宾人员打开车门,让我们下车,小琪整 理好裙子,戴董揽着她的腰走进餐厅,走进大门后,我发现戴董的手放在小琪的 屁股上,他竟当着我的面摸小琪的屁股。

  我们的位子在餐厅的后半部,小琪去洗手间,和戴董单独坐在一起实在是很 不自在,最后由他先开口

  「你老婆真的很诱人,我想把她加入我们的交易条件之一。」

  「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只是开个玩笑。」

  小琪由洗手间回来,坐在戴董身边,我开始希望戴董刚才说的不是开玩笑, 也许我该让他上小琪,这或许会让他马上签约。

  晚餐好吃极了,我们还喝了三瓶酒,有都点醉意了,在戴董去上洗手间的时 候,我把小琪拉到身边

  「我的情况不太好,戴董可能要和别的公司签约,我会失业的。」

  「这家伙很喜欢我,」小琪安慰我道:「我可以让他做任何事情,你看到他 在车上偷摸我了吗?我来勾引他一下,看会发生什么事。」

  小琪坐回原位,稍微把裙子拉高了些,戴董回座看着我们,我又要了最后一 瓶酒,我发现小琪把手放在戴董的双腿之间,还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话。

  「你老婆说我的老二很大,她说她想看一看,你平常也允许她这样和别的男 人说话吗?」

  「别担心,」小琪打断他的话:「我的老公很和善又很听话,我要他做什么 他都会做。」

  戴董把停车票扔在桌上,要我去开车,我走到门口,把停车票交给负责停车 的服务员,车马上就停在门口了,我坐进驾驶座等他们两个出来。小琪和戴董两 个手牵手出来了,他打开后门让上琪上了车,在他从另一边上车时,小琪在我耳 边悄悄说道:「别担心,我不会让他白占便宜的。」,戴董一上车,我就发动车 子离开餐厅了。

  小琪和戴董坐在后座,我由照后镜看到小琪的裙子已经拉到腰部,戴董的手 再一次地摸在她的阴沪上,小琪整个人趴在戴董的腿上,她白晰的屁股抬得很高, 由车窗外都能看到,许多车子经过我们,还故意地按着喇叭。

  现在小琪轻轻吻着戴董的脖子,戴董的右手继续摸着小琪的阴沪和屁股。

  「你喜欢我的身体吗?你的手一直在摸我,你想要我怎么做?」

  戴董拉下拉链,掏出他的鸡芭

  「哇,你的老二好大,我老公看到会自卑的。」

  趁着街灯的光亮,我转过头去看,小琪的小手正握着戴董的rou棒,那起码有 十四寸长,而且很粗,黑得像涂了墨汁一样。

  「戴董,你真的很幸运,你想不想贝贝把你的鸡芭含进口中,如果要的话, 我要你保证和我签约。」

  戴董连忙点头,小琪微微一笑叼住了gui头,对付男人的大鸡芭她最有经验, 她一边上下含着鸡芭,一边用手上下套弄,她的嘴张得很大,而戴董也开始说 一些不乾不净的话:

  「贝贝,你这个小骚货,用力吸我的鸡芭,让你老公看一个男人要怎么样干 他的老婆。」

  这些话只会让小琪更加兴奋。

  戴董现在转身面对小琪。

  「我要插到你的喉咙里。」他命令小琪

  小琪略为用力,gui头毫不困难地进入了她的食道,我甚至还看到gui头把她的 脖子撑得鼓起来。很快地,戴董开始干小琪的喉咙,而他的手还留恋在小琪的屁 股上,不停地抚摸。

  我已经快开到家了,所以我决定再多绕一圈,在一个路口,我被红灯拦下, 旁且停了一辆戴满了高中男孩的货车,他们都看到了我们车上的景像,一个男孩 甚至拿出照相机拍下了小琪的屁股,闪光灯的光亮使小琪惊觉,她回头一看,那 男孩还在继续拍,这时也变成绿灯,我加速往前开去。

  「惨了,我想那个男孩是我的学生,我希望他没认出我来。」

  小琪话还没说完,戴董把她的头按下,鸡芭又插进她嘴里。

  小琪继续完成她的工作,她的嘴含着gui头,双手在戴董的荫茎上上下下套弄 着,她高超的吹箫技术搞得戴董连连呻吟,当我把车停在家门前时,小琪的双颊 也鼓了起来,戴董正好射在她嘴里,她吐出口中的鸡芭,那根rou棒还在不断地跳 动。

  「张开嘴,让你老公看看里面我放了什么。」

  小琪张开嘴,我看见她满口的jing液,又白又浓,jing液的气味甚至传到了前座, 小琪咕噜一声把jing液吞了下去,脸上的满足样像是吃了全世界最好吃的点心。

  我进门去叫那个女孩子,现在时间很晚了,我不想让她父母生气,我给了她 一千五百元打发她回家,她一出门,小琪和戴董就进来了,差点撞上那女孩。

  我到厨房去拿些杯子和酒,他们两个已经坐在杀发上了,我给每个人各倒了 一杯酒,还要他们小声一点,因为小孩子还在楼上睡觉

  「你老婆真的是个褪火冠军,我这辈子从没碰过吹箫这么爽的女人,我实在 等不及想试试她干起来滋味如何。」

  小琪生气地站了起来:

  「你以为我在在家里被你用黑鸡芭干吗?我不是妓女!」

  戴董马上为他说错了话而道歉,而且说会对我的交易多做补偿

  「这是交换条件,只要你今晚都听我的。」

  小琪马上同意了,她放下酒杯,要我去拿摄影机,拍下整个过程。

  我拿出我的摄影机,装在三角架上,戴董开始一件一件地脱衣服,他的胸肌 在微弱的灯光下闪闪发亮,最后,他脱下他的长裤和内裤,露出了他的鸡芭,他 的荫茎很长,几乎长到了大腿的四分之三的地方,我用特写拍下他的大老二。

  「好了,现在该你了,把衣服脱了。」

  小琪脱下她那件粉红色洋装,她丰满的ru房展露在摄影机前,她的|乳|头已经 硬起来了,现在她一丝不挂地站在这个巨大的黑人面前,只有脚上那双白色高跟 鞋。

  此时电话铃响,我跑到厨方去接电话,是贝贝打来的,我问她出差顺利吗?

  「伦敦真是太无聊了,我自己一个人在,什么事也没得做。」

  听到抱怨了一会,最后我们说好星期天下午去机场接她,我确定她现在听不 到客厅里的声音。

  我回到客厅,戴董正在舔小琪的阴沪,当戴董舔她阴核时,小琪开始呻吟, 他舔得很用力,不过很有用

  「现在是时候把你的小|穴张开了。」

  戴董把小琪修长的双腿抬到肩上,我特别拍下小琪那完美的屁股,戴董抬起 小琪往楼上走去,我抱起摄影机跟在后头,继续拍着小琪的屁股,戴董最后把小 琪放在主卧室的床上。

  戴董把gui头对准小琪微开的肉洞,小琪的肉洞没那么紧,他很容易就插了进 去,小琪的双腿紧紧盘着戴董,我拍下荫茎在小琪体内进出的特写,真是太好看 了,小琪的阴沪紧包住戴董的荫茎,任由他抽送,而每一次戴董都是全插到底, 随着速度加快,小琪开始浪叫

  「干我,用力干我!」

  我们的床发出快要倒蹋的声音,在戴董she精的时候,小琪也达到了高潮,戴 董射完精后走进浴室,我看着jing液不断地从小琪的阴沪淌了出来,耳朵听着戴董 小便的声音。

  戴董回到房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手上多了一支润滑液。

  「现在该你了,我要你躺着,让你老婆骑在你身上,用她刚被我搞过的|穴干 你,我想让你的鸡芭泡在我的jing液里。」

  我上了床,让小琪骑在我鸡芭上,我进入之后里面真的全是戴董的jing液。

  过了几分钟后,戴董上了床,爬到小琪身后,忽然我觉得小琪的荫道变得出 奇地紧,我这才知道戴董正在干小琪的屁眼,他的老二和我的老二之间,只隔了 薄薄的一层皮,我可以感觉到他比我插得深得多,小琪一边亲我的耳朵,一边悄 悄说道:「我知道你能感觉到我屁眼里的那根大鸡芭,你希不希望贝贝也让你这 样干她?」

  小琪全身香汗淋漓,我想转移我的注意力到别的地方,以防我射得太快,但 是太难了,戴董的快速抽送使得小琪阴沪里的jing液不断流出来,小琪咬着牙,享 受着高潮,她的阴沪也因为高潮而不断紧缩,我此时才发现我从没给过女人高潮。

  我再也撑不住了,我把jing液射进小琪的阴沪里,我几乎同时也感觉到一股巨 大的压力袭向我的鸡芭,原来戴董也she精了,我们三个躺在床上喘着气,小琪任 由jing液从她的阴沪和屁眼流出,一直流在床单上,我们三人身上都是汗水。

  戴董说他要走了,他谢谢我的招待,还让他有了有生以来最爽的性茭,他穿 好衣服,我送他去门口,他一走,我马上回到了床上。

  「谢谢你,我正好需要被这样大干一场,像他这样的男人很难找。」

  和她再次性茭,我觉得有很重的罪恶感,于是她说了一些有关贝贝的话,想 让我好过一些。

  「你知道你老婆不像表面看来这么纯洁,自从上次和我们篮球队出去比赛之 后,她让那么多人奸yin过了,她现在已经不那么容易被满足,我猜她现在正和别 人性茭中。」

  贝贝是?不会这样对我的,我一直尽量不去想,强迫自己入睡。

  【交易篇完】

  骚老师小琪(庆功宴篇)(四之四)

  昨夜的宿醉让我今天早上头痛得要命,小琪早已出门去上课了,我真不知道 她哪来的这么多体力。

  我摇摇晃晃走进浴室打开药柜,谢天谢地,还有一瓶头痛药,我吃了药爬回 床上,打电话到公司去,告诉他们我今天不去公司,我的秘书告诉我没关系,戴 董刚和公司签了约,现在我在公司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可以在家好好休息。

  后来我又被床头的电话吵醒,我迷迷糊糊地接起电话,是小琪打来的

  「你怎么还在家里睡觉?昨天晚上搞得我今天腿都快伸不直了。」

  我告诉她我本来早上头很痛,但是现在好像没事了,她约我中午一起去她学 校吃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