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1/2)

加入书签

  颁奖礼是直播,镜头扫到现场举着id灯牌的粉丝,姑娘们一个个都哭得眼睛红红。

  结束退场时,id五位成员神色凝重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转过身向后面的粉丝弯腰鞠躬,足有一分钟之久。

  后台接受媒体采访时,tomas谢全程没有开口,被问到打架事件也没有回应,全是其他队员代为回答,也是一套仓促的官方说辞“队长家里临时有事,所以不能来,我们组合没有矛盾,大家关系都很好,谢谢关心”,然后就被经纪人带着火速离场。

  谢竹星暂时住在了季杰那里,季杰租了套大两居,本来就空着一间房,有地方收留他。

  两人从出道前关系就不错,季杰虽然有时会毒舌,但并不是个没眼力价的人,看出谢竹星不想提和王超的事,也识趣的没问,而且下月初就要发他的首支rap单曲了,也比较忙。

  谢竹星没有工作安排,也不想出门,闷在季杰家里长蘑菇。

  他还没想明白这到底算怎么回事儿。

  吵架那一天的傍晚,他和王超去海边散步,王超的人字拖被冲走了,光着一只脚来回跑,不留神被沙子里的贝壳咯到了脚心,呲牙咧嘴不肯走,两人就坐在沙滩上吹风,看夕阳一点一点的坠入海里,橘色的海面一点一点的回归深蓝,海水带着余温一点一点的涌上来,又漫下去,冲刷着两人交叠着放在沙滩上的手。

  他们还接了吻,在落日完全沉下去的时刻,仿佛是从白昼吻到了黄昏。

  王超当时还笑嘻嘻的说了句:“以后咱俩来这边买个房子,互相养老啊。”

  都要一起养老了,怎么一个误会就过不去了?

  第八十一章我要退队

  和谢竹星吵完架,王超就从三亚去了哈尔滨。

  他受了委屈,就想去找他妈撒个娇,世上只有妈妈好。

  到家也是半夜,他妈披着衣服来开门,一见是他,说了句:“这倒霉孩子咋这时候回来了?”

  他一撇嘴,开始哭,呜呜哇哇的。他可不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吗?哪还有比他更倒霉的?

  刚哭了两嗓子,他爸从卧室里出来,站在二楼围栏喝他:“再哭!”

  他不敢大声哭了,抽噎着拖着行李箱进来,怕挨打,他爸打他比他哥打得都狠。

  他爸就回了房间。

  王妈妈道:“甭理他,他三高,半夜被吵醒就头晕,叫他躺着吧。”

  又问:“你晚上吃饭了没有?”

  王超眼巴巴的说:“没吃。”

  王妈妈看了眼时间,说:“没吃就先饿着吧,这都三点多了,睡醒了吃早饭。”

  王超委屈炸了,道:“我不,为啥叫我饿着?你是不是不爱我?”

  最后他妈还是给他煮了一碗速冻饺子。

  他一边吃还一边哭,眼泪往碗里掉得啪嗒啪嗒响。

  王妈妈问道:“出啥事儿了?工作不顺利?”

  王超道:“没事儿,就是饿的。”

  王妈妈见问不出,便不问了。

  日上三竿,王超睡醒了,无精打采的出来,见他妈要去买菜,赶忙穿上衣服也要去,他不想跟他爸俩人待在家。

  他戴了顶毛线帽子,跟在他妈身后逛菜市场,怕被人认出来,把帽边压得很低,快把眼睛都遮得看不见路了。

  他妈说他:“甭费那劲了,就你这俩眼肿的跟金鱼一样,谁认得出你是谁。”

  他摸了手机出来,想当镜子照照,拿出来才想起手机屏已经碎得不能看。

  王妈妈看见了,道:“啥时候你能学着爱惜爱惜东西,好好的手机又给弄成那样。”

  王超默默把手机装回了衣兜里。

  在家待了两天,纸包不住火,他和队友打架、缺席音乐盛典颁奖礼的新闻,王家父母都看见了,问他是怎么回事,他不想让爸妈知道他又让人给骗了,说:“我跟队友合不来,当歌手也玩儿够了,不想干了。”

  王爸爸一听就发脾气,说他:“一天就操个玩儿心!有点长性没有?从小到大就没干成过一件事儿!”

  他也不顶嘴,就坐那儿听着,听着听着还走了神。

  他爸来了气,骂道:“还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是吧?”说着就想动手,王妈妈忙拦住了。

  老头儿很着急:“你再惯着他!他长成这样儿,都是叫你给惯的!”

  家里也待不下去了,王超想回北京。

  他妈去机场送他,又问了他一遍:“有事儿你可得跟妈说呀。”

  他还笑嘻嘻的:“就是太红了,工作多压力大,给累的,啥事儿也没有。”

  上了飞机,他就戴上一个3d海绵眼罩,一路戴到了北京。

  下飞机时摘了眼罩,又是一双金鱼眼。

  他从机场直接去了公司。

  他就是来找刘聪明的,没想到id其他五个人都在,正聚在刘聪明的办公室里开会。

  推开门一看见大家,他就后悔了,他不想见这些人,更不想见谢竹星。

  谢竹星本来坐在最里面,噌一下站了起来,越过队友们就往门口走。

  王超连他啥表情都没敢正眼看,转过身就跑。

  在走廊里才跑了几步就被谢竹星逮着了,一把推着他的肩,按在了墙上,急吼吼的问他:“你这两天跑哪儿去了?”

  王超也不知道自己怂什么,反正就是怂,大叫一声:“刘聪明!”

  刘聪明从办公室里出来,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