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页(1/2)

加入书签

  谢竹星摸了一把,是有点湿,笑着说他:“叫你别怂,叫你别胡说八道,你不长记性,怪谁?”

  王超看他这表情,知道自己表现还行,也高高兴兴的,踢他一脚,说:“我挑的这戒指好看吗?”

  谢竹星道:“还行。”

  王超嘚瑟的哼一声,说:“比你那七万八的好看。”

  谢竹星头大道:“还提它,不是早给你了吗,你弄哪儿去了?不行你就给我,我当你面扔了。”

  王超摇头晃脑的说:“早挂闲鱼卖二手了。”

  谢竹星知道他瞎说,也不问了,道:“刚才吃饭,我妈看见咱俩这戒指了,看了好几眼,等会儿肯定得问我。”

  王超笑嘻嘻道:“那你咋说啊?”

  电梯到一楼了,谢竹星推他往外面走,在他身后说:“就说你哭着喊着非要嫁给我。”

  出了门,俩人都上了王超的车,在车里亲了个嘴,腻歪了一会儿,王超才喜气洋洋的回家去了。

  谢竹星上楼来,他妈果然问起他手上的戒指,他说:“就那个意思……婚戒。”

  王超回到家,洗了澡上chuáng,躺在那里打手游,还刻意把右手无名指搁在手机下面能看见的地方,打一会儿游戏就看看手上的戒指。

  不行了,太高兴了,这可咋整。

  他把手机扔在一边,跑去坐在钢琴前面,弹起了婚礼进行曲,边弹边嘿嘿哈哈的笑。

  折腾到半夜他还没有睡意,在房间里兴奋的走来走去,不光弹琴,还跳踢踏。

  王锦的房间就在他楼下,被他吵得睡不着,忍无可忍,上来狠狠揍了他一顿。

  他才总算消停了,上chuáng盖好被子,闷在被窝里,偷笑着睡着了。

  谢竹星的父母来北京的目的达成,没过几天就返程回了洛阳。

  王超一听说就高高兴兴的要搬回去,满怀期望的要过几天小别胜新婚的日子,回去的路上一边开车一边就已经浑身痒痒的坐不住了,一进门就想脱裤子,结果谢竹星拖着行李准备要出门。

  《爸爸?爸爸!》迎来了最后一次录制,还是两天两夜。

  王超一看,这可还行,坐在地上抱着谢竹星的腿鬼哭láng嚎,死活非要先打一pào。

  俩人就来了一发,刚结束,助理就在楼下打电话催谢竹星下去,谢竹星赶忙穿上衣服就走了。

  王超趴在阳台窗边,朝楼下谢竹星挥手再见,助理只能看见他上半身穿得严严实实,哪知道他下半身光着,那个啥顺着腿往下流,还热乎着。

  第二天,谢竹星正要开始录节目,王超打扮的花枝招展来探班,还给那四岁的小女孩买了一大堆零食,小姑娘高兴坏了,这回都不用教,直接清清脆脆的叫“leo爸爸!”

  因为节目要大结局了,和前面几期的设置不一样,这次几对“父子”都在一起集中拍摄,梁玺和他的“儿子”也在,看王超和小女孩玩得挺好,就向导演提议让王超客串一集嘉宾。

  王超比谢竹星人气差点,可也是流量担当,自己很少参加真人秀,平时想他敲档期都未必能敲到,平白无故捡到了,导演哪有不同意的道理。王超又给刘聪明打电话问了问,刘聪明觉得也没坏处,自从id单飞不解散之后,王两人还没同框出镜过,一起上一期节目也很有话题,就同意了。

  王超就跟着谢竹星一起录了这一集。

  这期节目在四月中旬播出,播出的当天,王超刚好去了上海,他翻唱中文主题曲的那部迪士尼真人电影月底上映,他去帮忙一起跑宣传。

  他当临时嘉宾的这一集《爸爸?爸爸!》,是这节目的倒数第二集收视率bào涨。

  别的“爸爸”都在忙着做家务哄孩子,就王超和“女儿”肩并着肩北京瘫,玩半天游戏,吃半天零食,还帮“女儿”抢别人家孩子的玩具,别的“爸爸”们用了十集时间好不容易把孩子们都安稳下来了,他就来这一集,整个场面重新回到了第一集那种ji飞狗跳的乱七八糟,哭声此起彼伏,后期配了十分贴切的字幕:“五个熊孩子和一个熊爸爸”。

  从节目效果看,非常有意思,笑果十足。

  对id家的老粉丝来说,又有不一样的看点,重新看到队长和小火车同框,也是感慨万千。以前老是觉得这俩人面和心不合,在这节目里居然意外的相处特别融洽。小火车去厨房里准备午餐,队长过来给他系围裙,直接站在他面前,两只手绕到后面去系,小火车也就自然的抬起手来让他系;队长和“女儿”一起玩手机,小火车在旁边拿了一片薯片塞进队长嘴里,队长头也没抬就吃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