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页(1/2)

加入书签

  刘聪明又问两人接下来的打算。

  谢竹星:“该工作就工作,没工作就歇着。”

  王超:“没打算。”

  刘聪明劝了几句,电话里的两人好像都无动于衷。

  谢竹星甚至找理由挂了他的电话,不想多说。

  王超问他:“上次说的那部超级英雄电影,对方还没联系公司说想找他演吗?”

  刘聪明说没有。

  王超心里也没底了,道:“行吧,就这样,挂了。”

  刘聪明不放心的问:“你现在在哪儿啊?”

  王超道:“在家,别替我操心,我好着呢,分手又死不了。”

  和刘聪明聊完,他把手机扔在枕边,用被子蒙着头,哭也哭不出,心里难受得想死。

  过了会儿,他露出脑袋来,又拿了手机,拨王齐的手机号,问:“大哥,晚上一起吃饭?”

  王齐道:“你又捅什么娄子了?”

  他憋出两声笑来,说:“你还没看新闻吧?今儿下午我跟……”他哽了一下,从前没想过,会有一天连念出这个名字都有如凌迟,“跟谢竹星闹分手,被人给拍到了。”

  王齐还真没看到这新闻,道:“闲着没事儿闹什么分手?”

  王超胡说八道:“我不想搞基了,搞够了,还是女的好玩儿。”

  王齐以为他胡闹,道:“说你渣你还渣上瘾了!”

  王超用被子角蹭了蹭眼睛,说:“反正我不喜欢他了,不想跟他好了,这事儿又不能勉qiáng。”

  王齐那边正有事,和旁边的人说了两句话才道:“我现在有事要做,先不听你瞎扯。晚上迟立冬约我吃饭,你到时候一起来。”

  王超和迟立冬也算比较熟,很小的时候就见过,这人是王齐高中练散打时候的队友,比王齐打得好,进过国家队,拿过世锦赛奖牌,有望参加奥运会的种子选手,后来不幸受伤,无奈退役,现在在做药材生意,和王齐的jiāo情一直很好,十几年间从没断了来往。

  晚上,他和迟立冬先到,王齐还没来。

  他叫人:“迟哥。”

  迟立冬还挺意外:“你哥叫你一起来的啊?”

  王超道:“嗯。”

  迟立冬好像有点失望,客气道:“从你去当歌手,就还没见过,有快两年了吧?长大了,比以前稳重多了。”

  王超哪是变稳重了,是没心情闹腾,道:“还行吧,你现在还做药材生意?”

  迟立冬道:“这两年主要在做虫草。”他说了个虫草的牌子,电视上天天在广告。

  王超也不是真关心人家做啥,问问就算了,随口说:“你晒得够黑的,得自己满山去挖虫草啊?”

  迟立冬笑道:“那倒不用,就是跑过几次西藏去收虫草,高原紫外线厉害。”他看了看自己胳膊和手背,“也不算很黑吧?不比你哥白?”

  王超槽道:“跟他比?他学名可叫王碳。”

  不一会儿,王碳本人来了,进门就提着王超后衣领拖起来,先踹了两脚。

  迟立冬前好多年就见过他揍弟弟,见怪不怪,嘴上劝:“有事儿好好说。”坐在那里动也没动。

  王超挨了两脚,没哭没叫,老老实实坐下,听王齐训他:“你就整天给我瞎胡闹吧,上回揍你都白揍了是不是?让你好好对人家,你听进去半个字没有?还你不想跟人家好了?我要是他,早不跟你好了!”

  前面几句他还老实听着,听到最后一句,忍不住哭了起来。和他往常挨揍的哭法还不一样,也不出声儿,就啪嗒啪嗒掉眼泪,眼睛还瞪得老大。

  王齐训不出了,叫服务员来点了菜,又和迟立冬聊些闲事,时不时从眼角看看在旁边抹泪的弟弟。

  王超哭够了,欲言又止道:“大哥。”

  王齐转过头来看他。迟立冬配合的低头吃菜,假装不存在。

  王超小声道:“我有个事儿求你。”

  王齐说:“你说,我先听听。”

  王超肿着一双金鱼眼,说:“就上回那个电影,还让他拍吗?就让他拍吧,行不行?”

  王齐眼神(shubaoinfo)微妙,道:“没什么不行,可你们俩都分了,我帮不着他吧?”

  王超吸了吸鼻子:“就当是,我给他的分手补偿,他跟我好这么久,啥便宜也没占过我的。”

  王齐像是考虑了一下,说:“好。你要不要换家别的公司?省得见面尴尬,我看梁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