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页(1/2)

加入书签

  刘聪明:“……那你还不赶紧出来?”

  谢竹星漠然道:“我要是能出来,就用不着和王超分手了。”

  刘聪明从始至终没敢提起王超的名字,现在听他自己提起来了,松了口气,拐弯抹角的说:“你们俩就是太年轻,你在这钻牛角尖儿,他又找不着人了,他大哥的秘书打了个电话请长假,说他出门去玩儿,问去哪儿了也没说,还好最近没有要发片的打算,不然可真糟糕了。”

  谢竹星眼神(shubaoinfo)飘忽了片刻,道:“以后他的消息都别跟我说了。”

  刘聪明心说,不说就不说,看你这模样,早晚得主动来打听。

  但他没说出来,每个谈恋爱的人都觉得自己是情圣,没人想被别人灌ji汤,任何说教和鼓励都毫无意义,有些东西只能靠自己想通。

  此时还没想通的谢竹星道:“这戏我是真不演。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想要他什么,现在都分开了,我更不会要。”

  刘聪明无法,只得道:“行吧,那我就给你推了。有个留守儿童公益基金想请你去做宣传活动,说是看你在那亲子节目里形象很好,没有通告费,正好你也把头发染回来了,去吗?”

  这个没什么好犹豫的,谢竹星道:“去。”

  这活动要去河北农村,太行山深处的贫困山区,jiāo通不是很便利。

  谢竹星跟着电视台的人在太行山里绕山路的时候,王超和迟立冬也在翻山越岭。

  已经过了海拔五千多的玉林雪山,王超没觉得有啥高原反应,没想到再过新都桥到巴塘这一段曲折无比上上下下的路,他晕了车,吐得翻江倒海,胆汁都吐了出来。

  不得已,迟立冬停了车,叫他去路边休息一会儿,自己掀开前盖给车加水。

  这段路上车很多,时不时就一辆车或几辆车嗖的一声过去,也有热心的车主会放慢速度停下来,以为他们车坏了,问需要不需要帮忙。

  天空特别蓝,云朵特别白,连人都变得特别美好。

  只有刚吐了胆汁的王超,整个人都苦得不得了,苦哈哈的坐在马路边上,旁边的野草地里有小动物悉悉索索,他跺了跺脚,几只土拨鼠四散而逃,他忙拿出手机来拍了张照片,兴冲冲的点开分享,手指一顿,他是想发给谁?真丧气。

  迟立冬过来,蹲下问他:“好点了没有?”

  他不想上车,指甲抠着手机壳,说:“再坐一会儿。”

  迟立冬道:“再开半小时左右,路平坦了,就好了。”

  王超心不在焉的应了声:“嗯。”

  迟立冬环顾四周,说:“这儿挺好看的,给你哥发张照片,顺便报个平安吧。”

  王超道:“好。”就把刚才那张照片发给了王齐。

  王齐回他一条:“注意安全,听你迟哥的话。”

  迟立冬也看见了,笑道:“你哥那么忙还秒回你消息,真疼你。”

  再上路时,他开了音乐,还跟着一起哼唱,很高兴的样子。

  王超面无表情的坐在副驾上,不知道迟立冬高兴啥。

  他晕车还没好,心情更糟糕,他怎么就忍不住要想起谢竹星?想这人在gān嘛,有没有想过他,有没有找过他,有没有后悔过和他分手。

  可是他又知道答案是没有。

  谢竹星想好了的事,从不会后悔,会感到后悔的,一直就只有他。

  那还想个屁,别想了行不行?

  ……不行。

  迟立冬:“……知道你晕车难受,哎哎,你别撞头啊!”

  谢竹星一行人到达了目的地,基金会的人已经在等待他们,谢竹星刚下车,就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

  闫佳佳落落大方的和他打招呼,开玩笑的口吻道:“昨天就听说你要来,今天专门化了个淡妆。”

  差不多一年没见了,她还是很瘦,但和以前那种饿出来的瘦又不一样,健康了很多,衣服上印着基金会的logo。

  谢竹星吃惊到说不出话来。

  电视台来了不少人,基金会也有十几个工作人员,加上谢竹星和另外两个艺人的助理团队,现场乱七八糟,拍摄时间也很紧张,两人也不方便多说,就只打了个招呼,拍摄工作进行到晚上九点多,明天还要拍半天,谢竹星等人被安排住在了刚建好不久的乡村小学里,然后大家一起凑合着吃晚饭,闫佳佳才来找他。

  谢竹星怕瓜田李下,没让她进房间,就站在校园里,四下都能看到,但离别人又有距离,不会被人听到谈话的内容。

  他问她:“你怎么在这儿?过年和几个同学聚了下,他们说你不做模特要结婚了,我还以为,以为……”他以为不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