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页(1/2)

加入书签

  谢竹星qiáng笑道:“翻旧(fqxs)账就算了,怎么还搞人身攻击?”

  闫佳佳嗤一声,道:“还不服气?我知道你喜欢他,我也知道他没有比我更轻松。你们没出道那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时他嘴贱得要命,使劲挤兑我,我虽然高兴不起来,也没觉得他很讨厌,反而很羡慕他,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嬉笑怒(shubaojie)骂都随他自己的心意,如果条件允许,谁不想像他那样活一辈子?他去给我戒指那天,我一点都不羡慕他了,他根本就不是以前的他,他小心翼翼,委委屈屈,和我印象里那个他差了十万八千里。以前他能过得潇洒肆意,也不仅是因为他家境好,而是因为他活得满不在乎,他无所畏惧。你说他怎么变成这样了?不怪你怪谁?”

  谢竹星答不出。

  闫佳佳语气尖锐道:“你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吗?所有人都在恋爱里跌跌撞撞学着成长,只有你,从来不学,从始至终,你都没有长大过。”

  谢竹星愣了愣:“……你说我?没有长大?”

  闫佳佳摇摇头,说:“你看,你不但用人设迷(xinbanzhu)惑别人,还迷(xinbanzhu)惑了自己,越是幼稚的人才越会觉得自己很成熟。哪个成熟的人会心情不好就刷球鞋?有了问题不是开诚布公的沟通,而是一点一点都把怨气攒在心里,攒到了极限,就给对方判死刑?真幼稚!”

  终于穿过了峰了又峰,错了又错的一段路,王超的晕车好了很多,脸色还是不太好。

  傍晚时到了姐妹海,雪山下宛若明珠的湖泊,美不胜收,迟立冬叫王超下去玩,王超不想去,隔着车窗张望了张望,就无jing打采的缩了回来。

  迟立冬只好继续往前开,说:“巴塘有个相熟的客栈,条件还算可以,晚上就住那里吧。”

  王超打了个喷嚏,才说:“好。”

  天色一暗,温度就降下来了,车窗外的风有丝丝凉意,迟立冬把车窗关上,自己又有点热,脱了外套。

  王超看见他右手臂上有个圆圆的疤痕,问:“这是怎么弄的?”

  迟立冬道:“以前谈了个对象,脾气不好,有一回吵架,用烟头烫的。”

  王超:“……这姑娘bào脾气。”

  迟立冬不太自然的笑了笑。

  王超又看了看那个疤痕,想起谢竹星手背上也有一个,挺像的,就是新点,谁烫他的?他自己吗?为啥呢?

  第一百零四章王碳

  318国道。

  这是入藏的景观大道,沿路风景秀丽,连绵的草原与远处的蓝天相接,云朵仿佛触手可及,四月份不冷不热,风里都裹挟着高原独有的辽阔chun意,让人心胸变得开阔了不少。

  王超比刚出来那几天话多了,也不再窝在副驾上苦瓜脸,偶尔高兴起来,看到好看的景儿,还下车去,叫迟立冬给他拍照片。

  迟立冬不常拍照,构图和角度都特别随便,王超凹了半天造型,回来一看照片,我操什么鬼,少不了又唧唧歪歪抱怨半天。

  迟立冬不回嘴,还很有耐心的问:“要不再来两张?我练练。”

  这么来了两回,王超也不好意思唧歪,拍成啥样儿就是啥样儿了,路上自己用美图秀秀想修一修。

  修到第二张,他歪着脑袋去看后视镜里的自己,见鬼一样道:“我操,还以为是照片光线问题,我咋这么黑啊?”

  迟立冬道:“早说高原紫外线很厉害的,让你好好涂防晒,你又不听话。”

  王超又看了看后视镜,好像黑了好几度。

  迟立冬安慰他:“黑了也挺帅的,以后和你哥一起当王碳。”

  王超愁眉苦脸。

  迟立冬道:“也对,你们偶像组合的粉丝都是小女孩儿,还是喜欢你白。”

  王超道:“我们组合没了,现在都单飞。”

  迟立冬道:“啊?”

  提起组合就想起那个谁,王超心烦道:“反正我也不想当歌手了,还要啥粉丝。”

  他找出防晒霜,涂了一脸,又把帽子和墨镜戴上。

  他一点都不想当王碳,想当花生仁儿。

  做完公益活动回到北京,谢竹星在公司见到了久违的段一坤。

  dk工作室要和辉星娱乐合作的消息还没有正式公布,但消息灵通的圈内人已经都有所耳闻。

  可谓杀了个漂漂亮亮的回马枪,段一坤自然志得意满,远远看到谢竹星和刘聪明,朝两人挥了挥手,姿态和表情都是上位者的客气。

  等他走远,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