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页(1/2)

加入书签

  王超压压帽子,有点不自在。

  姑娘道:“不过他很白的,也不像你是光头。”

  王超:“……那是我帅还是他帅?”

  姑娘笑道:“哪有这样比的……你也很帅啦。”

  呸。王超转身上去回车里了。

  前天在八一镇上,迟立冬给他买了去虱子药水,只用一次,味儿大呛鼻子就算了,他还对那药水过敏,痒得更厉害,没办法,迟立冬就用剪刀和剃须刀给他刮了个秃瓢儿,一了百了。

  他也比前几天更黑,防晒霜扛不住高原的紫外线,每天黑一度,从头顶黑到脖子。

  他自己一照镜子就丧得很,迟立冬还睁眼说瞎话:“这比以前帅多了。”

  终于到了拉萨。

  迟立冬带王超去逛了八廓街,又去大昭寺听喇嘛们辩经,王超听不出所以然,就看个热闹,还看得心不在焉。

  听完辩经出来,几个小师傅在浇寺里养的花,他驻足看了好大一会儿。

  不知道家里那两盆绿植还在不在,有没有人记得给它们浇水?

  第二天去了布达拉宫。

  王超突然认真了起来,仔仔细细的参观里面的每一处,连对布宫墙体所用白玛草的介绍都听了好几遍(fanwai)。

  离开时,他下去得慢吞吞,仿佛每一步都充满了留恋。

  迟立冬问他:“很喜欢这里啊?”

  他想了想,说:“也没有。”

  他留恋的不是布达拉宫,而是到了这里,就再也没有前方,只能往回走了。

  归途的尽头,没有家,也没有了他。

  下来后,迟立冬道:“我去寄明信片,你寄吗?”

  王超道:“你不是常来吗?还寄这个?”

  迟立冬说:“我每次都寄的,就是每次都寄不到。”

  王超也无所谓,就跟着他过去。

  两人边走,迟立冬边道:“你寄吗?”

  王超道:“你不是说寄不到?”

  迟立冬笑笑,说:“也许这次就能寄到了呢。”

  王超猜测道:“你是寄给你前女友吗?就拿烟头烫你那个?”

  迟立冬道:“不是。”

  王超道:“那给谁?”

  迟立冬低下头,又走了两步才说:“是我暗恋的人。”

  王超道:“为啥不当面告诉她?写明信片不蠢吗?”

  迟立冬没说话。

  王超还想问。

  迟立冬忽然回过头,指指后面,道:“你看。”

  王超不明所以的回过头。

  布达拉宫被日光镶了一圈灿烂的金边,闪耀着令人炫目的圣洁光彩。

  湛蓝天空,浮白云朵。

  美轮美奂,不似人间。

  迟立冬买明信片,问王超:“你真不要啊?”

  王超道:“不要。”

  迟立冬买了一张,去旁边写了,还刻意背着王超写。

  王超笑话人家:“谁要偷看啊,你个小气鬼。”

  他站在旁边等了片刻,问柜台里的大叔:“是不是真寄不到啊?”

  对方看他一眼,没搭理他。

  他讪讪的,说:“我也寄几张。”

  人家问:“几张?”

  他:“一张……三张吧。”

  迟立冬已经写完塞进邮筒了,过来道:“又想寄了?”

  王超嘴硬道:“反正闲着又没事儿。”

  他拿了明信片,也躲去一旁,背着迟立冬偷偷写。

  前两张写得飞快。

  一张给王齐:“大哥,我爱你。”还画了颗小心心。

  一张给王锦:“二哥,我爱你。”又画了颗小心心。

  剩下一张,他半天没写出来。

  迟立冬催他:“人家要下班了。”

  他才下笔。

  写完迅速把三张一起塞进了邮筒。

  迟立冬道:“走吧。”

  王超又踌躇不走,问那位大叔:“真的寄不到吧?”

  大叔忍无可忍:“怎么就寄不到了?百分之九十九都能寄到的!”

  迟立冬:“……”

  王超大惊失色:“那你刚才不说!能让我拿回来吗?”

  当然不能。

  两人从邮局出来,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王超是写了不该写的东西。

  而迟立冬那些“没寄到”的明信片,“百分之九十九”是寄到了。

  王超同情道:“她一直假装没收到,可能对你没意思吧。”

  迟立冬:“……我去打个电话。”

  他走到角落里去打电话。

  王超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