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页(1/2)

加入书签

  自己解决了,洗了手,镜子也不敢看,整个人又颓又丧,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委屈得缩成了一小团。

  他真不知道谢竹星想gān啥吗?

  他知道。

  钩直饵咸,离水三尺。除了他,别人谁会贱了吧唧地咬这么烂的钩?

  一下楼,迎面又是一个生活的bào击。王锦和彦容正在么么哒。

  他能怎么办?假装啥也没看见,蹲在楼梯上等人家俩亲完。

  他都快一个月没亲过了,再不亲就要忘了该怎么亲了。

  今天礼拜一。

  彦容去上学,王锦去上班。

  王超在家打游戏。

  谢竹星收拾东西,办了出院手续。

  医生并不建议他这么快就出院,知道他工作性质特殊,只能千叮咛万嘱咐了一大堆。

  一出门,他就把东西丢给助理让送回家,说自己有点事儿。

  助理不敢让他自己走,非要跟着一起去,结果拐了个弯,人跑了,助理给急的,气喘吁吁地给刘聪明打电话告状:“人大夫千叮咛万嘱咐,两个月不能剧烈运动,这才刚出门儿!小谢哥跑得比博尔特还快!追都追不上!”

  第一百一十一章外卖

  甩掉助理,打了辆车直奔王超家。出租车开出去两个路口,谢竹星才感觉到疼,还好就一阵儿,很快过去了,问题应该不大。

  现在是上午九点多,按王超的作息,这个时间多半还在睡懒觉。

  等会儿按门铃,这货拖拖拉拉来开门,说不定还要骂骂咧咧,一看是他,准能吓得跳起来,怂了吧唧的小傻bi。

  谢竹星坐在出租车后排,想得美滋滋,笑了一整路。

  到了人家家门口,他发现自己是想得太美了。

  门铃被他按得都发热了,也没人来给他开门。

  他有点怀疑是不是王超根本不在家,抬头一看,三楼有扇窗户的窗帘动了动。

  王超背靠着墙藏在窗户一旁,冷汗都要被吓出来了。

  这人不是在住院吗?一声不吭来gān啥?

  等了好大一会儿,门铃也没再响过。

  是不是走了?

  他偷偷摸摸张望了一下,光速缩了回来。

  走个屁。居然在门口坐下了?

  随便,反正不给开门,爱坐坐着去。

  他恶狠狠的想,躺下继续打游戏。

  打一会儿,忍不住又偷偷溜到窗边往外面看一眼。

  嗨呀,还真不走了?

  很快到了中午。

  王超的手机响起来,一看,门口那人打来的。

  不接不接,挂断。

  对方又发了短信:“我要叫外卖,你想吃什么?”

  不吃不吃,没回。

  过了半小时,他手机又响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疑神(shubaoinfo)疑鬼的接起来。

  那边道:“您好,美团外卖,麻烦您出来取下餐,我在您家门口。”

  王超:“……”我日,还有这种操作。

  外卖小哥以为信号不好听不清,又说了一遍(fanwai)。

  王超道:“你看见门口有个傻bi了吗?”

  外卖小哥不慡了:“门口就我一个人,你不是骂我吧?”

  王超到窗边偷偷往外面看了看,门外果真只有外卖员。

  但是。

  他是不会上当的。

  “你把外卖放门口吧,我有空了出去拿。”

  在他保证一定会给五星好评之后,小哥才莫名其妙的把东西放下,走了。

  下午三点。

  迟立冬打电话来,问王超要不要再一起去打台球。

  王超道:“那你来我家接我,行不行?”

  迟立冬也没问怎么了,就说:“行。”

  谢竹星在王家别墅侧面的栏杆外,蹲等王超出来。

  这个位置能看见王家门口,但从楼上的窗户是看不到他的。

  他也是纳闷,王超这次怎么这么能忍?短信不回,电话不接,找上门来还不见。

  不对,太不对了。

  有丰田suv从他面前开过去,驾驶位的车窗没关,司机奇怪的转头看了看他。

  他以为是路过的邻居,职业习惯,反she性的露出笑容。

  司机好像认出了他,一脸“卧槽”的过去了。

  等这车停在王超家门口,一脸“卧槽”的换成了谢竹星。

  谢竹星看到那人好像是打了个电话。

  王家楼里很快就出来一个人,戴了棒球帽,卫衣帽子又戴在棒球帽外面,侧面完全看不到脸,可看走路姿势,百分百就是王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