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1/2)

加入书签

  迟立冬:“……我去打个电话。”

  他走到角落里去打电话。

  王超在路边坐下,懊恼了片刻,拿出手机来,搜索了下“寄明信片能不能收到”,很多人都说不能,才稍微安心了点。

  又随手刷了下微博,看了几条段子,往下一拉,看到一条娱乐新闻。

  “id组合人气成员tomas被曝深夜入院急诊,经纪人称其拍广告时不慎受伤。”

  第一百零六章活该

  迟立冬打完电话,更加垂头丧气,折返回来一看,王超耷拉着脑袋蹲在路边,比他还丧。

  他以为还是为明信片,劝慰说:“别想了,说不定你运气好,真寄不到。”

  王超抬头问他:“你那姑娘咋解释收到还装没收到的?”

  迟立冬停了几秒才道:“我没问。”

  王超无语道:“那你这么半天都说啥了啊?”

  迟立冬道:“问那边的天气,又聊了几句股票。”

  王超十分鄙视:“你怂不怂啊?”

  迟立冬尴尬的笑了笑,也不反驳他,说:“走吧,吃饭去。”

  王超却说:“等会儿,那个啥,我也去打个电话。”

  他走到刚才迟立冬打电话的角落,拿出手机来,慢吞吞的拨号。

  说迟立冬怂,他也没好到哪里去,手心都出汗了。

  从北京出来的时候,他带了部新手机,装的是一张新卡,也没有装微信app,就是不想联系别人,也不想被别人联系到。手机通讯簿里除了迟立冬以外,就只有王齐及其助理的联系方式。

  他也根本不记得包括刘聪明在内经纪团队所有人的号码。

  但是他清楚记得谢竹星的手机号。

  响了三十多秒那边才接电话:“喂,你好。”

  是谢竹星本人。

  王超捏着嗓子装:“tomas你好,我是南方娱乐报的。”

  谢竹星咳嗽了两声,才说:“你好。”

  王超继续装:“方便问下伤情吗?”

  谢竹星说:“方便。就是昨天拍广告吊威亚,吐了口血。”

  王超:“……啊?!”

  谢竹星接着说:“来看急诊,大夫说是脾挫伤。”

  王超摸了摸脾脏的位置,道:“严重吗?”

  谢竹星道:“还好吧,现在问题不大了。”

  王超道:“那就好,那就好。”

  谢竹星:“谢谢。”

  王超卡了壳,没话说了,一个娱记,还该问点啥呢?

  谢竹星也不说话,可是也不挂。

  俩人就这么浪费了两分钟中国移动的服务资源。

  王超脑子一转,突然反应过来了,也不捏嗓子了,道:“你是不是听出来了?”

  谢竹星道:“听出什么?”

  王超觉得他就是听出来了,他不承认,自己又不能主动承认,憋气得很,道:“吐血还脾挫伤是吧?”

  谢竹星道:“嗯。”

  王超破口骂道:“活鸡巴该!”

  骂完就挂了。

  谢竹星被挂了电话,有点想笑,可惜一笑脾脏部位就一抽一抽的疼,只能硬忍着。

  忍了一会儿,他也笑不出了。

  为什么王超主动联系他,他一点都不意外?甚至还隐约有种“果然如此”的小窃喜?

  他一早就想到了,就算他主动放手一万次,王超也会给他一万次回头的机会。

  他一直认为两人的关系里,是他在忍让王超的长不大,在包容王超的少爷脾气,才让这段感情勉强维持了两年。他觉得辛苦,觉得委屈,觉得自己仁至义尽,最后不得不分手,怪只怪王超太不争气。

  可是这两年里无数次吵架和动手之后,哪次不是王超像今天这样“死皮赖脸”的来找他?

  他有过一次退让吗?哪怕一次?

  能怪王齐要揍他?

  真是活鸡巴该。

  第一百零七章打错了

  王超打完电话,比刚才更不高兴。

  受伤就受伤,跟他有毛关系?咋老管不住自己?简直贱毛病。

  谢竹星都听出来是他了,还装没听出来,也是贱嗖嗖。

  迟立冬看他打完了,叫他:“走吧,哥带你去吃藏餐。”

  当地有名的餐厅,在小巷子里,位置偏僻,要不是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