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页(1/2)

加入书签

  他不听话,有时候惹些小麻烦,都是被他哥揍一顿就能过去的小麻烦,从没在家里的荫庇下做过违反法律、罔顾道德的事,可他的存在就是原罪,即便什么都没做过,也逃不过暗处蠢蠢欲动的攀附和算计。

  他没他大哥二哥那么会做人,智商情商都不算高,心又软,别说仗势欺人,就是别人欺负他,那几个让他出钱出力,最后还抢了他作曲的乐队成员,他也是自认倒霉,就算了。他也不是真傻,知道大多数人对他笑脸相迎不是出自真心,难得jiāo到一个他自以为真心的朋友,就兴冲冲带回家向家里人炫耀自己终于有个同龄的朋友了,到看清对方的真面目,他也不过就揍了这人一顿,绝jiāo而已,甚至后来知道对方遇到了不公,他还帮过一把。

  到他遇见谢竹星的时候,他已经草木皆兵,且百忍成金,除了叨bi叨几句难听话,他没有任何保护自己的武器。

  他并没有那么相信谢竹星对他全无所图,他只是觉得谢竹星“多少有点喜欢我”,一边怀疑与自我怀疑,一边又一头栽了进去,他在写给谢竹星的歌词里说“我是你不小心踩到的沙砾”,他把自己放低到了尘埃里,灰头土脸,又义无反顾,就为了那“多少有点喜欢”。

  谢竹星在楼梯上一脚踩空摔下去的那个瞬间,脑子里都在想,怎么舍得分手的?怎么就听不出那些话背后的真心?是什么遮住了他的耳朵?

  是有恃无恐。

  是恃爱行凶。

  他总以为王超是那个不肯长大的小孩,就一再忽略王超以惊人的速度在成长,从以前不学无术、又懒又讨人厌的种马纨绔,到现在很少去夜店、认真写歌、积极生活的大好青年。

  没有成长的人是他,今天的他,和两年前相比,几乎一成不变,因为尝过一点生活艰辛,看过一些人情冷暖,就以为千帆过尽,内心足够qiáng大,不需要再成长,给自己构筑了一座永无岛,把别人挡在外面,还要反过来怪别人进不来是因为太幼稚。

  王超嫌帽檐挡眼睛,就把帽檐转到了后脑勺,反带着帽子,不知道是因为晒黑了还是真瘦了,脸更小了,就显出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问:“你缓过来了没?真不用去医院看看?”

  谢竹星道:“真不用,好多了。”

  王超感觉不对,狐疑道:“你能站起来吗?”

  当然能,就怕站起来你就又跑了。谢竹星忙又一副虚弱状:“不行,你让我再缓一会儿。”

  王超:“……姓谢的,你是不是碰瓷儿?”

  谢竹星镇定道:“不是,我真疼。”

  王超瞪眼睛:“我以为是我哥揍的,才觉得不好意思哄哄你,现在真相大白了,你爱哪儿疼哪儿疼,跟我有毛关系?待着吧你!”

  他果真站起来又想跑,谢竹星一把抱住他的腿。

  王超:“……gān,gān啥啊?”

  谢竹星完全是条件反she怕他跑,抱住他腿了才觉得这一幕何其尴尬,再放开又不对,硬着头皮道:“不舍得你走。”

  王超懵bi脸。坐在地上抱腿不让走,这不是他的专属剧本吗?

  谢竹星抬头看他,破罐子破摔道:“我后悔了行不行?不分手了,不分,就不分。”

  王超拔了拔腿,没拔出来,听他说这话,更懵bi,台词也是他的好吗!

  两人僵持不下。

  后面路上开过来一辆车,王超道:“你还不起来!一会儿让人看见!你还要不要脸了!”

  谢竹星道:“我今天还真就不要了。”

  王超使劲拔腿,谢竹星抱得死紧,王超急得骂人:“你滚蛋!当初你说分手就分手,现在你说不分就不分了?当是小孩儿过家家?”

  谢竹星道:“过家家怎么了?反正我也只跟你过。”

  王超:“……”有点高兴怎么办。

  那辆车近了,他也没拔出腿来,看了那车一眼。

  是王锦。

  王锦把车停在两人面前,从车窗探出头来,想笑又忍得辛苦,说:“你俩这什么体位?去去,一边儿玩儿去,别挡着门。”

  王锦进去了,还帮王超把他的车也开进了车库。

  谢王两个站在大门外,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

  王超把帽子戴正了,咳一声道:“你自己一边儿玩儿去,我回家了。”

  谢竹星拉住他,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咱们家?”

  王超道:“少动手动脚,谁说我要回……要去你家了?”

  谢竹星已然豁出去脸皮了,道:“爸爸,你怎么还不高兴?”

  王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