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页(1/2)

加入书签

  话唠可是病,谁给他治治?谢竹星道:“姓哈?还挺少见的,少数民族吗?”

  少爷笑道:“哈尔滨张柏芝,我妈!”

  谢竹星:“……”

  朝武洗gān净了胳膊,扯着纸巾胡乱擦了擦,说:“不知道谁在她跟前胡咧咧,编排我吸毒,让我知道是哪个臭傻bi,非得揍死他。”

  谢竹星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想,这可不是普通话唠,是bibi机啊。

  bibi机本人道:“我得赶紧回家解释清楚,不然这话传到我大哥耳朵里,不由分说就得先削我一顿。”

  谢竹星道:“我也得走了。”

  bibi机自来熟的搭着他的肩,眉飞色舞的说:“我跟你说,我大哥以前练散打的,可牛bi了!”

  谢竹星只觉得脑袋疼。

  还好一出去卫生间,音làng太qiáng,再bibi也听不见。

  两人穿过人群,接连遇到几个投怀送抱的网红脸女孩,和几个嘻嘻哈哈打招呼的狐朋狗友。

  显然bibi机整天泡在这种场合里,熟人遍(fanwai)地走。

  谢竹星听到那些人叫他“王超”。

  ……朴素的超出想象。

  第二章大哥别打脸

  从会所里出来,月朗星稀,蝉鸣几许,七月的热làng扑面而来。

  “这几天可真是要热死爸爸了。”王超把搭在谢竹星肩上的手放下了,抱怨一句,按了车钥匙解锁。

  谢竹星看过去,是辆huáng色的法拉利,绚丽又轻浮,和bibi王的气质完全吻合。

  bibi王问他:“你没开车来吗?叫人来接你?”

  谢竹星道:“我坐地铁。”

  王超一脸诧异:“牛bi啊,我还没见过有男的坐地铁来派对玩儿。”

  谢竹星把包甩到肩上,说:“我不是来玩儿的,我来表演,就派对开始前那个演出,我是dancer。”

  王超摸着后脑勺,上下打量他。

  谢竹星心说,该认出来你爸爸来了吧。

  王超却上下三路看个没完,道:“腿够长的,比例不错,嗯……屁股也挺好看。”

  谢竹星:“……我替屁股谢谢你啊。”

  王超哈哈哈:“客气啥啊客气。你本身就学舞蹈的吗?”

  谢竹星道:“我北舞的。”

  王超一乐:“嗐,弄了半天是邻居,我民大音院的,09级,咱俩好像……差不多大?你哪年的?”

  谢竹星怀疑的看他,说:“08级,92年的。”

  王超更乐了:“我也92的,我还有好几个女票都是你们学校的呢,妹子倒是早不联系了,就记得你们学校那清真食堂的红烧羊肉,后来再没吃过那个味儿的。那会儿经常去你们那边玩儿,说不定咱俩还见过呢。”

  谢竹星不记得见没见过,倒是相信这货真是隔壁民大的了。他们学校女多男少,隔壁几个院校的男生整天跑来吃窝边草。

  王超又问:“那你跳舞肯定没问题了,会唱歌吗?”

  他明显没记起谢竹星来,谢竹星也不想提,装傻道:“gān什么?”

  王超笑嘻嘻道:“给你介绍个工作啊,你就说你会不会吧?不用唱得太好,不是五音不全就行。”

  谢竹星心想多半还是为了选秀节目,说:“算会吧,学过声乐。”

  “那太好了,”王超摸出钱包来,从卡夹里抽了张名片,说,“明天你给这人打电话,就说是王超让你找他的。现在他那儿就缺个会唱能跳、长得还帅的。”

  谢竹星看了眼名片,十分简洁,暗金色底纹,上面只有电话和名字——段一坤。

  王超拍自己胸口,嬉皮笑脸的:“王超就是我,嘿嘿。”

  谢竹星道:“谢了。我叫谢竹星,梅兰竹ju那个竹。”

  但王超对他叫什么并不在意,敷衍的点了下头,说:“成,你打电话记得报我名儿。我走了啊。”

  道别分开,谢竹星去搭地铁,把那张名片随手塞进包里,忘在了脑后。

  他并非是不领情,对王超这不着调的“知遇”,他多少还是有些感激的,但他不会打这个电话。

  他是暂时还没出道的机会,可他在业内并不是完全没有名气,不然天王演唱会的伴舞也轮不到他。节目组来邀他是一回事儿,让他自己主动去联系编导说想参加选秀是另一回事儿,太掉价的事儿他不想做。

  礼拜一,周末那场演出的薪酬结算了,谢竹星给闫佳佳发了条短信,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