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2)

加入书签

  王超挠挠头,说:“咱俩刚认识那会儿,你也不知道我家啥情况,就借我卸妆油、帮我洗纹身贴,我就觉得你可能是个好人。”

  谢竹星心说,你没被拐卖了可真是奇迹。

  王超接着说:“按说一般人看见我开法拉利恩佐,不说立刻跪下叫爸爸,起码也要和我套套近乎,你倒好,生怕我缠上你似的急着要走,我觉得你挺实在的,正好你能唱能跳长得也不赖,我就把坤哥名片给你了。”

  谢竹星回想了下,那天被王超嘚吧嘚烦得头疼,当时一心只想快点脱身,压根没想恩佐不恩佐。

  王超又道:“在公司复选面试那天,季杰好好的就让我下不来台,也是你站出来帮我解围。后来我看你跳舞跳那么帅,可太喜欢你了,就想让你跟我一起出道,请你吃火锅,跟你说我家里的事儿,你连打听都不打听。我到现在都特别纳闷,你真一点不好奇坤哥为啥巴结我吗?”

  谢竹星:“……跟我又没什么关系。”

  王超道:“那跟别人也没啥关系,他们都可想知道了。就那个高思远,拐弯抹角问过我好几回了。”

  谢竹星道:“我没那么大的好奇心。”

  王超抠了抠脚,说:“反正你跟他们不一样,我就待见你,就想跟你玩儿。”

  他问谢竹星:“你没不待见我吧?”

  谢竹星能说什么呢:“……没。”

  王超喜滋滋的咧开嘴笑,说:“我就知道,你要不待见我才不对我这么好,要不是你有对象,我都怀疑你看上我了呢。”

  谢竹星心想,你可不要脸吧,让大家看看,这像谁看上谁了?

  第九章我直不直

  早上六点十分,谢竹星起床,出门跑步,不到七点回来,冲澡换完衣服,给自己热了牛奶面包,又煮了六个鸡蛋。

  吃完早饭,队友们也陆续起来,打仗一样挤在两个卫生间里解决个人卫生问题。

  他过去说了声:“赶快洗漱完了吃点东西。餐桌盘子里有煮好的鸡蛋,一人一个。”

  几个男生乱糟糟的应:“知道了,谢谢哥!”

  他回了房间,王超居然起床了,光溜溜的只穿了条内裤,站在衣柜前面找衣服。

  “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他关好门,问道,“今天怎么起的这么利索?”

  王超转过头来,头发睡得乱七八糟,眼睛被眼屎糊着不大睁得开,看起来有点好笑,刚睡醒还有鼻音,说:“我裤子呢?我咋找不着我裤子了?”

  谢竹星看了眼被他翻乱的衣柜,道:“你衣服在左边,右边都是我的。”

  王超又去翻了翻,奇怪道:“我裤子呢?都长腿跑了?”

  裤子当然不会跑了。

  他那个迷你小行李箱,来时只帮他带了三条裤子,现在都是待洗状态。

  最后还是谢竹星借给他一条穿。

  他一米八二,谢竹星只比他高一厘米,腰围尺寸都差不多,穿上还挺合身。

  他在衣柜门上的长镜里照了照,十分满意,说:“我穿还挺好看,回头我给你买条新的,这条就送我吧。”

  谢竹星道:“一条旧裤子,你喜欢就穿吧。”

  王超嬉皮笑脸的说:“小谢,你可真是太好了。”

  谢竹星还没说什么,他又说:“等晚上回来记得帮我把脏裤子洗了啊。”

  谢竹星:“……不管。你还真把我当你保姆了?”

  王超从镜子里看看他,说:“那我不会用洗衣机,咋办?”

  谢竹星槽他:“你会什么?”

  王超哼唧道:“好小谢,你看我今儿起这么早,你就当奖励奖励我,给我洗洗吧。”

  谢竹星:“……”还奖励奖励你?谁奖励奖励我?

  王超出去洗漱,在客厅和季杰走了个对脸儿。

  季杰一脸惊讶:“哟,今儿起这么早啊。”

  王超不喜欢他,道:“管得着吗你。”

  季杰本来没恶意,看他这样,也怪腔怪调道:“还真是,谁敢管您呢?坤哥都得求着您签约,老实说,您到底什么背景啊?”

  王超不爽道:“关你屁事儿啊?”

  季杰立刻堵回去道:“对,您可千万别说出来,别把我吓得睡不着,本来我就跟您不一样,我不爱睡懒觉啊,再给吓得睡不着,一大早上就得跟这儿等您起床,您嘴上不说,心里得多过意不去,您说是不是?”

  王超:“……你天津人啊?”

  季杰眨巴眼睛道:“是啊。”

  王超眼角看他,说:“你知道为啥你跳个舞手就受伤了吗?”

  季杰:“???”

  王超鄙夷道:“赶紧老老实实回去打快板儿说相声吧,学啥跳舞?活——该!”

  如同斗气的两只小公鸡,两人互翻白眼,各自去做各自的事儿了。

  今天上课时,谢竹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