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页(1/2)

加入书签

  老师:“……好了好了,音准还行。”

  两人以前都不同程度的学过声乐,对练习气息和打开胸腔并不陌生。

  也许是上午舞蹈课太惨烈了,把王超给磨得老老实实,两小时枯燥的声乐课居然也安安分分的上完了。

  下课以后回段一坤那里集合,其他四位成员已经到了。

  段一坤问今天上课的情况,问到王超“跳舞练得怎么样”,王超撇开脸不回答。

  他就看了看坐在王超旁边的谢竹星。

  谢竹星道:“李老师说他表现挺好的。”

  段一坤点点头,说:“王超和高思远舞蹈基础差一些,程曜得好好练练音准,你们都有自己的不足之处,不然也用不着集训。”

  他又给几人打了打气,最后道:“今天就到这儿,大家也都累了,回去休息一下,明天来时带上行李,结束以后会安排你们住宿舍。”

  王超举手,板着脸说:“我不住。”

  段一坤道:“你们先回去吧,明天早上九点准时到。王超留下。”

  众人走后,他和颜悦色的对王超说:“是不是练舞拉筋太累了?我听舞蹈老师说,你都疼得叫妈了。”

  王超不慡道:“坤哥,你没告诉我还得有这破集训啊!”

  段一坤道:“合同里都写着呢,你是不是根本没看?”

  王超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合同是王齐替他看的,王齐肯定知道偏偏不说,早上赶他出门还诓他“签个合同就回来了”。

  他生气又没辙,是他自己说想当歌手,王齐一边骂他一边托关系给他牵线,签到了辉星娱乐,又找了金牌经纪段一坤带他,虽然每天打他骂他,其实什么都帮他准备好了。

  现在合同也签了,他要撂挑子不gān,王齐肯定要打死他。

  “那我也不住宿舍,”王超嫌弃道,“谁要跟一帮男的住一起,还不怎么熟。反正我家离得又不太远,我就回家住。”

  段一坤好声好气的劝他:“集训这段时间还是要住在一起的,今天是第一天,所以早早放你们下课,以后一个月可没这么清闲,每天要上够三节课,早上八点出门,晚上最早也得到八九点,你们住在一起就方便多了,我能安排车统一接送你们,谁也不会误课。”

  王超根本就不担心耽误课,一点也不心动。

  段一坤想了想,说:“你看啊,季杰和高思远他们三个,关系已经很融洽了,住在一起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

  王超道:“好好呗,那又怎么了?”

  段一坤道:“小谢也和他们住一起,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当然也会慢慢和他们走得更近些。”

  王超:“……”

  段一坤慢条斯理的说:“当然了,我是不赞成搞队内小团体的,大家齐头并进一起发展,是最好的了。”

  第二天,大家到公司,都拖着行李箱,王超也带了个随身的小箱子。

  队友们纷纷侧目,不是说不住吗?

  王超拉着谢竹星说:“宿舍是三室一厅,你得跟我住一屋。”

  谢竹星:“……哦。”

  器乐课,王超没有什么压力,弹了首肖邦,老师也夸他弹得好;声乐课,喔喔啊啊的练了两小时胸腔共鸣。

  到了舞蹈课,李老师对昨天的事记忆犹新,自己不上阵了,让谢竹星帮王超开背拉筋,王超又惨兮兮的大哭一场,鼻涕眼泪蹭了谢竹星一身。

  晚上下课,公司的车送他们去宿舍,段一坤也陪着。

  说是宿舍,其实是套三居室的单元房,三个面积差不多的房间各放了两张单人chuáng,厨电都是新的,装修也算得上jing美。

  段一坤带他们看了看,说:“电器都能用,爱惜点,谁弄坏谁负责修。冰箱里有饮料和吃的,没有酒。跟你们说下规矩,不准喝酒,不准赌博,不准打架,也不可以带外人回来,男的女的都不行。”

  队员们都点头答应,只有王超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玩手机。

  段一坤叫他:“王超,听见我说的了吗?”

  王超头也不抬,说:“听见了,我才不带人回来,chuáng那么小。”

  段一坤转头道:“别的也没什么了,你们自己选室友吧。”

  季杰和程曜住一间,高思远和杨萧穆住了一间。

  段一坤走了,王超拖着他的小箱子随便进了一间房。

  高思远和杨萧穆也回房间收拾东西,程曜说热,非要先洗个澡再收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