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页(1/2)

加入书签

  王超道:“没住过,条件太差了,而且我和男同学也合不来,他们都不待见我。”

  谢竹星心道,待见你才有鬼了。

  王超道:“我女生缘还行,男生不行,从小到大没几个合得来的,就大学有一个……算了,也不是什么好鸟。”

  谢竹星又想,你自己是个什么好鸟?

  王超翻个身,趴在chuáng上,歪着脸看他,没头没脑的说:“我就觉得你挺好的。”

  谢竹星:“……”

  王超又不说了,把脸扭到了另一边去,道:“我睡觉啦。”

  谢竹星:“……嗯。”

  他给他妈发了最后一条消息,然后关掉灯,也躺下了。

  在睡着之前,他心里重新给王超下了个详细的评语:是个被惯坏的小孩儿,嘴贱一点,不会照顾别人感受,但心地不坏,在某些方面简直算得上单纯。

  他也不知道王超是因为什么对自己另眼相看,他甚至还没弄清楚王超到底什么背景,只能看出家里是真有钱。

  和这家伙维持相对较好的关系,他也吃不了什么亏。

  这想法持续到了几个小时以后,他见识到了赖chuáng的王超。

  他出去跑完步回来,冲了个澡,看看时间差不多,就开始叫王超起chuáng,一直叫到其他四位队友都陆续起chuáng洗漱完毕,王超还趴在chuáng上睡得深沉如死猪。

  “公司的车马上就来了,”谢竹星又叫他一遍(fanwai),“你再不起来,就得迟到了。”

  王超还闭着眼睛,拉高夏凉被,蒙住了脑袋。

  谢竹星叫了他一早上,已经有点不耐烦,伸手掀了他被子。

  王超只穿了条白色内裤,趴在那里哼唧了几声,也不知道是醒了还是没醒,很快又没声儿了。

  客厅的座机响起来,程曜接的,在外面喊了声:“车来了,让我们快点下去!”

  王超毫无动静。

  谢竹星有点火了,他没见过赖chuáng赖成这样的成年人,让他丢下王超自己走也不对,人家室友都能好好的一起走,怎么到他这儿就不行了?

  他站在chuáng边看了几秒,说了句自己都觉得恶心的话:“你再不起来,以后我都不跟你亲了,今天我就搬去和季杰一起住。”

  说完他就作势要走。

  王超刺棱一下爬起来,大喊道:“你敢!”

  谢竹星道:“我有什么不敢的?”

  王超道:“我起我起我起,我起还不行吗?”

  他嘟嘟囔囔的穿衣服,抱怨道:“你比我哥还烦人,叫一遍(fanwai)就行了,一早上叫了得有八百遍(fanwai),我耳朵都快被你叫得起茧子了……我裤子呢?”

  谢竹星从地下捡起他的裤子给他,怀疑道:“你哥叫一遍(fanwai)你就起来了?”

  王超道:“他只叫一遍(fanwai),我要不起,他就来踹我。你看,这他昨天早上踹的。”

  他扭着身子,把内裤扒下去一点,给谢竹星看他屁股上的淤青。

  谢竹星:“……”谁想看他的屁股了?

  好不容易,六个人出了门,下楼的电梯里安安静静,谁也没说话,可是迟钝如王超,也知道别人对他有意见。

  他还挺不服气的,不就是起得晚了?可他也不想挑事儿,就挨着谢竹星站得更近了些。

  一到楼下,谢竹星就对保姆车的司机大哥道歉。

  大约是段一坤jiāo代过什么了,司机笑呵呵的,也没不高兴,下车帮他们拉开车门。

  王超也不管别人,自己先上了车,坐在最后一排四人位上。

  别的成员上车,都坐在了前面。

  谢竹星最后一个上去,八人位,只剩下最后一排的三个。

  从这里到公司的车程是十几分钟,这个时间路上堵,走走停停,花费了半小时。

  王超躺在后排,枕着谢竹星的腿,又睡了半小时。

  日复一日,眨眼间,为期一个月的集训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

  王超也适应了舞蹈课,尽管还是初学者,跳得差qiáng人意,至少拉筋的时候不会哭了。

  就是还克服不了懒惰,早上还是得谢竹星催着才肯起chuáng,上课只要老师没留神(shubaoinfo)看他,他就开始偷懒,还老想勾搭谢竹星跟他一起偷懒。

  段一坤经常去看他们上课,经常看见的就是谢竹星认认真真在跳舞,王超松垮垮的跟着瞎跳,谢竹星练声,王超坐在旁边只张嘴不出声,谢竹星练指法,王超靠在人家肩上睡得直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