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页(1/2)

加入书签

  王超不慡道:“关你屁事儿啊?”

  季杰立刻堵回去道:“对,您可千万别说出来,别把我吓得睡不着,本来我就跟您不一样,我不爱睡懒觉啊,再给吓得睡不着,一大早上就得跟这儿等您起chuáng,您嘴上不说,心里得多过意不去,您说是不是?”

  王超:“……你天津人啊?”

  季杰眨巴眼睛道:“是啊。”

  王超眼角看他,说:“你知道为啥你跳个舞手就受伤了吗?”

  季杰:“???”

  王超鄙夷道:“赶紧老老实实回去打快板儿说相声吧,学啥跳舞?活——该!”

  如同斗气的两只小公ji,两人互翻白眼,各自去做各自的事儿了。

  今天上课时,谢竹星明显感觉到王超认真许多,尽管还是抓耳挠腮小动作一堆,至少比前阵子上心学了。

  舞蹈课休息的时间,李老师出去了,两人面对面坐在地板上喝水。

  王超得意洋洋道:“我今儿表现不错吧?”

  谢竹星道:“还行。”

  王超不满意道:“还行?李老师刚才都夸我了,你就不能夸夸我?”

  谢竹星换了个说法:“今天是还挺好的。”

  王超嘿嘿笑,说:“其实我想了想,你昨天说的对,另外四个人都还挺拼的,我也不能总懒得啥也不练,到时拉后腿,丢了我哥的脸,他又得揍我。”

  没想到他也能听进去一回话,谢竹星老怀安慰道:“你这么想最好了,就是别三分钟热度,还是得坚持。你哥要知道,别说揍你,高兴都来不及。”

  王超蹭着屁股往前挪了挪,把双手分手放在谢竹星两边的膝盖上按了按,低声道:“我知道你跟我哥一样,是真心盼着我好。你放心吧,以后有啥好事儿,我都带着你。”

  谢竹星没太把他这话往心里说,说:“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等晚上回去,我先教教你怎么用洗衣机。”

  王超死皮赖脸道:“反正有你呢,我才不学。”

  谢竹星嫌弃道:“我才不伺候你。”

  晚上,他把他和王超的一堆脏衣服一起丢进洗衣机,按下开关,就回了房间。

  王超松垮的靠墙站着,一看他进来,急忙把背部紧贴着墙站好。

  “你就偷懒吧,”他说,“十五分钟都坚持不了。”

  王超苦着脸说:“真他妈累,你就帮我按着开开肩算了,还能省时间。”

  谢竹星过去按着他的肩纠正姿势,道:“吸气,腹部用力。这和开肩不一样,是你平时习惯不好,肩膀总是往里边收着,每天站这十几分钟,半个月就见效。你忘了冯姐怎么说你了?”

  冯姐是他们的形体老师,男的,特别娘,爱一手叉腰,另一手翘着兰花指指指点点,批评起人来特别毒舌,今天说王超:“小哥哥,你这是在娘胎里就得了佝偻病,别指望我能教好你怎么站了,我又不是儿科大夫。”

  王超想起这老师就来气,说:“他哪是嫌我站不好?是上回我偷学他gay里gay气的说话,被他瞧见了,一直记恨我,成天啥难听说我啥。”

  王超有一点挺好,对着别人整天瞎bibi,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是对老师都很尊敬,背后捣蛋是捣蛋,当着面都很乖觉,从不顶嘴。

  谢竹星用手压着他腹部,道:“别废话,换气。”

  王超一脸不愿意,听话的呼气吸气。

  总算熬过去十五分钟,他一头栽倒在chuáng上。

  谢竹星坐旁边,拍了拍他的背,表扬道:“今天不错,明天早上还用我叫你吗?”

  王超道:“叫吧,万一我醒不来。你还去跑步吗?”

  谢竹星道:“去,你也想去?”

  王超道:“快拉倒吧。你回来给我买个早饭,想吃炒肝儿拌豆汁儿。”

  谢竹星答应了,道:“你还挺重口。”

  王超笑着说:“明儿你也试试,可好吃了。”

  谢竹星道:“我喝不惯豆汁儿。”

  王超坐了起来,肩膀和腰都有点酸,懒洋洋的歪靠着谢竹星,说:“我还没问你呢,冯姐今天跟你说啥悄悄话了?”

  谢竹星道:“就随便聊了几句,他也是北舞的,算是我大学长。”

  王超不信,道:“他是不是对你有点那个意思啊?”

  谢竹星道:“瞎说什么。”

  王超道:“我才没瞎说,他肯定喜欢男的,就你这模样儿,最招这种二椅子待见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