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页(1/2)

加入书签

  他腰上有两个被掐出来的紫印。

  谢竹星:“……”久闻大哥的威名,二哥也不遑多让啊。

  “幸亏我要出道了,要脸,以前他还掐我脸,”王超指着自己右脸蛋儿,说,“有一年大过年的,他把我这半边脸掐得两个指头印,都没法出门去玩儿,我跟你说,他可真是掐人不眨眼,哪儿疼掐我哪儿,别提多心狠手辣了。”

  王锦道:“你怎么不跟人小谢说说,那年过年我为什么掐你?我前脚刚把灯笼挂上接好电,你就把pào扔进去,大过年的整栋房子跳了闸,chun晚都没看成。”

  王超耍赖道:“现在谁还看chun晚啊?小品相声都是比蠢大赛,唱歌全是假唱。”

  梁玺正好推门进来,皱眉道:“你说谁假唱呢?”

  王超:“……”

  谢竹星记起来了,去年chun晚,梁老师假唱了一首歌。

  第十八章像个傻子一样

  吃完饭散了,除了王锦以外,都喝了酒,王锦负责送梁玺回家,王超叫了个代驾。

  “梁哥,明天晚上八点我们公司官微发小谢的个人宣传,”王超对梁玺道,“你记得转发啊,顺便夸夸小谢。”

  梁玺不耐烦道:“一晚上说了七八遍(fanwai),你再啰嗦我可就不管了。”

  他和王锦走了。

  王超搭着谢竹星的肩,不太确定的回忆道:“我真说了有七八遍(fanwai)啊?”

  谢竹星:“……四遍(fanwai)。”

  王超说:“我就觉得我没说几遍(fanwai),明天晚上他要没转,我再给他打个电话。”

  谢竹星道:“还是别了,毕竟他和咱们不是一个公司,转发这个不一定方便,转就转了,要是没转,你也别去麻烦人家了。”

  王超用力拍他背一下,说:“他微博粉丝两千多万呢,随便转转都比公司买的营销号好使,你是不是傻啊?”

  谢竹星:“……”你个傻子说谁傻呢?

  他当然知道有梁玺帮他轮热度是天大的好事儿。

  刚才整个饭局里,除了刚见面时,梁玺和他正面打了招呼,后来都没怎么注意过他,王超介绍他全名,梁玺也没往心里去,走时道别想叫他名字,只叫了“谢……”就卡住,最后还是随着王锦叫了“小谢,有空再一起玩儿。”

  在梁玺眼里,他就是跟着王超一起来吃饭顺便混脸熟的路人,连记名字都嫌费事儿。像王超那种“小谢人特别好”的幼稚chui嘘,成年人根本听不进去,梁玺和王锦都不会因为王超几句话就觉得他“特别好”。梁玺两千多万粉丝,有个风chui草动都要上头条的腕儿,随便发条微博,商业价值保守估计也在六位数,凭什么为他“随便转转”?还不是看在王超的面子上。

  王超和梁玺是从小就有的jiāo情,这种人情欠得起。可他能拿什么还王超的人情?

  最要命的是,他很清楚王超这样帮他,根本就没想是卖他什么人情,这家伙脑子里就没有这种弯弯绕绕——就是想对他好。

  像个傻子一样。

  代驾来了,两人坐在后排一起回家。

  谢竹星只喝了一点酒,基本没有影响,王超喝得多,没醉,就是累,车一开,就靠着谢竹星打了一路盹儿。

  回到家进门,王超脱了鞋,也不穿拖鞋,光着脚往里走,抱怨天气热,顺手脱了t恤,往沙发上一瘫,颐指气使道:“小谢,给我拿罐啤酒。”

  谢竹星去冰箱里拿了罐冰啤酒,拉开给他。

  王超就瘫坐在那喝了几大口,打了个百转千回的嗝,然后笑嘻嘻的说:“我要在家敢这么打嗝,我二哥又得掐我。”

  他luo着上半身,谢竹星看了眼他的腰,他挺白的,腰上被掐出来的印儿格外醒目。

  谢竹星道:“你二哥看着斯斯文文,下手也是够狠的。”

  王超道:“他和我大哥是俩性子,我大哥直来直去的,揍我就直接揍,他不是,对我好的时候可温柔了,去年我肾结石住院,刚开始他还又给我买好吃的,又叫同事帮忙照顾我,结果和同事聊了几句,说翻脸就翻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抽我,一点面子都不给。”

  谢竹星莫名道:“为什么好好的揍你?”

  王超把空了的啤酒罐捏扁了,道:“因为我那结石是累出来的,他同事告诉他说我腰肌劳损,肾亏了。”

  谢竹星:“……”

  王超不以为耻,反而炫耀起来:“我那会儿刚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