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页(1/2)

加入书签

  这之后几天,他也没时间再去纠结这些问题,id组合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异常忙碌。

  除了要给首张专辑的其他歌曲录音,还要去参加音乐盛典颁奖礼的排练,其间还有多个蹲点媒体的现场采访。

  集训的时候大家就都觉得辛苦,但那和真正出道之后的工作qiáng度比起来,集训那种按部就班的几个小时,真的算不了什么。

  音乐盛典是周五,周四恰是段一坤的生日,让他们晚上录完音,就一起过去玩儿,还让他们记得换身得体的衣服。

  几个人商量着凑份子给他买份礼物,商量半天也没结果,他们都还没入账,太贵的礼物买不起,便宜的又怕拿不出手。

  王超没想发表意见,这几天睡不够总犯困,就靠在谢竹星背上打盹儿,可听了会儿又有点不耐烦,就想说话:“你们就别……”

  “你不是困吗?”谢竹星拦着不让他把“抠门儿”和“穷bi”之类的难听话说出来,道,“睡你的,我们商量好买什么了就跟你说,你出大头。”

  王超本来就是这意思,说了句“行”,就继续打他的盹儿了。

  队友们大约也有点类似的想法,只不过没人好意思说出来,现在这么解决了,皆大欢喜。

  段一坤的生日派对比他们想象中要热闹许多。

  dk作为经纪人,入行十几年,带过几个曾经红极一时的偶像艺人,自己也长袖善舞,在圈里jiāo际很广,加上如今刚带出来的id组合也被业内广泛看好,所以只要接到他邀请的,多少给几分面子,就算人不到场,也会备了礼物送来。

  他们六个都是新人,在场无一不是前辈,谨言慎行是上策。

  别人都还好,谢竹星就怕王超惹事儿,一直拉着他在自己身边,不让他乱跑。

  王超对段一坤的客人也没什么兴趣,可就是跟小孩儿一样,谢竹星越拘着他,他就越想去玩儿。

  人有三急,谢竹星要去上厕所,嘱咐他:“你就坐这儿别动,也别乱跟人胡扯,得罪人就麻烦了。”

  王超答应得好好的:“知道了。”

  可谢竹星一走,他就撒着欢玩儿去了。

  等谢竹星回来,一看人没了,季杰给他指了指,他顺着看过去,王超正端了杯香槟,人模狗样的跟几个穿着短裙的女孩聊天,不知道又chui了什么牛,那几个女孩笑得前仰后合。

  谢竹星过去对女孩们说了声“抱歉”,就把他拖了回来。

  王超好几天没撩妹了,根本还没撩够,不满道:“你gān啥啊?我又没说啥不该说的。”

  谢竹星道:“坤哥生日,你安分点。”

  王超回头看看那几个女孩,发现她们都抿嘴看着这边笑,觉得人家是在笑话他,心里有点不痛快,说:“我哪儿不安分了?说几句话怎么了?你当你是我大哥啊,管得这么宽?”

  谢竹星看着他那张满不在乎的脸,心底的火一下被拱了上来,冷声道:“你当我多想管你是吧?你接着玩儿去,你看我还管不管闲事儿。”

  王超有点愣:“……你生什么气啊?”

  谢竹星不想理他,走到里面坐下,两人位沙发,旁边坐着程曜。

  程曜不敢站起来走,胆战心惊的看看队长,又看看小谢哥,生怕自己变pào灰。

  王超不觉得自己今天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儿,撩妹撩一半还被打断了,忍着气道:“小谢,你几个意思啊?”

  谢竹星心烦得不行,也不想说话,从桌上拿了杯酒,一口gān了。

  王超没见过他这样,不气了,反而有点担心,道:“你是不是哪儿不顺心,拿我撒气啊?”

  谢竹星:“……”他就是哪儿都不顺心,还没地方撒气。

  王超道:“程曜,你起开。”

  程曜急忙站起来,躲得远远的。

  几个队友假装聊天的聊天,玩手机的玩手机。

  王超坐到谢竹星旁边,用膝盖碰了碰他的腿,道:“哎。”

  谢竹星:“……”哎什么哎?

  王超早没撩妹的心思了,一心想哄他高兴,问道:“你到底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谢竹星:“……”还能有谁?

  王超又碰了他腿一下,嬉皮笑脸道:“我给你讲个段子吧,可好笑了,谁听了谁能笑死。”

  谢竹星没搭理他。

  他就自顾自讲段子:“说是有年下大雪,有个人大半夜的喝大了,回家路上随地撒尿,看见路边有个雪人,就眼花了,心想,这女的挺好看的呀,一时没忍住,就把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