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页(1/2)

加入书签

  王超坐在chuáng上,用薄被裹着自己,说:“不用吃药,你把空调关了,我就是冷。”

  谢竹星过来摸了摸他额头,烧得也不厉害,又看他眼睛咕噜咕噜转,也不像是有别的不舒服,就把空调关了,道:“那睡吧,你把被子盖好,别乱踢腾。”

  两人又躺下,谢竹星关了灯。

  王超裹紧被子躺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冷,又蹭到谢竹星身边挨着他。

  谢竹星没动,也没像刚才那样突然发火。

  王超觉得他身上暖和,得寸进尺的抱住他,还把脸贴在他肩上。

  谢竹星的喉结动了动,才说:“你又gān什么?”

  王超哼哼唧唧道:“我真的可冷了。”

  他的鼻息喷在谢竹星的肩颈上。

  一阵麻痒从那里直窜到了谢竹星的天灵盖,这难以诉说的痒意电光火石间便蔓延到了心尖儿上。

  ……完了,他认栽了。

  王超心里也咚咚咚的打起了鼓。

  以前他从没想过他和小谢能发生搂搂抱抱以外的亲密关系,互相亲过对方一次,他已经觉得那是他们俩“最亲”的极限了。

  今晚他看世界的角度更广阔,亲嘴儿算什么?原来他还能和小谢打pào啊。

  他不喜欢男的,夜店里经常见些好看的小gay,他要是喜欢,早就搞过了,他又没什么节操,但他真不是gay。如果柏图那个菜ji经纪人没给他下药,他这辈子也不可能碰男的。

  真碰过了也就那回事,和跟女的搞没什么太大不同。

  既然他能和男的搞,为什么不和小谢搞?

  小谢的腰这么细。

  小谢的皮肤这么滑。

  小谢的锁骨这么好看。

  和小谢打pào肯定特别好。

  他越想越觉得应该和小谢打个pào,但是又不敢说。

  他自己gān这种事儿就和吃碗面一样,可小谢不像他这么随便,不一定愿意,脸皮还薄,说不定还会翻脸。

  这个pào,有点难打。

  第三十章克制

  他怕惹得小谢跟他翻脸,就想还是算了。

  然而这种心思一起来,根本就收不住。

  演出的时候,他的舞蹈站位在小谢的斜后方,打歌服短,一抬胳膊就露腰,他敷衍着动胳膊踢腿,眼睛就不由自主的盯着小谢露出来的那截腰看,副歌部分有小谢的舞蹈solo,抖起胯来十分带感,以前他看了只觉得帅、好看,现在就想起些奇怪的画面。

  等演完了,小谢回过头来,他能清醒一会儿,小谢长的是很正气的那种帅,即使演出化了妆,也没有什么脂粉气,武侠小说里写的那种剑眉星目的少侠大约也就是这样了。他脑子里想的那些下三滥的事儿,和小谢这张脸实在配不上套。

  可他还是忍不住看,看了又忍不住想。

  他觉得他是偷偷想,没有人会发现。

  问题是,就他这种喜怒(shubaojie)都在脸上的傻子,能偷得了才怪。

  那天他发完烧,早上谢竹星跑完步回来买了早饭,他顶着一头乱发,糊着眼屎,一边偷看谢竹星的锁骨,一边咕噜咕噜喝豆浆的时候,谢竹星就已经发现他不对劲了。

  等去了公司,他挨着谢竹星坐,以前也这么粘人,但粘人归粘人,眼睛该看哪儿还是看着哪儿,不会直勾勾的往谢竹星的衣领里面张望,望完了还要吞吞口水。

  后面两天这种情况越演越烈,他那双眼睛,从谢竹星的锁骨看到胸口,再到腰,最后到臀部和大腿,上三路下三路,自以为不会被发现,眼神(shubaoinfo)就越发露骨。

  这天来公司开会,出道快一个月了,《夏日冰》始终不温不火,照这个情况看,即便国庆期间学生党回归,恐怕也回天乏力。

  “第一次发片就进过榜单前三,算是很不错的,”段一坤安慰他们,“男团的歌曲本来就很难大火,又正好撞着那几位前辈同期打榜,你们已经很棒了。”

  六个人勉qiáng点了点头,多少还是有些沮丧,他们不是对打榜的重要性都有很清晰的概念,但是看微博讨论度也知道,他们的歌没有红。加上过了刚开微博的新鲜期,粉丝数也几乎停住了,不再大幅度的涨动,除了谢竹星发一条微博还能有几千的转发和评论,其他人最多也就几百条,热门评论还都是些广告。最惨的是高思远,被人扒皮了当初在韩国当练习生时的极品事件,评论里全都是骂他的,最后被迫把评论也关了。

  段一坤看出他们情绪低落,适时放出好消息道:“别垂头丧气,打起jing神(s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