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页(1/2)

加入书签

  谢竹星就和赵正义一起去了。

  王超不放心,追到门口说:“这狗太大了,你行不行啊?”

  谢竹星道:“我们家有只拉布拉多,我回家经常帮我妈遛,没事儿。”

  王超看他笑着低头摸狗的脑袋,连唇角的笑都特别温柔,心里便又有点痒痒。

  谢竹星抬起头。

  王超还盯着他的嘴唇看,喉结一吞一咽。

  他有点想笑,又忍住了。

  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知道王超这几天看他的时候,脑子里装的全是huáng色废料。

  他可能喜欢的这个人,想和他发生亲密关系,说他不高兴,肯定是假的。换做别人,完全可以顺水推舟,人生得意须尽欢,做就做了。

  可他谢竹星恰恰不是一个会放纵自己的人。

  他不想戳穿王超,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冷眼看着用露骨眼神(shubaoinfo)打量他、抓耳挠腮想和他上chuáng、又不敢明说的王超,一边隐隐窃喜,一边又打起十二分的jing神(shubaoinfo)告诫自己,忍住,别被这缺心眼儿迷(xinbanzhu)惑了。

  他太知道王超有多傻bi了,突然想亲个嘴儿,就为了向别人证明“我和小谢最亲”,现在想上chuáng,说不定就是觉得上chuáng比亲嘴儿更亲。

  傻bi没脑子也能活得高兴,他不能,他要经过接连不断的否定之后才能慢慢确定,他可能喜欢上了这个人,尽管他对和同性发生关系还有一点抗拒,但他也不排斥王超对他做出的亲密举动,如果真的决定了要好好在一起,那怎么样都可以,在做决定之前不行,上chuáng一时慡,上完以后呢?要直面同性恋、队友、事业、家庭、社会压力等等问题,一旦做了决定,开弓就没有回头箭,不能冲动,要考虑清楚,他是不是真的做好准备改写全部的人生计划,就为了让王超空降进来?

  还有一点,他没有想明白,王超头天晚上不管是自愿还是被下药,总之是和女孩儿上chuáng了,回来发了烧睡一觉,醒来就毫无预兆的盯上了他,脑子是怎么突然就转了弯?

  此时王超这模样,显然是又在脑子里飙起了车。

  谢竹星一本正经道:“你快进去吧。”

  王超舔了舔嘴唇,道:“嗯?进哪儿啊?”

  谢竹星:“……”你想进哪儿啊。

  王超回过神(shubaoinfo)来,尴尬道:“那我进去了……你去吧,快去快回啊。”

  第三十一章谁是傻bi

  梁玺心情的确是不好,柏图刚答应和他在一起,就去了香港拍戏,走了好几天,电话接得敷衍,短信也不回。

  他对王超诉了半天苦,越说越苦,拿着一个贴了柏图照片的抱枕,发狠捶了几下,又心疼,把抱枕举高,亲了两口照片。

  王超:“……”

  他觉得他梁哥快疯了,就瞎安慰了句:“说不定嫂子就是太忙了,你忙起来不是也老不接我电话么。”

  梁玺道:“我才不是忙,我是不想搭理你。”

  王超:“……”

  梁玺又沮丧道:“他那么红,忙是肯定忙,连回个短信的时间都没有吗?”

  王超吧唧吧唧吃葡萄,说:“可能人家也不想理你吧。”

  梁玺:“……”

  王超说完觉得解气,可是看梁玺一脸心碎,又觉得还是别跟他梁哥一般见识,就说:“哥,你也知道我没搞过对象,你别听我的。”

  梁玺从沙发上爬起来,进了房间里。

  王超:“……还真生我气了啊?”

  梁玺叫他:“你进来!”

  他就进去看了,梁玺正用没伤的那只手扒拉行李箱,道:“帮我收拾东西。”

  王超吃惊道:“gān啥啊?你这还没被甩呢,就又搬家啊?”

  梁玺破口骂道:“你个破嘴又瞎bibi!谁要搬家?我要去香港找他。”

  王超只好帮他收拾东西,他就坐在chuáng边指挥:“这件不带,不好看,那件装进去。”

  王超根本不会叠衣服,乱七八糟装了半箱子,把衣柜也翻得不像样儿。

  梁玺一心去见他男票,也不挑剔,不知道想了点什么,忽然问了句:“你搞过男的吗?”

  王超一愣:“……啊?”

  梁玺看他这表情也了然了,道:“别跟我装,我不告诉你哥。那个……事前得做什么准备吗?”

  王超没太懂,说:“准备什么啊?”

  梁玺难得不好意思,说:“你别笑话我,我还没跟他那个过。这回过去,要是时机合适,我想试试。听说是硬进去不行,弄疼他就不好,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