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页(1/2)

加入书签

  王超愣了下:“我有这么说你?”

  谢竹星又想揍他。

  王超有点后悔,可又不愿意认错,说:“就算我说了,那你也不能好好的就说要解散,这话能随便说吗?我是不在乎这破组合,你偏要当着他们几个的面说,本来你就最红,他们嘴上不说,心里指不定多不平衡呢,你还对着他们提解散,你说你是不是傻啊?”

  谢竹星:“……”

  这个傻bi。

  一点脑子都没有,就这么丁点儿心眼,还全花在他身上了。

  明明又傻又贱又讨厌,可就是越看越顺眼,每一秒都比上一秒更喜欢。

  王超拉着他手臂晃了晃,道:“还气啊?别气了,你看我都不气了。”

  谢竹星的语气也软了,说:“你气什么?我借我自己的钱给她,你有什么好气的?”

  王超意识不到这是嫉妒,理直气壮道:“我这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谢竹星气他不开窍,又觉得他这傻啦吧唧的模样挺好的,说:“就你事儿多。”

  很嫌弃的一句话,但里面裹着的亲密,两人都能体会到。

  他们和好如初,勾肩搭背的回了化妆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队友们也都配合的装做失忆,没人提起刚才的事儿。

  帮梁玺遛了两天狗,和队友们一起出发去长沙。

  节目录制还算顺利,中间出了一点小插曲。

  因为id是刚出道的新人,又是第一次上综艺,节目组怕撑不起场子,也怕扛不起收视率,正好一直在敲档期的一位青年钢琴家有空,于是就把他和id一起拼场录了一期。

  钢琴家儒雅话少,偶像组合颜好活泼,倒是也相得益彰。

  唯一的问题是,id六个人秀才艺的环节,原定王超是要弹钢琴的,有名家在场,再班门弄斧,这可就尴尬了。

  彩排的中间,王超正在看谢竹星试玩一个跳高游戏,已经跳到一米七的高度了,还是特别轻松无压力,他在旁边chui了个喝彩的口哨。

  六个人都高高兴兴的,导演突然来说了那个情况,问“leo还有别的才艺吗?”队友们就都有点怕队长会翻脸。

  王队长果然开始甩脸色,道:“那你们不早说?”

  谢竹星不想他闹事儿,忙过来拉他一下,其实心里也不满意,到彩排快结束才通知,节目组也是没有把新人太当回事儿。

  来通知的导演很年轻,尴尬的连连道歉,又说:“已经这样了,还是抓紧时间换个别的才艺吧。”

  队友们不禁担心,不让王超弹钢琴,王超还会什么?

  “那我拉段小提琴,”王超不耐烦道,“给我找把好点儿的琴,烂琴不拉。”

  导演答应着去找琴了。

  谢竹星怀疑道:“你会小提琴?”

  王超道:“我有业余十一级证书。”

  队友们:“……”多少钱买的啊?

  导演很快拿了把琴过来,王超接过去摆了摆架势,又放下,要松香。

  等松香拿来,他抹了抹琴弓,边抹还边嫌弃琴的材质不好:“都说了别找烂琴,还是找了这么个破玩意儿,这种压合板都是糊弄傻子的,你们台这么穷吗?”

  导演看出队友们一脸怀疑了,不由得也跟着一起怀疑他是在装bi。

  他总算抹好松香了,重新摆起了架势,还不拉,斜着眼睛看谢竹星,问:“你想听段儿啥啊?”

  谢竹星不怎么知道提琴名曲,也怀疑他是胡闹,试探道:“《梁祝》行吗?”

  王超朝他笑:“行啊。”

  一串音符从那把小提琴里倾泻而出,时而明媚,时而哀婉,袅袅潺潺,勾勒出一曲人人熟知的化蝶。

  拉了一小节就停下了。

  队友们十分意外,捧场的给他鼓掌。

  他嘚瑟道:“再送你们一段儿,还想听啥啊?”

  程曜起哄让他拉《夏日冰》的曲子,他试了几下调,拉了两句副歌,新鲜劲儿也过去了,把琴还给导演,说:“明天录制再拉吧,胳膊酸。”

  导演满意的拿着琴走了。

  王超拍了谢竹星一下,道:“gān啥呢?发啥愣啊?”

  谢竹星:“……”

  他眼里的王超在blingbling的闪闪发光,帅气优雅,还有一点可爱。

  他也不想使劲夸,这人太嘚瑟,夸两句就要上天,就只说:“没想到你还真会。”

  王超得意洋洋,靠近他小声道:“我只跟你说,你可别告诉别人啊,这事儿说来话长。小时候我们哈芝说我指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