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1/2)

加入书签

  是那天在酒店的视频。

  王超看了一眼就捂眼睛,骂道:“我操,你变态吧还录下来给爸爸看!你当你菊花多好看啊?辣眼睛!”

  周念森咬了咬牙,把手机拿了回去,道:“角度刚好,把你脸拍得清清楚楚。”

  王超:“……”

  他整天在风月场所里玩儿,这种事儿听说得多了,圈里心术不正又有一点地位的人,耍手段搞了新入行的小明星,还要把过程录下来,之后拿出来要挟人,新人通常都不敢声张,只能忍气吞声,性格软弱些的,说不定就沦为玩物。

  “你拿这个来威胁爸爸啊?”王超恶心得不行,说,“还好爸爸那天没忘了戴套儿,你这人从里头就烂透了,不定有什么脏病呢。”

  周念森脸色难看,咬牙道:“听说王副司长要提正司了,这视频要是传到他们单位去,肯定很有意思。”

  id其他五个人都换好了衣服,等队长去吃饭。

  “他人呢?”季杰道,“不是说要去吃晚饭吗?再不走就真变成夜宵了。”

  谢竹星道:“刚才碰到柏图的经纪人,有事儿跟他说,可能还没说完,再等一会儿吧。”

  程曜来兴趣道:“影帝的经纪人啊?他们在说什么?是要请队长去拍电影吗?”

  季杰鄙视道:“就他?拍电影?那得是三级片,不穿衣服那种。”

  杨萧穆哈哈了两声,说:“我看也不是拍电影,那个经纪人,除了柏影帝,就没带出过什么像样的艺人,影帝也是一出道就签了他,他纯粹就是运气好,要没影帝加持,和咱们坤哥比可差远了。他带的新人是真的都不红,混得最好的就算是今晚他领着来唱歌这个了。”

  高思远也参与进来聊八卦:“这人是个圈里有名的gay,心思就不在带艺人上头,仗着有柏图这棵摇钱树,整天干些歪门邪道的事儿。听说他以前和柏图还搞过,就因为在外头乱来,柏图气不过就跟他掰了,掰了以后他就更明目张胆,潜规则小明星那些就不说了,还随身带着那种药,看上谁了就给人喝加料的水,等人醒了也迟了,早就菊花残满地伤了。”

  因为他平时讲八卦也时常添油加醋,谢竹星觉得他说得太离谱,道:“思远,你别胡说,让人听见再找麻烦。”

  没想到季杰却道:“思远这回可真没乱说,这姓周的我也听说过,以前去我们学校开什么讲座,搞了那届毕业生里条件最好的学哥。那学哥还以为是真爱,在学校出了柜,和家里闹掰了,毕业证也拿不到。结果姓周的没多久就腻了,把他给甩了,他差点自杀,这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谢竹星:“……”王超和这种人有什么话可说?

  季杰又说了那学哥当年有多优秀,现在落魄到在剧院打杂,几个人唏嘘不已。

  王超推门进来,大家都抬头看他。

  “看啥看啊!”王超一脸戾气。

  也不知道又哪儿不顺心了。队友们都不想理他。

  谢竹星道:“赶紧换衣服,大家都等你呢。”

  王超到里面去换衣服,衣架叮叮咣咣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突然又急眼了,在里面大声骂起了毫无逻辑的脏话。

  队友们看看谢竹星,目光里都有些“快去看看他又怎么了吧”的哀求。

  谢竹星只好进去。

  王超已经脱了演出服,穿了牛仔裤,拉链没系好,上身裸着,拿着手机在那发脾气。

  谢竹星道:“怎么了?”

  王超气呼呼的把手机丢过来,谢竹星接着一看,屏幕碎了。

  他一边拉裤子拉链,一边又骂了句脏话。

  谢竹星知道他不是为了手机在发脾气,低声道:“柏图的经纪人和你说什么了?”

  王超显然更气了,道:“没说什么。”

  和外面只隔了道帘子,谢竹星以为他不想被队友们听见,便道:“先穿上衣服,吃完饭再说吧。”

  王超却说:“我不去吃饭了,你跟他们走吧,我还有事儿。”

  谢竹星:“……什么事儿?”

  王超视线躲闪着,说:“我回家……我哥找我。”

  不可能。

  听说队长不去,队友们反而更高兴,和谢竹星一起去电视台停车场,公司的车在那里等他们。

  “你们先去吧,我落了点东西,”谢竹星等他们上了车,自己却没上去,说,“一会儿去找你们。”

  队友们都知道他不会落下东西,只有程曜信以为真,还道:“没事儿,我们在这儿等你去拿。”

  季杰忙拉他,说:“我是快饿死了,小谢哥你慢慢拿去,我们先过去,你拿完想找我们再去找我们。”

  谢竹星朝他们挥了挥手。

  不久后,王超和周念森一前一后来到停车场,各自开了车,又一前一后走了。

  谢竹星从旁边柱子后面转出来。

  此时是晚上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