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页(1/2)

加入书签

  他这是造的啥孽啊?

  第三十四章嫉妒

  次日中秋佳节。

  恰是huáng金周假期的最后一天,王家父母跟了团去欧洲玩儿,还没回来。

  王超本来想回家和两个哥哥过节,打了电话给哥哥们,王齐两口子约了小舅子吃饭,王锦医院太忙得值班,都不回家。

  他又给谢竹星打电话,没人接,一直打,一直没人接,最后提示他“对方已关机”。

  他不死心的跑去谢竹星的住处,也没在,gān什么去了?

  他郁闷坏了,这大过节的,怎么谁也不管他。

  正郁闷着呢,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

  “今儿我生日,”对方道,“晚上攒了个局,大明星要是没事儿,赏脸来玩儿?”

  这朋友姓郑,比王超大几岁,家里做珠宝生意的,也是爱玩儿,人是个逗比,心还大,和王超挺能玩儿到一起去。去年冬天他被家里送去意大利进修设计,前阵子就回来了,但是王超出道后很忙,还没顾得上找他玩儿。

  一听是他,王超顿时乐了,道:“你就瞎扯淡吧,正好今儿生日?”

  朋友笑呵呵道:“谁他妈跟你扯淡啊,真就是今天,我中秋节正午十二点生的,所以才取名叫秋阳。你来吗?”

  王超正好没事儿gān,道:“你过生日还能不去?在哪儿啊?”

  大部分员工都放了假,公司里人不多。

  值班的前台看见谢竹星,还诧异的说:“tomas,楼上办公室都没人,你要办什么事儿的话,得等明天了。”

  谢竹星道:“我没事儿,就来练会儿舞。”

  他进去等电梯,听到两个妹子小声感慨:长得帅还这么勤奋,难怪id组合里人家最红,不像某个队长,啧啧。

  他看到电梯镜面里的自己皱了皱眉。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听不得别人说王超不好了?

  来到练功房,开了音乐,热了热身,练了基本功,又跳了《夏日冰》的舞。

  音乐声音大,他没听见手机响,等发现王超给他打过电话的时候,已经有十几个未接来电,基本上都是一个断了马上就又打进来一个。

  他能想象到王超在那边挤眉弄眼气哼哼的脸。

  手机又响起来,还是王超。

  他没有接,反而关了静音,把手机塞回包里,又把音乐调到最大,对着镜子跳了段最喜欢的爵士。

  集训的时候,就是这个练功房,也是这面镜子。

  王超一拉筋就哭得死去活来,做不好动作被老师批评,当面不和老师顶嘴,背后就学老师说话,像个淘气的小学生。

  那时候可太烦这人了,每天哼哼唧唧懒得要命,嘴贱得出奇,脸皮厚得像城墙,世上再没有比这货更讨厌的人。

  可这讨厌鬼看不出来,还粘着他,说他和别人都不一样,说他对自己真好,说他是最亲的好哥们儿,然后使唤他洗内裤洗袜子,买早饭陪夜宵,高兴了笑着找他,不高兴了哭着也找他,想和他一起睡觉,还要和他亲嘴儿,他遇到事儿,这家伙比他还着急,明明脑容量还没个核桃大,居然会替他考虑人际关系。

  后来他就感觉不到讨厌了,觉得王超挺好的,对他也好,好得像是在勾引他。

  他被勾引到了,犹豫着确定了心意,也渐渐做了决定,想一起用蓝色的马桶圈,最好能用一辈子。

  性别可以放在一边,现实可以努力去克服,理想也可以换种方式去实现,人生那么短,只有几十个chun秋,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在这几十年里,有幸遇到互相喜欢的那个人。他不该辜负这份幸运,他应该去拥抱它,享受它,热爱它。

  前提是,如果这份幸运真的存在,如果王超也喜欢他的话。

  昨晚之前,他一直以为王超只是不开窍,昨晚之后,他才明白了,全都是他自作多情。

  这匹沉醉风月的种马,不小心马失前蹄,睡了个男人,发现和男人睡觉也很有趣。

  他没有喜欢谢竹星,他又亲又摸又勾引,只不过是想打个pào。

  这个人可以是谢竹星,也可以是周念森,甚至可以是路人甲乙丙丁。

  只有谢竹星一个人以为这是“喜欢”。

  简直可笑。

  练舞练到晚上七点,拿出手机来,早就自动关机了。

  他从公司离开,没坐jiāo通工具,跑步回去。

  明亮的圆月挂在天边,只有几颗稀落的星辰,微凉的秋风轻轻拂面,这是一年里最舒服的季节。

  夜色

章节目录